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5mu2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代號候鳥笔趣-第一百二十二章 山雨欲來分享-3k8ch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屋里阴沉昏暗,气氛压抑,正如当前大局形势。主仆二人沉默了好久。肖国栋终于开口说话:“说吧,你说的后路是什么?”
袁一笑立刻精神一振,站长这样问,说明基本上已经接受了袁一笑的提议。那么,袁一笑的提议是什么?
逆战苍 虎眸
袁一笑一脸笑容,从口袋里拿出两根金灿灿的东西。
“这是?”
袁一笑恭恭敬敬道:“站长您看。”
两根沉甸甸的金条就出现在了肖国栋面前。金条很是耀眼,肖国栋眯起了眼睛。
仙桓 千幽Q
袁一笑道:“站长,现在外边物价快疯了,黑市兑换黄金也是越来越难,属下研究经济多年,晓得现在的情况不妙,钱已经差不多不是钱了,只有真金白银才是硬道理……”
肖国栋不耐烦道:“说重点,少他妈扯这么多,还研究经济,老子没追究你倒卖物资就已经是仁至义尽。”
袁一笑慌忙道:“是、是,站长,属下是说,我们现在要尽快囤积黄金,转移出去,如果日后局势不妙,我们手上有的是金条,几张机票就可以将家眷安顿到别处。”
肖国栋想了一下,心中盘算了下,袁一笑的建议不无道理,要是真的战败,委员长等高层肯定有办法转移,可是下边的人呢,就算他肖国栋在南京的地盘上位高权重,能搭乘上逃亡的飞机,那他的家眷可怎么办?
“是该提前打算下。”
袁一笑听见站长这样说,心中自然十分得意,说道:“站长,属下对您忠心耿耿,到时候必定追随您。”
肖国栋看着办公卓上的地图,大陆向南,目光落到了南端台湾省。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想,这么想不就是对党国怀有二心吗,不就是对国军消灭共 匪没有信心吗?
但是外面都是什么局势了,天天都能收到负面的情报,仿佛解放军马上就要打进天津城了一样。那徐伯豪虽说是一根筋,但毕竟这种坚定还让人佩服,难不成我肖国栋连个徐伯豪都不如?
他几个手下里,徐伯豪忠心倒是忠心,可却是“一根筋”;袁一笑贪财无度,是个铁算盘;柳从文不用说了,没才能还是个墙头草;林啸天有担当,是个大滑头;这些年眼看有个办事利索的吴同光,居然是共 党潜伏人员,这怎么不叫他心烦意乱!
这叫什么事儿啊,没点毛病的都是共产党!肖国栋心中想着外面战局,此时此刻,还真是要另谋后路了。
肖国栋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挥手,对袁一笑说道:“你去办吧,多兑些黄金,安顿好你我两家家眷,我不会亏待你。”
五太修仙錄
袁一笑得到他支持后,心中大振,快步走了出去。
留下肖国栋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他的办公室仍然是苦行僧的风格,单调又晦暗。山雨欲来,大厦将倾。
……
可能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有这样惶恐的心情,这位大学的保卫先生明明是来盯住吴同光和李梧桐二人的,结果二人居然分开行动,他到底该跟着哪一人呢?他们二人,一人往楼上跑,一人往楼下跑。
不多时,李梧桐先返回三楼休息室,接着吴同光从楼下走了上来,他似乎一直都有微微笑容,李梧桐看着他,感觉他和自己截然不同,吴同光很沉静,却似春日午后的静谧,使人感觉舒服的安静。
帝逆洪荒 天子辉
“回来了?”吴同光笑着问道。
李梧桐点了点头:“长官,完成任务,我找到你要的东西了。”
假面骑士AmazobS 专爱假面的斯文人
吴同光笑道:“不错,提出表扬一次。”
李梧桐笑得乐不可支,说道:“我可真是是谢谢长官的表扬,你莫要搞错了,我才是你的上级……”她刚出口,就想起旁边还站着一个保卫先生,可不能穿帮。
这下总算搞清楚朱教授的死因了,吴同光转头看着保卫先生一眼,说道:“麻烦您帮我通知大伙来这里吧。”
保卫先生呆了一呆,问道:“长官您是要通知谁?”
“通知所有下课后和朱教授接触过的人。”
保卫先生讶道:“难道说,凶手就在这四人之间?”
吴同光摇摇头。道:“现在还不能下定论,但是我在朱教授休息室找到一个日记本,劳烦你通知他们四位过来帮我瞧瞧?”
保卫先生点了点头,就去了。
李梧桐问道:“吴同光,你找到了那个日记本?”
吴同光眨了下眼,说道:“不,现在还没有,不过我相信这个日记本很快就会找到。”
李梧桐道:“我都被你弄糊涂了。”
吴同光领着李梧桐,又走进了休息室,这是三楼的休息室,他缓缓对李梧桐道:“这是郑嘉业教授的休息室,并不是朱教授的休息室。”
“你是从书柜里的书推断的吗?”
“是的,朱教授和郑嘉业教授不和,刚才那位保卫先生已经给我们介绍过了。”
“是啊,即便是郑教授休假中,朱教授也没理由来他的休息室。”李梧桐点头道。
吴同光道:“对,另外还有一个关键问题,也证实了我的推理。”
“是什么?”
“时间。”
李梧桐不解道:“时间?”
“对,就是第三名学生的时间,刚才我们做了一个小实验,当我走到三楼最右端的休息室门口时,模拟第三名学生,也就是司徒雯雯追上朱教授提问的情形,发现时间不对。”
夜未央 步妖嬈
李梧桐道:“是的,剩下的时间多出了2分钟……不过,这2分钟能有什么问题呢?”
吴同光道:“这2分钟非常关键,他让我找到了朱教授的书柜!”
风水奇谭3:突厥神棺
“快别卖关子,一次说完!”李梧桐急了。
“这2分钟非常有问题,你记不记得司徒雯雯是怎么说的?”
“记得呢,她说她是在休息室门口赶上了教授。”
吴同光道:“对啊,如果是在三楼的休息室门口赶上了教授,那多出来的2分钟哪里去了?”
“你是说她是凶手?可是,多出2分钟无论如何也……”
“虽然还不能下定论,但一切都有可能。”吴同光斩钉截铁的说。
他接着道:“梧桐,你知道吗,多出这2分钟,对于一个案件来说,可以发生很多变化。这两分钟,可以改变一个现场,比如,多出一个楼层的步行距离,从楼下走到楼上,也可以从楼上走到楼下。”
“司徒雯雯多出这2分钟,说明她并不是在三楼休息室门口追上了教授,这2分钟是朱教授走下楼的时间,司徒雯雯是在二楼休息室门口追上了朱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