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s5o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一品梟雄 愛下-第379章 瀕臨崩潰分享-idwef

一品梟雄
小說推薦一品梟雄一品枭雄
父亲是一座坚实的大山,但是现在父亲不要她了,她那座最坚实的靠山没了。
她突然好想哭,心里的底气没了。
她挂了电话,她不想听到母亲的哭声。
她又一次输给了陈骁,她发疯似的跳下船,去翻看自己的包包,翻找了许久,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发现了监听器。
“陈骁,你害我害的还不够吗?你到底想怎么样?”
天生至尊
她把监听器丢出窗户外,抱着脑袋,整个人已经濒临崩溃。
“叮!”
“叮!”
是短消息。
这个时候谁会给她发消息?
她拿起来一看,是陌生短信,“叶金莲,你这种女人简直恶心!”
“你的信息已经被爆出来了,我还以为你是什么清纯玉女,没想到也是一个烂货!”
慶 餘年 小說 線上 看
“虽然你很恶心,但是我的口味一直很重,这样吧,我给你三千一晚,你好好听我讲课如何?”
“叶金莲,哦不,叶小姐,我是嘿嘿直播的工作人员,我们想签你,如果同意,加……”
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叶倩倩痛苦不已,然而这还不算什么。
同学群里的消息才真的让她崩溃。
“好恶心哦,当初明明是她玩弄陈骁的感情,现在竟然倒打一耙,真不要脸!”
“这样的人不配当我们的同学,我提议把她提出群!”
“对,踢出群。”
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到大学,现在叶倩倩是彻底出名了。
叶倩倩快疯了。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陈骁,你到底想怎样?”
接到他的电话,我觉得很可笑,“什么叫我想怎么样?”
暮落之故城 尘月西单
这个女人接连搞事,已经磨灭了我心里最后一丝情分,我直接按了录音。
“是你在搞我对吧?”
“你搞清楚,到底是谁在搞谁!”
我忍不住发笑,“你在电视上胡说八道的那股劲儿呢?哪儿去了?”
“陈骁,我…我错了,其实,我也是被蔡伟逼迫的,我真的是无辜的。你放过我好不好?”
放过你?
我摇摇头,这个女人可能还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锁心戒
“我现在已经身败名裂了,大家都认为我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以前最喜欢我了,你也不希望我变成那样对不对?”
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想打感情牌。
天才
她站出来对付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后果。
“叶小姐,谁还没有年轻的时候呢。”
我说道:“大家都是成年人,成年人做错事,犯了错当然要承担责任。”
“你真的要置我于死地?”
纨绔 子弟
“不不不,我是守法公民,你的所作所为会有法律来惩罚你,那些证据,我也已经提供给了执法局,我相信他们。”
“哦,提醒你一句,你最好尽快找律师,要不让,这一次,你恐怕要坐穿牢底。”
说完,我直接挂了电话。
这种女人,我是再也不想跟她有任何的关系,让她进去,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叶倩倩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心如死灰。
特别是这个时候,蔡氏集团发表的申明,彻底把她给打死了。
“大家好,我是蔡氏集团总经理蔡伟,这件事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那个录音是假的,而且我们和叶小姐只是普通的雇佣关系,经过查证,叶小姐和蔡氏集团的付某有不正当的关系,这一条录音的原声就是他们的,对于他们对付齐氏集团和陈总,我本人一概不知。”
江水为竭 游牧禾子
“但是我公司出了这种作奸犯科的员工,绝不姑息,我将亲自将付某押送至执法机关,另外,我们对叶小姐的行为发出声讨,公司的法务将会对叶小姐和付某人发起诉讼。”
短短的一则申明,彻底把叶倩倩给埋了。
“蔡伟,这个提裤无情的男人!”
叶倩倩牙齿都差点咬碎。
就在这个时候,公寓的门被敲响,“开门,我们是执法局的……”
听到外面的声音,叶倩倩瘫坐在地上,“完了,这下彻底完了!”
叶倩倩被带走了,这一点在我的预料之中,人证物证俱在,这一次事件引起的社会影响十分恶劣,上面也十分关注。
吴肃和其他领导也下了死命令,把这件事当成典型,一定要严办,重办!
卫贤等人也打电话过来慰问,“陈总呐,这一次的事情是我们冤枉你了,你受委屈了。”
我笑了笑,“卫局客气了,我收点委屈没关系,就是工程……”
“哦,你说工程啊,放心,正常开工吧,领导已经斥责了相关的负责人,说他们听风就是雨,以后再有风言风语一律惩罚。”
“这样就好!”
挂了电话,然后就是市里的区里的,电话内容都很简单,就是慰问,释放出来的信息也很明确,工程耽误不得,也不能耽误。
这时候,网络上的风声齐齐掉转,而我也对那些媒体发起了诉讼。
“陈总,没必要吧,我们是媒体,有监督的权利。”
狂潮
太监武帝
“是啊,陈总,事情闹大了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诸如此类的声音,我根本不理会,特别是现在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喉舌,足足六家媒体公司。
虽然只是小公司,但是已经有了发言权。
无数文章飞出,顿时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將 臣
特别是人证物证聚在情况下,他们直接败诉。
最后不得不在官网上发表道歉,让大家监督之类的场面话。
我的胜利,让不少人大跌眼镜,特别是那六个退出的老总。
“陈总,这一次是我错了,求你再给一次机会好不好?我开一个黄金会员。”
“陈总,我们也是被奸人蒙蔽了眼睛,这样吧,我在降低一点点位好不好?”
“陈总,我们之前也有过合作,一次误会,一会儿我做东,我自罚三杯好不好??”
看着他们六个人,点头哈腰,我讥笑道:“别啊,你们当时解约的那么直接,一丝回转的余地都没有,为什么又要反过头来求我呢?”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还在媒体面前说我是一个人渣,就会沽名钓誉。我这么个人渣,有什么值得你求的?”
那个老总脸色涨的通红,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还有你,不是说自己瞎了眼了吗?怎么,现在眼睛又看得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