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mfi玄幻小說 原來我是隱世高人-第二百三十章 血墮·天一分享-jwtyx

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在魔殇被老天主压制的同时间,般若界中天一也与无根生再次交手了。
嘭!
天一在战斗时被无根生一掌击中,身形倒飞,鲜血自嘴角流下。
他右拳握紧,身形瞬间在空中停住,目光看向朱酒儿与其他十一个神将,开口道:“你们回无垠岛,说不定无垠岛的情况比这里更糟糕。”
十一神将微微一愣,旋即二话不说离开了,无根生也没有阻挡,放任他们离开。
在无根生眼中,所谓的十二神将只是蝼蚁罢了,现在放了没什么,待会想捏死就捏死。
請別叫我蕭太太 蠟筆小酒
只有天一,才能让他提起兴趣。
總裁通緝愛 墨陌槿
天一微微蹙眉,看向在迅速恢复自身力量的朱酒儿,开口道:“你怎么不走?”
他无法在战斗中保证其他人的安全,所以想让朱酒儿和那些神将离开,那样至少会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我不能将你一个人留在这里面对敌人。”朱酒儿赤色的眼瞳与天一对视着,面色坚定。
说完,她就运转功法迅速恢复力量,准备待会和天一并肩作战。
“我一个人就行了,你留在这里只能碍事,快走!”天一的语气变得冷冽了下来,还带着急躁。
他知道自身的情况,想不付出代价杀死无根生是不可能的。
这场战斗,他等了十年,决不能让所有的准备付之东流。
“我们是伙伴,而我不会舍弃伙伴逃跑。”朱酒儿执着地道,“等我恢复力量后施展天宫咒不会拖你后腿的,至少不会成为累赘。”
她知晓自己的实力不如天一,但施展天宫咒的话给天一打辅助还是足够的。
天一那双异瞳无比冷漠,讥讽地呵斥:“伙伴?我不需要伙伴,也没有伙伴,所以快滚!”
他伸手一点,一股无形的力量释放,将朱酒儿包裹住极速送离了般若界。
“真是感人……”无根生冷笑道,“你是在准备后事吗?”
话语未落,他就贴近到了天一面前,手掌刺入了天一的体内,抓住了那颗跳动的心脏。
“真是活力十足的心脏,不知道把它捏爆的话会怎么样。”无根生笑着开口,手掌爆发无尽咒力,强行突破天一体内的无形力量,生生将天一的心脏捏爆。
他笑容变得更加灿烂,宛如宣告死亡的狂笑。
天一爆发无形之力将无根生轰开,单膝跪在空中,面色惨白。
到了他这个级别,滴血重生轻而易举,但那心脏不仅仅只是心脏那么简单,而是生命与力量之源。
在天尊层次时,会不断完善法则真界,将其完善为完美无缺的大千世界,而成为诸天至高级存在则需要将大千世界融入心脏,让整个大千世界都成为体内的力量与生命之源,源源不断地为自身供给力量。
若是在战斗中粉身碎骨也不会致命,因为大千世界可以遁入虚无,但同级别的强者在战斗时会抑制融入大千世界的心脏遁入虚无。
就如刚刚,无根生释放咒力抑制住了天一的心脏,根本无法做到遁入虚无。
被捏碎的是天一的心脏,也是天一创造的大千世界,这是无比致命的。
无根生眼中露出一丝诧异之色,没想到天一的心脏被捏碎了还能爆发那股无形之力将他击退,看来无形之力的来源不是天一创造的大千世界。
我的虛擬遊戲 鎮東
这一代的贵人天将比他想象的还要不凡,于是他迈步朝着天一走去,微笑着问道:“怎么了,你好像很难受?”
他的语气很柔和,就好像多年不见的老友对天一的关心,但他当然不是真的关心天一,而是想……吃掉天一。
天一站起身来,白皙美丽的脸上露出笑容:“不,我好得很,杀你应该不成问题!”
他双手一合,身体散发出血色的光辉,十分妖邪。
片刻后,他身上的衣物也都化为了血红色,整个人都充满妖邪的气息。
无根生目光微凝,开口道:“这是……血堕术?”
这是一种古老而又妖邪的禁忌术法,与堕灵咒类似,却比堕灵咒更加可怕,施展之后会成为只知饮血的妖邪生灵。
“杀!”
天一那双异瞳中布满嗜血与杀戮之意,身形化为血光闪现在无根生面前,一掌拍向无根生的头颅。
现在的他,并没有完全失去神智,但的确和之前有了些许不同,力量变得更强,同时也多了对鲜血的渴望。
“想饮我的血?”无根生嗤之以鼻,轻描淡写地击出一掌。
他可是无秽生,而且打算将天一吃掉来增强自身的实力,结果天一还想饮他的血,真是可笑。
噗!
下一刻,无根生嘴角流下鲜血,一只白皙纤细的手臂从他背后将他穿透、破膛而出带起鲜血飞溅。
刚刚他一掌击出想将天一击飞,结果天一突兀地消失了,几乎同时间这只手臂就洞穿了他的身体。
种下的幸福
在他手掌击出的瞬间出现在他身后击穿了他的身体……这种速度,已经达到了极尽之速。
“啊!”
无根生大吼一声,无边咒力以他的身体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瞬间将天一击退。
整个般若界在他这一吼之下支离破碎,但身体传来的疼痛让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抱着轻视的态度了,否则很可能会阴沟里翻船。
天一被击退后目光依旧嗜血地盯着无根生,将无根生视为猎物。
他身形一闪,出现在无根生侧方,一掌打向无根生的右脸。
无根生大怒,极速伸手朝着天一抓去,然而天一消失了,与此同时他的左脸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
啪!
剑伏九天
清脆的响声传荡四方,让无根生的怒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
天一身形又消失了,出现在远处,似乎也知道暴怒状态下的无根生很恐怖。
“我要将你的手扯下来!”
无根生盯着天一,声音中的冷意令人闻之胆战心惊。
从未有过被打脸的先例,这对高高在上、漠视一切的他来说,和杀了他几乎没有区别。
天一听到无根生的话,露出了笑容,美丽而冷冽,在妖邪状态下别具诱惑。
这笑容虽美,却也潜藏着致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