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b04火熱玄幻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笔趣-第1166章盧府,收徒推薦-a22hr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跟陆长游分开以后,两人在青龙镇的街道上转悠着。
徐子墨笑道:“你觉得你们院长会同意吗?”
“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苍梧之渊,”谢长留说道。
“至于答不答应,你都要进去的不是吗?”
徐子墨微微点头,问道:“苍梧之渊是什么?”
“你可以理解为山鬼魁的恶,”谢长留解释道。
“怎么说?”徐子墨有些疑惑。
超级老黄历 冒泡了的我
“之前我跟你讲过,天圣学院乃是九鬼学院的分院。
「位面」战斗!苦逼攻 司乔忆珩
重生之投资专家 夕夕2020
而九鬼学院是山鬼魁建立,”谢长留解释道。
“当初魁改邪归正,他将自己的善恶分开,最终斩掉了自己的恶。
但谁知这恶竟然没死,而是进入了凡域兴风作浪。
后来九鬼学院建立天圣分院,将它镇压在苍梧之渊中。”
“这恶念很强吗?”徐子墨问道。
“为什么不直接斩了?”
“这我就不知了,”谢长留摇头。
“太过机密的事,我都接触不到。”
“那女子还跟着你,”徐子墨朝后看了看,笑道。
“其实我是想收她为徒的,”谢长留沉默了少许,说道。
“有个不朽剑体的徒弟,我这师傅说出来也光荣。
只不过我不会轻易收徒的,最看重的还要是品性。”
“你是在考验她,”徐子墨问道。
“可以这么理解,”谢长留说道。
“我明天找机会去天圣学院里面看看,见见我以前的师兄弟,顺便再去看看院长。”
徐子墨点了点头,倒也没有反对。
两人在青龙镇转了半圈,这里位于天圣山的半山腰。
不过繁华程度一点也不比那些大城池弱。
只不过徐子墨有所感觉,这天圣山的底下,有一股邪气不断的朝上冒。
虽然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但还是能明显感觉到。
下午时分,热闹稍渐。
两人找了一家客栈,开了两间房子,而那女子则是静静在待在客栈门口。
徐子墨也没有管,这是谢长留的事,对方应该有所打算的。
回到房间后,他便开始修练起祝融问道。
自身火属性的奥义不断的涌动着。
这秘术关联甚广,其中不仅仅设计奥义,还是法则以及规则。
太古时代,古神做为第一批修练的人,他们就仿佛这蛮荒时代的先驱者。
没有修练功法,自创功法。
修练之路一片茫茫,没有前人,他们便自己当前人,给众生留下来一条条的修练之路。
所谓问道,便是如此。
一直修练了整整一夜,徐子墨感觉自己不过是遨游大海的一叶扁舟。
这问道之术着实浩瀚。
客栈外,一阵吵闹声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徐子墨刚刚走出房门,谢长留也从隔壁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谢长留问道。
徐子墨从二楼低头看去,只见客栈的门口,正围着一群人。
个个虎背熊腰,虎视眈眈。
查理九世之法老王的诅咒 花败未开
……………
“卢老爷,这女子怎么处理?”
“照我看杀人偿命,干脆让她给卢公子抵命算了,”人群嘈杂的回道。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不能让她这么轻易死去。”
徐子墨两人走下楼后,只见一群人围着之前的女子,正议论纷纷。
女子蜷缩成一团,畏惧的靠着墙壁。
“怎么回事?”谢长留分开人群,站在女子的前面,皱眉问道。
“一群人欺负一个弱女子,都好意思嘛。”
“你是谁?”旁边有人警告道。
“最好别多管闲事。”
只见一名中年人走出来摆摆手,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这女子杀了我的儿子,杀人偿命不应该吗?”
中年人看着谢长留,打量了一番回道。
“我不是故意的,”女子慌张的回道。
“是他儿子想要非礼我,我惊慌之时控制不住,体内的剑意便将他杀死了。”
“虽说她无意杀你儿子确实不对,但也是你儿子惹事在先,罪有应得。”
谢长留淡淡的说道:“这件事到此为止。”
“你算个什么东西?”
“卢老爷,别跟他废话,直接拿下他就是。”
旁边的家丁皆是议论纷纷,不在意的说道。
那卢老爷微微眯着眼,随即说道:“江湖有路,终会相逢。
好,这件事我记下了。”
看着卢老爷转身离去,众人皆有些面面相觑,不过还是都跟了上去。
…………
风云狂医
嫡女有毒之一品逃嫁妃 苍汐儒月
“行了,人都走了,”谢长留看向女子,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崇香,”女子轻声回道。
“师傅,你愿意教我了?”
“现在还不能叫我师尊,”谢长留回道。
“我教你三日,你若是不能领悟剑道,纵使有再好的体质,也不能辱没我的名声。”
“好,”崇香欣喜的点点头。
“先进来吃饭吧,”谢长留说着走进了客栈内。
“崇香,你的家人呢?”徐子墨问道。
通常来说,九域的十大神体跟元央大陆的百大战体是不同的。
百大战体是独立的体质,谁得到就是谁的。
而十大神体,则是有遗传性的。
如果先祖中有人曾经修练出十大神体,后辈便有资格诞生神体的血脉。
所以一般拥有神体的家族,也都是庞然大物。
像崇香这种遗失在外的,几乎很少见。
“我不知道,我从小便是孤儿,”崇香摇头回道。
“以前生活在小镇子,吃百家饭长大,后来小镇遭到妖兽袭击,所有镇民都被杀死了。
我一个人流落在外,前段时间,这卢府的公子看上我,将我带上了这青龙镇。”
随着崇香轻声解释,两人也能了解到她悲催的命运。
“以后你就跟着我学剑吧,”谢长留说道。
先生,我们不熟
“只有自身的强大,才能保护一切。”
客栈的小儿将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了上来,崇香显然很久没有吃饱过,不顾形象的狼吞虎咽着。
谢长留看向徐子墨,说道:“等会吃完饭,我们一同去天圣学院吧。”
“我能进去嘛,”徐子墨回道。
“我跟陆老师说说,让他想想办法,”谢长留回道。
三人简单吃完饭,再次来到了昨天的大殿前。
守门的弟子显然昨天见过谢长留,倒也没有阻拦几人,便走进了大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