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nrzz優秀言情小說 全才奶爸 起點-第632章 童話大王蕊鑒賞-hi9wk

全才奶爸
小說推薦全才奶爸
姜易自家知自家事,他自己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毕竟是贪天之功,窃取了自己故乡的荣耀。
但人家这个毕敏涛,那可是真才实学,怎么能够让人不敬佩。
当然了,有句老话说的好,学会唐诗三百首,写诗就是顺口溜。
在那众多丰富多彩的故事熏陶当中,姜易也具备了一定的能力,现在,他就想着代表自己的故乡来应对一下这个童话界的位面之子。
看看故乡的童话跟这个世界的童话到底谁强谁弱。
这就是姜易的好胜心在作祟了,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
“爸爸,你真的要去给庆庆妈妈比试吗?”
姜易在大家面前表达了对毕敏涛的敬佩,不经意间就说了一句,真想跟毕老师在写作一道上切磋一下。
小丫头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来了精神,她现在可是很清楚切磋是啥意思。
新唐遺玉
“没有啦,其实就是去学习一番的!”
姜易听了小丫头的话也是一头的黑线,急忙做了详细的解释!
“哦,我还以为爸爸要跟庆庆妈妈文斗呢!”
小丫头的新词儿一套一套的,文斗这词语,是他刚刚从八卦村的戏曲老师那里学来的,这可就用上了。
“宝贝,那词儿不是你这样用的,所以不要一知半解就随便乱说哦!”
姜易很希望小丫头能够谨慎,同时也希望她不要望文生义,毕竟都快小学了,养成这种自以为是的习惯可是非常的不好。
小丫头看到爸爸脸色严肃,也是连忙吐舌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姜易自家知自家事,他自己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毕竟是贪天之功,窃取了自己故乡的荣耀。
但人家这个毕敏涛,那可是真才实学,怎么能够让人不敬佩。
重生司务长
当然了,有句老话说的好,学会唐诗三百首,写诗就是顺口溜。
在那众多丰富多彩的故事熏陶当中,姜易也具备了一定的能力,现在,他就想着代表自己的故乡来应对一下这个童话界的位面之子。
我和小鬼有個約會
看看故乡的童话跟这个世界的童话到底谁强谁弱。
这就是姜易的好胜心在作祟了,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
“爸爸,你真的要去给庆庆妈妈比试吗?”
姜易在大家面前表达了对毕敏涛的敬佩,不经意间就说了一句,真想跟毕老师在写作一道上切磋一下。
小丫头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来了精神,她现在可是很清楚切磋是啥意思。
“没有啦,其实就是去学习一番的!”
姜易听了小丫头的话也是一头的黑线,急忙做了详细的解释!
“哦,我还以为爸爸要跟庆庆妈妈文斗呢!”
小丫头的新词儿一套一套的,文斗这词语,是他刚刚从八卦村的戏曲老师那里学来的,这可就用上了。
“宝贝,那词儿不是你这样用的,所以不要一知半解就随便乱说哦!”
姜易很希望小丫头能够谨慎,同时也希望她不要望文生义,毕竟都快小学了,养成这种自以为是的习惯可是非常的不好。
小丫头看到爸爸脸色严肃,也是连忙吐舌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姜易自家知自家事,他自己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毕竟是贪天之功,窃取了自己故乡的荣耀。
但人家这个毕敏涛,那可是真才实学,怎么能够让人不敬佩。
当然了,有句老话说的好,学会唐诗三百首,写诗就是顺口溜。
在那众多丰富多彩的故事熏陶当中,姜易也具备了一定的能力,现在,他就想着代表自己的故乡来应对一下这个童话界的位面之子。
看看故乡的童话跟这个世界的童话到底谁强谁弱。
这就是姜易的好胜心在作祟了,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
“爸爸,你真的要去给庆庆妈妈比试吗?”
姜易在大家面前表达了对毕敏涛的敬佩,不经意间就说了一句,真想跟毕老师在写作一道上切磋一下。
小丫头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来了精神,她现在可是很清楚切磋是啥意思。
“没有啦,其实就是去学习一番的!”
姜易听了小丫头的话也是一头的黑线,急忙做了详细的解释!
“哦,我还以为爸爸要跟庆庆妈妈文斗呢!”
小丫头的新词儿一套一套的,文斗这词语,是他刚刚从八卦村的戏曲老师那里学来的,这可就用上了。
豪門怨:無情總裁妳別拽
“宝贝,那词儿不是你这样用的,所以不要一知半解就随便乱说哦!”
姜易很希望小丫头能够谨慎,同时也希望她不要望文生义,毕竟都快小学了,养成这种自以为是的习惯可是非常的不好。
小丫头看到爸爸脸色严肃,也是连忙吐舌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姜易自家知自家事,他自己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毕竟是贪天之功,窃取了自己故乡的荣耀。
但人家这个毕敏涛,那可是真才实学,怎么能够让人不敬佩。
当然了,有句老话说的好,学会唐诗三百首,写诗就是顺口溜。
在那众多丰富多彩的故事熏陶当中,姜易也具备了一定的能力,现在,他就想着代表自己的故乡来应对一下这个童话界的位面之子。
看看故乡的童话跟这个世界的童话到底谁强谁弱。
这就是姜易的好胜心在作祟了,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
“爸爸,你真的要去给庆庆妈妈比试吗?”
姜易在大家面前表达了对毕敏涛的敬佩,不经意间就说了一句,真想跟毕老师在写作一道上切磋一下。
小丫头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来了精神,她现在可是很清楚切磋是啥意思。
“没有啦,其实就是去学习一番的!”
姜易听了小丫头的话也是一头的黑线,急忙做了详细的解释!
“哦,我还以为爸爸要跟庆庆妈妈文斗呢!”
小丫头的新词儿一套一套的,文斗这词语,是他刚刚从八卦村的戏曲老师那里学来的,这可就用上了。
“宝贝,那词儿不是你这样用的,所以不要一知半解就随便乱说哦!”
姜易很希望小丫头能够谨慎,同时也希望她不要望文生义,毕竟都快小学了,养成这种自以为是的习惯可是非常的不好。
小丫头看到爸爸脸色严肃,也是连忙吐舌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姜易自家知自家事,他自己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毕竟是贪天之功,窃取了自己故乡的荣耀。
但人家这个毕敏涛,那可是真才实学,怎么能够让人不敬佩。
殘王毒妃
当然了,有句老话说的好,学会唐诗三百首,写诗就是顺口溜。
在那众多丰富多彩的故事熏陶当中,姜易也具备了一定的能力,现在,他就想着代表自己的故乡来应对一下这个童话界的位面之子。
看看故乡的童话跟这个世界的童话到底谁强谁弱。
这就是姜易的好胜心在作祟了,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
“爸爸,你真的要去给庆庆妈妈比试吗?”
姜易在大家面前表达了对毕敏涛的敬佩,不经意间就说了一句,真想跟毕老师在写作一道上切磋一下。
小丫头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来了精神,她现在可是很清楚切磋是啥意思。
“没有啦,其实就是去学习一番的!”
姜易听了小丫头的话也是一头的黑线,急忙做了详细的解释!
“哦,我还以为爸爸要跟庆庆妈妈文斗呢!”
小丫头的新词儿一套一套的,文斗这词语,是他刚刚从八卦村的戏曲老师那里学来的,这可就用上了。
“宝贝,那词儿不是你这样用的,所以不要一知半解就随便乱说哦!”
姜易很希望小丫头能够谨慎,同时也希望她不要望文生义,毕竟都快小学了,养成这种自以为是的习惯可是非常的不好。
小丫头看到爸爸脸色严肃,也是连忙吐舌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姜易自家知自家事,他自己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毕竟是贪天之功,窃取了自己故乡的荣耀。
但人家这个毕敏涛,那可是真才实学,怎么能够让人不敬佩。
当然了,有句老话说的好,学会唐诗三百首,写诗就是顺口溜。
在那众多丰富多彩的故事熏陶当中,姜易也具备了一定的能力,现在,他就想着代表自己的故乡来应对一下这个童话界的位面之子。
看看故乡的童话跟这个世界的童话到底谁强谁弱。
洪荒之狼族崛起
这就是姜易的好胜心在作祟了,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
“爸爸,你真的要去给庆庆妈妈比试吗?”
姜易在大家面前表达了对毕敏涛的敬佩,不经意间就说了一句,真想跟毕老师在写作一道上切磋一下。
小丫头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来了精神,她现在可是很清楚切磋是啥意思。
“没有啦,其实就是去学习一番的!”
姜易听了小丫头的话也是一头的黑线,急忙做了详细的解释!
“哦,我还以为爸爸要跟庆庆妈妈文斗呢!”
小丫头的新词儿一套一套的,文斗这词语,是他刚刚从八卦村的戏曲老师那里学来的,这可就用上了。
“宝贝,那词儿不是你这样用的,所以不要一知半解就随便乱说哦!”
姜易很希望小丫头能够谨慎,同时也希望她不要望文生义,毕竟都快小学了,养成这种自以为是的习惯可是非常的不好。
小丫头看到爸爸脸色严肃,也是连忙吐舌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姜易自家知自家事,他自己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毕竟是贪天之功,窃取了自己故乡的荣耀。
但人家这个毕敏涛,那可是真才实学,怎么能够让人不敬佩。
当然了,有句老话说的好,学会唐诗三百首,写诗就是顺口溜。
網遊盛婚之風情
在那众多丰富多彩的故事熏陶当中,姜易也具备了一定的能力,现在,他就想着代表自己的故乡来应对一下这个童话界的位面之子。
看看故乡的童话跟这个世界的童话到底谁强谁弱。
这就是姜易的好胜心在作祟了,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
“爸爸,你真的要去给庆庆妈妈比试吗?”
姜易在大家面前表达了对毕敏涛的敬佩,不经意间就说了一句,真想跟毕老师在写作一道上切磋一下。
小丫头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来了精神,她现在可是很清楚切磋是啥意思。
“没有啦,其实就是去学习一番的!”
姜易听了小丫头的话也是一头的黑线,急忙做了详细的解释!
“哦,我还以为爸爸要跟庆庆妈妈文斗呢!”
小丫头的新词儿一套一套的,文斗这词语,是他刚刚从八卦村的戏曲老师那里学来的,这可就用上了。
“宝贝,那词儿不是你这样用的,所以不要一知半解就随便乱说哦!”
姜易很希望小丫头能够谨慎,同时也希望她不要望文生义,毕竟都快小学了,养成这种自以为是的习惯可是非常的不好。
——————
小丫头看到爸爸脸色严肃,也是连忙吐舌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姜易自家知自家事,他自己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毕竟是贪天之功,窃取了自己故乡的荣耀。
但人家这个毕敏涛,那可是真才实学,怎么能够让人不敬佩。
当然了,有句老话说的好,学会唐诗三百首,写诗就是顺口溜。
太王四神纪
在那众多丰富多彩的故事熏陶当中,姜易也具备了一定的能力,现在,他就想着代表自己的故乡来应对一下这个童话界的位面之子。
看看故乡的童话跟这个世界的童话到底谁强谁弱。
这就是姜易的好胜心在作祟了,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
“爸爸,你真的要去给庆庆妈妈比试吗?”
姜易在大家面前表达了对毕敏涛的敬佩,不经意间就说了一句,真想跟毕老师在写作一道上切磋一下。
小丫头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来了精神,她现在可是很清楚切磋是啥意思。
“没有啦,其实就是去学习一番的!”
姜易听了小丫头的话也是一头的黑线,急忙做了详细的解释!
“哦,我还以为爸爸要跟庆庆妈妈文斗呢!”
小丫头的新词儿一套一套的,文斗这词语,是他刚刚从八卦村的戏曲老师那里学来的,这可就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