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1qp超棒的都市小說 請和優秀的我談戀愛-第一百一十章 不早了,狗仔拍完趕緊回去吧分享-aqdam

請和優秀的我談戀愛
小說推薦請和優秀的我談戀愛
果真应了徐致野那句“礼多人不怪”,苏琴做完菜出来看见客厅被堆的满满当当,笑得跟朵牡丹花似的,嘴里还装模作样埋怨了两句,“净会乱花钱,家里什么都不缺,下次可别买了。”
徐致野也很懂事,“这些都是应该的,这次让您也跟着受了委屈。以后有了晚晚,我也要特别注意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免得让你们跟着担心。”
三言两语,就把苏琴忽悠地再次欢喜起来,饭桌上对徐致野的夸赞更是不绝于口,让苏家父子不由开始怀疑女人究竟是什么神奇的物种,怎么做到这么快就能变脸的!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亲如一家,临出门徐致野还别有用心地提了一句:“姑姑,马上就要春节了,到时候我来给您拜年。”
说着,还别有心机的把“春节”“拜年”两个词加重,生怕对方领悟不了自己的意思。
回眸壹笑楚傾城 瑯瑯
“春节你必须要来,不然我可要生气的。要我说你俩赶紧结婚,要个孩子,一起过年家里才热闹。”
这话说得,深得徐致野心意。
苏琴两口子送徐致野跟苏晚出门,还不忘盯住:“春节过来可别买这么多东西了,你瞧瞧东西堆得,家里都放不下了。”
徐致野立刻拍马屁:“没关系,放不下我给您换套房。”
虽然不可能当真要徐致野的房子,但是听得苏琴花枝乱颤的。
苏晚听到徐致野的话,嘴角抽了抽,心生佩服:瞧这小嘴“叭叭”的,咋不去说相声呢。
在苏晚家吃了一顿饭,跟着苏琴聊着家长里短,还听到了很多苏晚小时候的轶事,完全把微博的争端放在了脑后,徐致野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来。
牵着苏晚的手晃啊晃的,跟个小学生一样。
驱车回家,还没到小区,徐致野眼睛一眯,沉着声音说道:“周围有记者。”
苏晚皱眉,果然瞧见在小区外站着几个人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徐致野一个总裁,天天弄得跟自己是个明星似的。
“反正都已经被骂成这样了,被记者拍到应该也无所谓吧,名声再烂也不能比现在还烂。再说你正常回家,怕什么。”
苏晚舌尖抵腮,把脸颊戳出了一个小鼓包。
这等不负责任的话惊呆了徐致野,作恶地伸手戳了戳苏晚的腮,“他们的长枪短炮对着我的卧室拍,万一看见了我冰清玉洁的肉体怎么办,那我的名声岂不是毁于一旦了。我内心脆弱,到时候万一想不开再有个三长两短,你可怎么活。”
还真是挺会为她着想。
苏晚没搭理这人,冷漠无情的一脚油门直接把车开进小区,徐致野飞速弯腰,营造出副驾没人的假象,脑筋转的飞快,“让我去你家凑合一夜吧,就一晚!你真忍心把我送给这些豺狼虎豹?”
苏晚踩下刹车,车子稳稳的停在徐致野的家门口。按下开锁,“舍得。”
徐致野不肯下车。
苏晚率先拉开车门,大大方方的从驾驶位走下来,然后绕到副驾的位置拉开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徐致野打定主意不下车,像一尊雕塑一样动也不动。
苏晚也不催,靠在门边上双臂环胸等着。
记者们早就盯上了这辆车,直到苏晚下来才最终确认对方正是他们蹲的人。
苏晚居然还跟徐致野在一起?是真爱还是为了钱!
这个爆点大家自然不想错过,年底了谁不想冲一波儿业绩回家过年。
这些记者见两个人迟迟没有动弹,大着胆子步步逼近。
徐致野咬了咬牙:“当真这么无情?”
苏晚没心没肺的笑了笑,“忘了?你还在观察期。”
那次一时不察让这人占了便宜,苏晚可不能再让这人过得舒坦。
原本打的如意小算盘落了空,徐致野怎么会甘心。
精致的皮鞋终于踩下了地面,直起身子一把拦住苏晚的腰,将女孩一把压到车边亲吻。
苏晚一时不察竟着了这人的道,睁圆了双眼等着徐致野。
每次亲吻,徐致野都会异常投入。紧闭的双眼睫毛微微颤抖,苏晚双手无措的抵住男人的肩膀。原本徐致野只是想故意惩罚一下这个女人,既然要拍那他就提供点劲爆的。可是两个唇瓣相碰,就再也舍不得离开,心跳逐渐加速,忍不住探出舌尖一点点仔细研磨。
漫天星宿,情人相拥,世界上没有比这一幕更美的画面。
躲在暗处的记者也不知拍了多久,徐致野才慢慢放开女孩,抱住姑娘喘着粗气,“不然我还是去你家吧。”
苏晚如梦初醒,推开徐致野,眼底的迷茫逐渐恢复清明,双唇被浸地湿漉漉,不自觉舔了舔,徐致野的眼神更加深邃。
“你,我……”苏晚大脑有点混乱,想了半天说了句:“阴险!”
徐致野裹了裹大衣,露出一排小白牙,“就是要告诉大家,我们没分手。”
绝天弃界 言之不净
说完,徐致野还冲着那些自以为伪装很好的记者挥了挥手,喊了声:“该拍的拍到了,就回去早点休息吧。天气这么冷,冻感冒了可不能算在我头上。”
记者朋友们:“……”
春生碎 暮朝朝
苏晚:“……”
这回,他倒是不遮掩了。
隔天见没见报这件事徐致野没有过多关心,一早他便拿到了曾岑调查到的,晋封的家庭背景和相关资金流入情况,如同苏晚和自己那日所讲的信息,晋封确实不是晋家人。
徐致野看着调查的信息,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偏執學長,我就喜歡妳 梓案
保姆怀孕,然而没能上位成功,多年之后儿子认祖归宗还夺得了执行总裁的地位。只是这位子能坐多久、坐到什么时候,也不过只是晋家人的一句话,怪不得这人总是想尽了方法往上面挤。
其实如果晋封没有这么大的贪念,晋家每年的生活费也够对方衣食无忧,可是大抵人都有这种野心,总想要争出个什么。
当然,除了徐致野。
徐致野其实最初继承家业,也只是想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可是晋封步步紧逼,如今不仅影响了他的工作,还影响了他的生活,已经到了徐致野不得不出手的地步了。
将信息放到档案袋里,起身,“给晋老打电话,咱们也过去告告状。”
海贼之无上剑豪
从背后放火这件事,可不是只有晋封一个人会做。
他让他不好过,那徐致野也必定得让晋封不那么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