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kgp2超棒的小說 天啓預報討論-第八百九十八章 追趕太陽閲讀-3dsju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随着拉结尔的死去,加兰德呼吸,一同断绝。
可是在封锁之中,却有无法抑制的高热涌现,当加兰德的心脏停止跳动的时候,紧接着便有堪比雷鸣的轰然巨响从那一具衰朽的躯壳中迸发。
口鼻之间,鲜血无声流出,可是并不冰冷,反而远胜以往的炽热,只是一滴,便烧焦了大地,令钢铁、岩石乃至封印中流淌的源质都被点燃!
那些束缚在加兰德身上的枷锁,此刻竟然化为了燃料,被那可怖的高温所吞没,一同被扯入了那一具消瘦的躯壳中。
拟似魂灵们在迅速的分崩离析,融入了火焰和高温之中,令堪比熔岩的血液越发的炽热。
只是些许鲜血的泄露,便有巨大的热源凭空出现在废墟之上。
这就是……大宗师的血热症!
不,哪怕是血热症,也不过是表象而已。
此刻,在加兰德的躯壳之上,无数如同繁复电路一般的炼金矩阵不断的浮现,交错,重叠,汇聚为了群星一般浩瀚深邃的神秘结构。
这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的现象。
不,就算是大宗师,也不可能是这样!
血液的质变还在其次,在那之前,就要完成对内脏的改造;神经系统的抽离、异化之后再度植入;哪怕效率再高,针对骨骼所进行的手术也要分成五期,每一期都是足以令一切灵魂堕入地狱的痛苦折磨,最终所得到的结果,便是如此惨烈的景象。
现在,遵循着往日的预设,最后的工序就此开始。
——他将自己的躯壳,变成了货真价实的炼金熔炉!
“加兰德!!!”
赫笛愤怒的质问,“你究竟——在做什么!!”
【做我,应当做的事情。】
源质的涌动中,有沙哑的声音自赫笛的意识中浮现。
做一个炼金术师应该做的事情。
这便是大宗师一生之中最后的炼金术了——将一生中无数次炼金所积累在躯壳内的奇迹彻底予以最后的炼成。
此刻,加兰德的头颅终于无力的垂落,黯淡的眼眸中逝去了最后的光彩。
【也许,这就是我的代价吧……】
献上自己的灵魂和一切。
在相隔百年之后,将这一份命运馈赠的礼物,以生命的形式,偿还!
那一瞬间,熔炉龟裂的声音迸发。
有灵魂燃烧的辉光从破碎的面孔之下涌现,绽放出耀眼的光华。
那是倾尽了一生的积累之后,向命运献上自我的灵魂,所铸就的奇迹结晶!
并非是诡异的神迹刻印,也并非是什么可怕的威权,只是纯粹的圣痕而已。
大宗师以灵魂为代价换取的成果,独属于加兰德一人的圣痕,!
哪怕只能够存在短短一瞬间,可这一瞬间,他便是奇迹的化身,活化的圣痕!
此刻,伴随着熔炉碎裂,无数沸腾的热血扩散,而那一道洋溢着耀眼辉光的圣痕却从加兰德的躯壳之中升起,展开了巨大的羽翼!
瞬间,掠过了一切阻碍。
不论是赫利俄斯上的封印,赫笛工于心计所制造的枷锁,乃至神明的压制,在它的面前都好像扑面而来的清风一般,不值一提。
那是足以悖逆神明,叛离命运,挣脱大地的力量。
这便是大宗师·加兰德一生的象征和追求所凝结而成的结果,针对普布留斯所打造的绝杀之手!
“吾乃追光者!”
“吾乃,伊卡洛斯!”
当加兰德冲天而起的瞬间,便有浩荡的声音回荡在天穹之上,响彻每一个人的耳边。
“神明啊,我将于此奉还这卑微的生命——”
伴随着那庄严的宣告,翱翔的‘伊卡洛斯’大笑着,展开了双臂,扑向了那神明所在的庄严领域:
“——今日,我将拥抱烈日的光辉!”
这是无法阻挡的决心,纵然是神明也无法阻挡的灵魂燃烧之光。
在这一瞬间,伊卡洛斯露出了笑容。
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叛逆之后,作为‘加兰德’的他终于回归了‘普布留斯’的正轨——遵从着自己诞生时所注定的命运,展开双臂,向着神明的所在,发起了无回的攀登。
哪怕神明的辉光会将自己燃尽,也在所不惜!
“就算是接近又能做什么!”
神座之上,普布留斯怒吼,伸手,死死的握住了那一道近在咫尺的圣痕,难以克制自己的愤怒。
这种,遭遇了挚友背叛的愤怒!
“难道不能同我分享这一份快乐吗!”他怒斥:“难道,你不才正是整个世界最理解我的人吗!
——就非要阻止我不可么,【普布留斯】!!!”
“事到如今说这种话……”
伊卡洛斯忍不住想要笑。
这么多年,大家各自扮演着对方的角色,到最后却发现,根本分不清属于自己的灵魂是哪一个了。
究竟谁才是普布留斯,谁才是加兰德呢?
网游之骷髅召唤师 虫章虫朗
早已经,没有区别了啊,我的朋友。
但是,一定会有结果,这一场对决,一定会有流传后世、存留历史的评判。
正义的是‘加兰德’。
阴谋遭遇挫败的是‘普布留斯’。
不论是光荣还是罪恶,都由我们一起共享。
或许,从漫长的时光前,两人交换命运的那一天开始起,就注定了这样的未来,这样的结果。
“因为,我就是你的代价呀。”
伊卡洛斯艰难的伸出手,试图触碰神明的面孔,告诉他:“就像是,你是我的代价那样。”
可是,这一线距离,终究无法跨越。
他的手臂已经在神的威光之下焚烧殆尽。
难以克制的崩溃从奇迹的最内侧扩散。
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努力之后,他终于来到了神明的面前,可是却连最起码的反击都已经做不到了。
最终的灭亡即将到来。
但出乎预料的,他却不觉得害怕,也再没有了不安。
只是由衷的,向这一份命运,献上感激。
“一切都是命运的一环,不是吗?我的朋友……”
他闭上了眼睛:
“——请你,为我哀悼吧!”
那一瞬间,伊卡洛斯,彻底消散无踪。
普布留斯愣在了原地。
怔怔的凝视着手中最后的余辉,那庄严而俊美的面孔上不知是嘲弄还是悲伤,就好像难以置信一样。
可紧接着,有龟裂的声音,从他的身体上响起。
令他陷入呆滞。
高贵的神明之身,竟然迎来了创伤!
不,简直就好像是被重创了根基一样,他茫然的凝视着自己的双手,只看到龟裂的缝隙不断的扩散,笼罩了全身。
在那一具躯壳之下,属于日轮的辉光浮现,迅速的流溢而出!
他的神性,在迅速的流失!
“加兰德!!!!”
异界魔神同修 侑伤
普布留斯终于恍然大悟,发出了震怒的咆哮。
贼人休走 非玩家角色
这便是大宗师·加兰德向昔日挚友发起的最后反击!
他不需要创伤普布留斯的躯壳,也不必干涉对方的灵魂,他所需要的,只是来到对方的面前而已。
在普布留斯大功告成,终于登上神明之位的时候——
在他最强大的时候,来到他的面前。
然后,向已经逝去的神明,主导着彼此命运的存在,巫术、三岔口与月光的女神‘赫卡忒’,衷心的献上祈愿。
充分的表达忏悔之情。
惡魔校草獨寵小丫頭 可樂蛋
祈请那已经不存在的神明谅解,并且……发动自己作为参与者的权限。
从当年两次交换命运的【厄琉西斯秘仪】中,解除了由自己为接受者的那一场仪式!
于是,在那一瞬间,得失再度逆转。
双方的命运再度迎来了更替——加兰德的一半命运还给了普布留斯,而普布留斯的一半命运,则还给了加兰德!
可如今,双方的命运已经截然不同。
哪怕死亡的一半还是死亡,可神明的一半,依旧是神明!
在加兰德彻底逝去的时候,由他所得的那一半神明之力,则遵从他从一开始就做好的准备,转交给了他所安排的‘继承者’。
于是,伴随着普布留斯惨烈的咆哮,龟裂的神明之躯里,有辉煌的光焰浮现,半道破碎的日轮从其中飞出,向着远方飞去。
向着刚刚从地上爬起来,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脸懵逼的年轻男人。
在他的头上,有一道契约的投影浮现!
那是曾经和加兰德签订了契约,继承了他在赫利俄斯上全部权限的槐诗……
在恍惚之中,槐诗好像再一次看到了逝去的大宗师。
自涌动的幻光中,那个撑着手杖的老人再度浮现,向着槐诗微微颔首,转身离去。
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槐诗愣了一下,缓缓的颔首。
“啊,就交给我吧!”
他展开双臂,等待着那涌动的烈光所形成的日轮将他吞没。
婚寵成癮:顧少的落跑甜妻
可紧接着,那飞向槐诗的光流,却精妙的从正中分成了两道,恰如海中暗流撞在礁石上一般,绕过了他的存在,又从他身后合拢,飞向了远方。
槐诗愣了半天,傻了。
怎么回事儿?
什么鬼?
这不是继承了老爷爷的力量然后打BOSS的CG环节么?
怎么和预想中的不一样!
此刻,神明之力浩荡涌动着,穿过了槐诗,不顾他的阻挡和挽留,三过归墟而不入,笔直的投向了黄昏之乡的所在!
当槐诗回过头,就看到了那个站在永冻炉心顶层的年轻男人。
如此熟悉。
神情平静又淡薄,低头抽着雪茄,微笑着,像是在同什么人说话一样。
那是自从上船之后就已经消失了的美洲贵血传承者。
——伊兹赫克特尔!
此刻,就在残缺的日轮飞来的瞬间。
萬道無界 路書
他微笑着,半跪在了地上,迎接着即将降临的神明之力。
再然后,永冻炉心的大门,轰然洞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