02y53火熱玄幻小說 代號候鳥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四章 謎中謎 (上)鑒賞-t4586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李梧桐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注射解毒剂效力很快,加之她只是皮肤接触到毒剂,并没有直接侵入血液,所以他很快就醒转过来。
此刻离李青峰殉职的时间,已经是第二个晚上了。这不长的时间里,历经各种艰难险阻,真是恍如隔世。
她睁开眼睛,看见自己躺在一张白色的床上,一个六、七平见方的小病房,简单却整洁,头顶吊着的白炽灯,光线明亮,床头是一个浅蓝色的床头柜,难得的是这样简单的病房里,竟然还在床头柜上安放了一小盆榕类植物。
白炽灯的光洒向伏在她床边的男子头上,头发上反射出年轻的光泽,这个年轻的男子肩负重任,已经很疲惫了。
李梧桐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刚要开口说话,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无法出声,她挣扎着要坐起,惊醒了吴同光。
“你醒了?”吴同光真是又惊又喜。
这个微弱的响动自然逃不出卓少卿和郑碧婉的耳朵,他二人从外面并肩而入。
“醒了就好,你大可放心在此静养,等明天早上再注射一支解毒剂,你就没事了。”卓少卿既然找到这个医院,那么它就应该非常安全。
李梧桐还无法说话,她看着吴同光,吴同光轻轻拍了拍她手背,示意已经明白。
卓少卿道:“看来你们二人有话要说,刚死里逃生,先放缓下情绪,一会儿我们再聊正事。”他向郑碧婉示意,二人又走了出去。
吴同光待他二人离开后,看着李梧桐,眼中全是温柔,说道:“我真害怕你就这样死去。”
李梧桐见他不提密码母本之事,先来关心自己,心中非常欢喜。
她牵起吴同光的手,在他手心写道:“死了就没人数落你啦。”
吴同光微微一笑,说道:“死不了,我们还要一起看看胜利呢。”
李梧桐又写道:“日记本。”
她旋即想起时间飞快逝去,李青峰留下的日记本自然是越来越关键。
吴同光一边拿出怀中的那本日记本,一边对李梧桐讲述卓少卿、李青峰、郑碧婉三人的事,也讲述了“雷音”和“寻火”一对搭档的事。
超能力文明(校对版)
这本日记本终于出现在吴同光眼前,他翻开它,发现里面的字迹极其工整,细细一看,原来空白日记本是通格样式,而书写的汉字却保持了字间距、行间距、段间距大致相同,就像是事先在空白通格上打满了规格均匀的书写小格,然后一板一眼的将字填进去一样。
天命凡仙
多年潜伏和与各类密码打交道的经验告诉吴同光,这就是一个密码母本。
他翻开日记封面:
圣魔战皇 流尘踏雪
特殊能力抽獎系統
“三月二日,晴。北平的天非常蓝,三月风仍然很大,但经历寒冬后光秃秃的树枝上已经开始盛开各种花。特别是梨花如雪。昨日吾妻从市集买回来一些植物,细细教我辨认,我只知道有些植物不好养活,不曾想原来碧君对花草种植颇有些研究……”
“今天和吾妻去游历了一下西城的一处皇室庭院,此处玉兰盛开,只是庭院已经不再繁华。旧时再显贵的生活也终究敌不过历史和时间,也许生活就是如常,本该平淡如水……回来的途中天色将晚,一轮冰月已经挂在远处,北方地势极平,远远看去,那月亮甚大,仿佛就在眼前。”
愛戀十年 朱甜
“酷暑将至,倦意未消,不远处学堂的读书声传来,甚有文化之底蕴。吾妻回来的时候,对我说,清华园里已经有一些荷花开了,可想去观看?”
“荷花我是很有兴趣的,于是就一口答应……清华园里最温馨的事情,莫过于两人携手散散步了。”
“紫禁城里有个黄圈圈,说的是当时皇帝的居所,中华文明的传承事业,也不是我辈能说得清楚,据闻雍正帝在‘正大光明’牌匾下都是站着批折子,这种精神也是少有的敬业。”
网游之大话永恒 穷极菜刀
星罗万相
“今日无事,吾妻和我讨论香山的景致,我以为红叶确确实实是香山最美。香山的红叶叶子很小,但漫山开遍的时候,简直让人分不清春天秋天,怪不得有人写诗‘遍染枫色红如春’。”
吴同光和李梧桐慢慢翻看,心中思绪万千,这本厚厚的日记本的前半部分,都是记录李青峰和郑碧婉婚后的细小琐事,比如到了哪里游玩,比如又吃了什么好吃的菜式。
李青峰与郑碧婉二人如果不是立场敌对,倒真是一对情投意合的璧人。
这文字朴实无话,纯是闲话家常,但李青峰笔尖娓娓道来,让人心中温暖。李梧桐念及他二人最终阴阳永隔,不禁黯然神伤。
天道論壇
吴同光又向下翻,二人看到“今日竟然和碧君发生了争吵”,相互对望了一眼,赶紧往下看去:“今日竟然和碧婉发生了争吵,我知道我不对,不该顶撞她,可是那明明是一条生命,他们也是中国人,即便是敌我相对。”
他二人明白,一定是国军抓获中共地下党员,或是某位潜伏人员暴露了。李青峰日记里不敢写得太白,要知道国民党当时的内部控制相当恐怖,敢同情敌人或者诽谤总裁,被人举报后势必要被安上“投敌”的帽子。
匪亂我心 壹步and半
“政治的事情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反正长官怎么说,我就服从罢,碧君也不会为难。我实在不愿意再和碧君争吵……”
“和吾妻谈论一些北洋往事,到底是历史推动了人事,还是人事推动了历史,最后不得结论,演变为一次辩论。”
吴同光和李梧桐继续往下看,李青峰和郑碧婉后来争吵越来越多。文中往往晦涩隐言,不敢写白,但他们都看得明白,这是随着国共战争全面升级,他二人各自的思想起了变化,郑碧婉一门心思想要说服丈夫,转化他的思想,而李青峰将这种思想的交战,写成了日记本里的争吵。
“今天药瘾发作稍微缓了一些,吾苦苦支撑至碧君归来,她大概是想给我一个教训罢,故意停用了半个小时的针剂……”
看到此处,吴同光和李梧桐二人暗自心惊,这郑碧婉居然下手用上瘾药物来控制李青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