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fxvj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託塔李天王 起點-第八百二十一章接金吒和木吒返還分享-rf75o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
“燃灯大师,此事就算金吒和木吒决定于他们师傅一起去西方教,李靖也难以答应几位把金吒和木吒带走,我人族自有纲常礼法,与洪荒修士之间的礼法不同,此世李靖决心已下,请燃灯大师见谅,恕李靖难以从命,若是燃灯大师以及几位真的硬要带走金吒和木吒,虽然李靖不是大师对手,但是大师也难以留下我,到时候大师一脉便自此永无安宁之日。”
“嗯?”
此时听了李靖的话,燃灯道人双眼之中冷芒一闪而逝,但是旋即便恢复寻常的面色,再次开口道:“李靖施主,这金吒和木吒尽皆是美玉良才,在我等调教之下,必然大放异彩,到时候他们有所成就,就是李靖施主也是颜面有光的,对吧!?”
荷香田 四叶
李靖见对方的意思,好像这金吒和木吒已经同意跟着他们走了一般,李靖在对方说出让金吒和木吒自己选择之时,就感觉到不好,现在这种感觉更加的强烈,李靖心思电转之下,眼睛微微眯起,轻轻的开口道。
“五台山、普陀山以及峨眉山,三座灵山都是一个不错的地方,而且据说都是天地灵气汇聚之所在,但是听闻早些年蚩尤残骸遗落四方,不知道着三座山中有没有,待有有时间报给天帝,主动请缨,前去探查一番,李靖虽然不才,但是也会一些寻龙定脉之法,不过技艺生疏,到时候伤了灵山的龙脉,就只能请在山上开辟道场之人,多多担待了!”
我想要當鹹魚 武文修
几人听了李靖的话,尽皆露出震惊的神色,几人不知道李靖如何知道他们已经选好的道场,几人本能的就想到李靖的阐教护法天王的身份,心中猛的一揪,脸上都阴沉了下去,神色不善的看向李靖,仿佛恨不得现在就对李靖动手,斩杀李靖在此。
北齊皇室的變態生活
可是理智告诉他们,几人不能动手,因为李靖成为阐教的护法天王才几天,自己几个叛教之人就合力把阐教护法天王斩杀,到时候该如何跟元始天尊解释?就算到时候有西方二位圣人遮掩,但是这明显打阐教脸的事情,几人觉得元始天尊根本不可能忍下去。
披着羊皮的废柴美男:爷,我罩着你 一曲倾城
末世死城
更何况以李靖现在的神通,就是要一心想要走,就是燃灯道人顶多也就是重伤李靖,毕竟肉身到了李靖这个境界,只要不死磕,很难被人杀死,若是被李靖逃走,真的按照李靖所说,破坏几人已经选定的道场,那几人便后悔莫及。
几人的其实选的道场是有其他心思的,就像西方二位圣人所说,西方教大法必定东传,而五台山在人物腹地,峨眉山可控西南,普陀山可掌东南,这一路便是西方教东传的路线,在这一路线上占据要地,到时候下一量劫所得的好处怎会少?
“几位师兄?不知道考虑的如何了?若是李靖半个时辰的不到一个确切的答复,李靖便也不跟几位饶舌,就开始行动,反正既然你们让我李靖家破人亡,那我李靖也不客气了,李靖自认为一身的神通不弱,更何况我还有孔大哥帮忙。”
李靖说着,再次拿出上次恫吓孔宣的那根五彩斑斓的翎羽,这翎羽晶莹剔透,仿佛美玉雕琢而成,可是在李靖拿出来的瞬间,就算燃灯道人在内的众人尽皆倒吸了一口凉气,孔宣的本事他们是知道的,那傲气的背影现在都深深的印刻在每一个经历那战的人心中。
孔宣那声威赫赫,力压一众阐教高人的风范现在还历历在目,圣人不出已成定局,如此情况下,孔宣这个曾经可以和圣人掰掰手腕的高手,也就算是现在现世的最强高手了,几人不知道李靖到底能不能请来孔宣,但是李靖手中的五色翎羽却不是假的。
燃灯道人看了文殊几人一眼上前一步,双手合十,开口道:“李靖施主,你既然是金吒和木吒的父亲,自然可以把这金吒和木吒带回,不过这二位后辈确实是身具慧根,不随我等前去西方教,却是可惜了,而且文殊和普贤二位已经拜入西方教,你让金吒和木吒二人在阐教之中如何自处?”
李靖听了燃灯道人的话,心中已经知道,包括燃灯道人在内,这些人已经屈服了,不过就是如此,李靖的心情并没有什么兴奋之意,毕竟自己一再威慑对方几人,可是自己说了那么多,都不如一根孔宣的翎羽有用,这如何不让李靖沮丧?
实力!一切都是看实力,若是自己有孔宣的实力,几人还会打金吒和木吒的主意么?
雙生修羅之縱橫九州 曬月亮的肥貓
李靖深吸一口气,对燃灯道人道:“金吒和哪吒如何自处就不需要大师操心了,既然我李靖都能在阐教做护法天王,这金吒和木吒又何尝不可?”
李靖的话语之中,还有隐隐讽刺燃灯道人的意味,可是燃灯道人没有一点神色变化,脸上神色还是那么淡然,只见燃灯道人对着文殊和普贤点了点头,二人转身看着金吒和木吒开口说说道。
“金吒、木吒,你们二人这便跟着你们的父亲返回西岐吧,不过你们要记住,吾等大法你们要勤练不辍,莫要堕了为师和你师叔的名声!”
金吒和木吒神色复杂的朝着文殊和普贤二人行了一礼,随后转身来到了李靖的身边,时值此时,李靖这才微微的松了口气,只要自己的两个儿子不用是西方教当无父无母的和尚,李靖就放心了,毕竟作为父亲来讲,谁也不愿意自己儿子去当和尚,
“金吒、木吒,你们的娘亲和小弟都在西岐等你们呢,我们不妨现在就返回西岐吧!”
长姐持家
孟萧说完,便朝着金吒和木吒招了招手,此时的金吒和木吒已经被这不到半个时辰之内发生的事情震惊无以复加,之前他们的老师确实是告诉他们,要换一个道场,却没有听说是要叛出阐教,而归入西方教,不过就是归入西方教,他们二人也不知道需要斩断尘缘。
此时被李靖叫了一声,这才如梦方醒的上前,束手而立在李靖的身后,这一世的李靖在金吒和木吒的心中的地位可比他们的师傅强上不少,看到金吒和木吒仿佛已经默默做出了选择,文殊和普贤深深的看了金吒和木吒一眼,然后闭上了眼睛。
“既然今日的误会已经解开,那么就李靖施主就轻便吧!能与李靖施主这样的人杰有一段师徒之缘,也是贫僧之幸事,若是有机会,待到贫僧稳定之后,欢迎李靖施主前来我的道场做客,我西方教现在为众生大开方便之门,而且我西方教大兴已成定局,顺势而为,方可成就大道!”
李靖眯着眼睛看着这燃灯道人,燃灯道人在进入西方教之时,肯定是被许诺了什么好处,可是李靖却是知道,所有许下的好处,尽皆是过眼云烟,在老子带着多宝道人出了函谷关之首,化胡为佛,在一众截教归降的那些弟子的拥护下,执掌西方教权柄也是顺理成章。
现在就看着燃灯道人身边也就这文殊、普贤以及惧留孙三人,就是慈航道人也没有出现在这,这就是一个信号,自后世而来的李靖知道,这此慈航道人是现在的多宝道人,未来的如来佛祖坐下得力的干将,是西方教东传的先锋。
帝少独家霸爱:御用宝贝
种种迹象表明,这燃灯道人前去西方教,并没有达到他预想的地位,可是李靖没有必要跟燃灯道人说那么多,毕竟交浅言深是大忌,最关键李靖无法解释,自己知道么多事情的缘由,故此李靖领着金吒和木吒,转身便朝着西岐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