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jc33熱門玄幻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線上看-第一百二十章 趙德柱鑒賞-r2d6k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开心地笑着说道:“都是老熟人啊!还以为可以看到点新面孔呢!”
明星老公说道:“我是特意来感谢陈总的,一直给我们机会和万众合作!”
我嘿嘿地笑道:“合作是相互的,你公司没少为我们公司出力地宣传,连你们最近的电影里面,都有我们公司产品的软性植入!”
明星老公谦虚地说道:“相互的,相互的,相互扶持!”
然后,不忘介绍自己公司的新捧的当红小生:“这位是……”
我急忙伸出手来说道:“认识,认识,《悲伤逆流成海》的主角,演得很好,我们全家都去捧你的场了!”
小生腼腆地说道:“过奖了!您怎么不早说呢,首映礼邀请您一起过去啊!”
我笑着说道:“邀请过了,我没时间去,而且都是年轻人,我不好去凑热闹。今年打算拿几个奖啊?”
小生被我问懵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师石揶揄我道:“说得你好像很懂娱乐圈的事一样,你知道一年一共有产生多少电影奖项吗?你知道什么电影才有机会参选吗?”
这问得我哑口不言,张了张嘴,愣是没敢说话。
明星老婆可能不知道我和师石的关系,急忙解围说道:“陈总,是这样的,刚刚上映的影片,一般经过一个档期,有一定的专业评分和票房才能参选的!”
—————
我哦了一声道:“隔行如隔山啊!总之,我觉得你们这部反映校园暴力的影片,还是很有社会责任感,一定能叫好又叫座的!”
陆雨晨笑着说道:“客套话就别说了,大家动筷吧!”
我望着陆雨晨,,指着师石问道:“他一个卖衣服,跑这儿凑什么热闹啊?这次新品发布会的衣服,是他缝的啊?不需要吧!”
陆雨晨笑着说道:“人家可是咱们这位代言人的经纪人啊!”
我啊了一声道:“就是保姆呗!”
师石不满地说道:“不懂就别瞎说啊!”
我切了一声道:“就你懂,你什么都懂!好好的裁缝不干,非要当什么保姆,咋滴,卖衣服不好骗了?”
师石也不生气,撇着嘴说道:“那你还拿钱给我赚!有本事别让我赚你的钱啊!”
我看了看陆雨晨问道:“他赚咱们钱了吗?”
陆雨晨微笑着说道:“是啊,我的好陈总,人家给咱们代言,咱们当然得给钱啊!”
我切了一声道:“那……那…赚点就赚点吧!”
不一会儿,耀阳推门进来了,看见一桌子的人,也没见外,直接坐到我旁边,低声和我说道:“你叫我来这儿干什么啊?我一堆事儿呢!”
我先介绍了下明星夫妻,再撇嘴介绍了下师石,师石这次倒是很客气,一个劲儿地说:“耀阳哥,我们早就见过了,那时候我还在你们模特公司当过服装设计呢!”
庶女皇後要革命 梟鳳多情
耀阳哦了一声,没太在乎,只是平淡地说道:“年少无知,那时候都是闹着玩的,不像你们现在都是成行成市了,规模做的这么大,一部电影就是几个亿,一个代言就是上千万!”
师石谦虚地说道:“我们也是按着你当年的足迹走下来的!耀阳哥,你要是还在这行干,肯定是我们行业的执牛耳者,哪轮得到我们混饭吃啊!”
我嗯了一声道:“那是!你得饿死!哪儿轮得到你骗钱啊!”
耀阳看了看我,这才微笑地对着师石说道:“不是我谦虚,是我真的不行!观念跟不上了,当时公司做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就没想着怎么发展,天天想着怎么威,怎么玩,以为做到我这份上,也就是到头了!格局太小了,还是你们后生可畏啊!”
看到耀阳的笑脸,我知道他明白了,我和师石的关系,才放下了心房。
师石感叹地说道:“说到格局,我是不想谢谢他的,不过,这小气鬼有时候说话在点子上,看得的确比我们远,要不是他点醒我,我还真没想到会做得这么大!”然后,望了望明星夫妻说道:“找到这个值得信赖的伙伴!”
明星夫妻急忙附和道:“是啊,是啊,这个我们真的感谢陈总牵线搭桥啊!”
我得意洋洋地笑道:“是该感谢我,别用嘴啊!来点实际的!”
耀阳和师石同时说道:“说的是你吗?”然后相视一笑。
晚宴的气氛很融洽,大家喝的都很开心,这段时间的事情压得我喘不过气来,难得能这么开心。
耀阳和师石热络地说着未来娱乐业的前景,其他人则拍照的拍照,喝酒的喝酒。
重生異界之行
邪道鬼尊 追梦人love平
我低声和陆雨晨说了一下,今天在律师所的事情,觉得应该换一个律师,想听听她的想法。
门一下子被很大力地推开了,一下子涌进来很多人,其中一个喝得醉熏熏的1米8大汉吼道:“找你们照张相就这么难吗?我大哥是给你们面子,才没直接进来的,等了半天,连个回话的都没有,几个意思啊?”
后面一个花衬衫的中年大背头男人,轻声地呵斥道:“虎子,说话客气点,都是文化人!”
我捂着嘴笑道:“这大哥还有这癖好啊?不爱红装爱武装啊?又不是什么女明星,这有什么好追啊?当个小鲜肉的粉丝,说出去多难听啊,还怎么在道上混啊!”
耀阳大声地回应道;“这大哥一看就是有品味的的人,估计小时候在小学没少被欺负!“
英雄聯盟之雙生小醜 月影銀狼
这个大哥哦了一声,目光看向了我和耀阳。
耀阳露出了谄媚的笑容道:“大哥好!要签名是吧?您老打算找哪个拍照啊?我帮您安排!要裸照吗?别人的没有,我自己倒是有一张,就是年纪小了点,刚刚满月的时候照的,行不?”
我急忙拉着耀阳,小心翼翼地说道:“你怎么能这么和大哥说话呢?大哥,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哥他不懂事,您随便啊,想找谁签名就找谁签名!”
大哥的一个小弟兴高采烈地说道:“那还差不多!大哥,在这儿呢,就是他吧?”然后,指着那位当红小生。
大哥朝那个小弟的头,拍了过去,骂道:“妈的,你是不是傻啊?他们的话什么意思,没听出来啊?”之后,冲着我们阴森地笑了笑。
耀阳对着那个小生说道:“去吧,伺候好大哥!”
小生脸色一变,以为耀阳是说真的,急忙求助地看向师石,师石眨了眨眼,意思是安心。
然后他站了起来,还是很客气地说道:“这位大哥,我们这里是私人聚会,这里也是私人场所,如果您没什么事的,就请出去吧,不然我就让人请你们出去了!”
大哥的一个小弟,直接走向师石,想用手直接推一下师石,师石看似瘦弱的身躯,一把就抓住了那个小弟的手,一个擒拿手把他的手给背了过去。小弟齿牙咧嘴地叫着:“你TM的赶快给我放手,老子弄死你!”
耀阳呲着牙花讥笑道:“你是谁老子啊?我孙子的吗?”
小弟没听懂,一边叫着疼,一边叫着老子是……”
话还没说完,师石的手劲加大,疼得他话都说不出来了。
另外几个人,看到这情形,拿起凳子和酒瓶,马上就要冲过来,门口一群保安同时冲了进来,一个经理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对着那位大哥说道:“韩哥,怎么回事儿啊?”
这位韩哥哼了一声道:“没什么?就是看他们不顺眼!不行吗?”
本以为这经理是来帮我们的,师石马上说道:“你看看吧,都闯到我们包厢里了,吃个饭都不得安宁,赶快赶走!”
这位经理嘴一撇,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都是朋友,韩哥是我们这里的股东之一,也是我们的老板,师老板你是我们这里的大主户,大家都是朋友,别伤和气!”
师石冷哼了一声道:“朋友就可以不请自来吗?我没这样的朋友!现在是怎么样?你是不打算管这事,还是你管不了啊?”
经理看了看手机说道:“哎呦,不好意思,老板有点事找我!”说完,一挥手,保安跟着就走开了。
韩哥得意洋洋地看着我们,放肆地笑道:“现在你们还打算怎么办啊?”
师石手里的小弟也跟着叫嚣道:“还不放了我,别一会儿打得你满地找牙!”
耀阳哈哈大笑道:“这位兄弟,你都这样了,还放狠话我也是挺佩服你的,还一会儿呢,一会儿你手都得吊环!”
那群人再次想冲过来,我直接丢了凳子,挡在他们身前,然后站了起来,陆雨晨拉着我劝道:“别冲动啊,他们人多,咱们报警就是了!”
那个韩哥一听,笑了:“我们做什么了?你们要报警啊?笑死个人,本来这事我就是想和你们交个朋友,不过,现在我不想了,这事我还真的和你们好好论论!报警吧,正好,现在是你们伤人,你们不报警,我还想报警呢!”
师石轻轻一推,那小弟直接扑了出去。
那小弟摔到地上,哭叫道:“我TM的弄死你的!”说完,还想再反扑过来,可看看师石,还是有点发怵。
师石看都没看他,对我说道:“真扫兴,咱们换个地方吧,总有一些自以为是的人!”
韩哥撇着嘴说道:“打完人就想走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啊?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
耀阳拿着牙签,剔着牙说道:“我们也没想走啊,还这么多菜没吃呢!”
韩哥嘿嘿地笑道:“呦呵,这兄弟可以啊,还想着吃呢,一会儿打到你吐出来!”
耀阳哈哈大笑道:“我现在就可以吐你身上!”
我被逗笑了,陆雨晨紧张地低声道:“你还笑得出来啊?他们这么多人,咱们吃亏啊!”
鳴動銀珠界 明月漲跌隨心
我哼了一声道:“这几天我真郁闷着呢,有人找不自在,没理由不解下闷的!”
耀阳一听也是跃跃欲试,扭了扭脖子,掰动着手腕,马上就要站了起来。
这时明星老公皱着眉,拉了拉我道:“陈总,咱们都是有身份的人,这要是真闹起来,对咱们不好啊!这样吧,我叫个人来解决吧!”
我想了想说道:“也对啊,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们都是公众人物,要不要我找人处理一下呢?”
明星老公笑了笑说道:“不用,真不用,这是小事,本来就是我做东,出了这种事,都是我的责任,我来处理!”说完,拿起电话,低声说了几句。
韩哥已经很不耐烦了,他的小弟们一直叫嚷着,韩哥大声地吼道:“商量什么呢?想着谁先挨揍啊?”
战争一触即发,5分钟,就5分钟,一个发髻线后移的厉害的中年男人,摸着自己的秃头,走了进来,看到这么一群凶神恶煞的男人,笑嘻嘻地问道:“请问,哪位是韩哥啊?”
韩哥看着这莫名其妙的中年男人,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你谁啊?”
中年男人拿出了名片,低了过去,韩哥瞅都没瞅,随手就丢了出来,骂道:“你MD有毛病吧?来这跑业务啊?哪凉快哪儿待着去!”
中年男人也不火,还是笑嘻嘻地说道:“我叫赵德柱,万事通公司总经理!”
艷鬼
韩哥没听清楚,也没打算听清楚,指着师石,对着他的小弟说道:“干他,先干这个小白脸!”
然后,又指着耀阳说道:“把他给我打到吐为止!”
赵德柱用手搭在韩哥肩膀上,客气地和韩哥说道:“你是韩哥吧?我是不是没说清楚,我是万事达公司的总经理!”
韩哥满脑子都是想着我们可恨的样子,恨不得下一刻就过来杀了我们。
他虽然没听清,可他的小弟听清了,拉住韩哥,在他耳边说了低语了几句。
韩哥这才冷静了下来,看了看赵德柱,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的精彩,谄媚,害怕,尴尬……
这才无奈地说道:“你早说啊,哎,你不是来帮他们的吧?”
赵德柱笑呵呵地说道:“不是,我是来讲道理的!我讲道理,能听不?”
韩哥急忙点着头道:“能,能,能,你说,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