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x5z精华都市言情 馬林之詩-第六百十一節:春來(二)閲讀-i4kxm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推开腐朽的大门,安娜看着眼前的大厅,早已经被废弃的这所学院是导师最开始开办的,在东部王国的南部行省。
据说,离现在已经差不多一个百年了。
————
在那个时代,丰收女神在东部王国的总主教就是导师的一位学徒,所谓的艺术复兴,也是那个时候起的,一大批了不起的学者与代行者,一如雨后的青草般出现在这片平原之上。
只可惜,那一批学长,最终大多数都被混沌所诱惑,他们或是被自身的力量所拖拽向地狱,或是被外物所引诱,只有极少数学徒通过了这次浩劫。
导师的存在被混沌所知晓,有邪神开始将他视做目标与跳板,导师没有和他们这些在他暮年收下的学徒提过自己是怎么在混沌的追杀下逃出生天的,从那之后,导师不再以才能为优先考虑,而是挑选那些通过了心灵鉴定的孩子。
知识变成有代价之物,我别无选择。
有光在安娜的手中亮起,她回味着自己导师时常说的话,同时看向了自己的女仆长莲娜,后者没有走向壁灯,而是来到墙边按下了那个开关。
“灯坏了。”并没有亮起的灯让这位同龄人叹了一声。
“时间是这个时代唯一公平的东西,人会死,物也会损,大毁灭之前的奇迹,也渐渐变成了遗迹。”将光附在那灯之上,安娜听到了什么声音,她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发现了一具活尸正从黑暗中走出来。
下一秒,一发弩箭钻进了它的额头,在活尸倒下的同时,安娜的瞳孔转化成了金色,有术式的波动自她脚下散开,一个又一个物体被标亮,几只活尸正从台阶下方上来,安娜伸出手一握,这些活尸开始自燃,它们哀嚎着跪倒在了地上,翻滚着妄图将火熄灭。
只可惜,魔法之火不是这样就能够轻易熄灭的。
“南部行省已经完了,连活尸都能够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行省的腹地,而曾经繁华的城镇甚至被废弃了。”
“人类在大毁灭时抛弃了太多,我们必须找到导师的日记,从头开始,直到找到在我们之后,他在安息之前住的地方。”安娜说完,手中再度有光亮起:“我们走,去地下层。”
“非常奇怪,一百年前的东部王国,为什么有些人会喜欢将建筑往地下拓展,如果有敌人来了,那不是无论如何也逃不了了吗。”莲娜在自己主人的身后,她的好奇心很快就被安娜所满足:“据说东部王国是大毁灭时代最先重燃文明之火的区域,在黑区西进之前,这里也是大毁灭时代之前的古代建筑保留最好的地区,也许他们是在仿制避难所的构型。”
网游之泱泱华夏 羽月镰刀
“避难所,那也不是他们做地鼠的理由啊。”莲娜一边说,一边注意到了墙上的文字:“温莎家的多尔是一个傻瓜?温莎家,一百年前有叫多尔的孩子吗。”
“有,伊丽莎白·多尔·温莎。”安娜脱口而出。
“多尔很明显是男孩子的名字。”莲娜看着自己的主人,她摇了摇头。
“多尔这个名字在温莎家非常少见,上一次叫多尔的孩子,差不多要往上追溯五或六个百年,你确定这是一个男孩子?”安娜说完,指了指墙上的名字。
莲娜最终摇了摇头:“好吧,但是血色公爵夫人真的会是我们导师的学徒吗?”
“很正常,不是吗,毕竟她是当初第一批学徒里面没有被混沌腐蚀的十贤者之一,至于年纪,你和个传奇术士提什么年龄问题,她有龙脉血统,就寿命而言,活得不一定比你我要短。”安娜说完,与她的女仆长一起回头,在她们注视着的墙内,钻出了一个幼小的孩子。
是幽魂,并不疯狂,甚至看起来还有一些怯懦。
她的身上是一套黑白配色的女仆服,个子小小的,看起来像是一个家养妖精。
“法葡塔,导师日记里提到过好几次的孩子。”安娜看着眼前的孩子与莲娜说道。
·你知道我的名字。
这个小幽魂看着两位不速之客有些不解。
·你和那些疯子不一样,可以看到我,你们来这里有事吗。
“活尸看不到幽魂?”莲娜看了一眼安娜。
“根据情报,活尸是大毁灭之前的古代人类创造出来的人工生命,没有真正的灵魂,无法成为超凡者,也许……它们的确看不到。”
·它们是活尸?不是人?
这个小幽魂似乎有些疑惑,安娜点了点头:“是活尸。”
萬界大起點 魂澈
·但是……但是它们用双脚走路,而活尸不应该是用四肢走路的吗?
这个小东西脸上的疑惑更加的多了。
“双脚走路?”安娜回忆了一下,记忆的细节在她的脑中闪现……对,它们的确在用双足走路。
“她没有说错,我看到过它们,都是用双腿走的。”莲娜说到这里,注意到了那个小女仆指向了大门后的漆黑大厅,在那里,她与她的主人都看到了一个团篝火。
篝火的一旁,坐着一个枯瘦的活尸,它无神的赤红双目看着她们两个人,客人与主人的身份在这一刻似乎正在转换,直到一个声音在莲娜的耳中响了起来。
·细皮肤的人类,你们好。
“灵能者!”安娜往后退了一步。
莲娜往前走了两步:“你不是活尸,不要装神弄鬼的。”
·不,细皮肤的人类,我就是活尸,这是我在这个书本里所说的世界里见到了第一百多个冬天了,也是我在这座没有外人的城市里活了四十年后再一次见到的不是同类的人类。
活尸似乎还觉得事实不够有冲击性,他举起了自己的左手——他的左手只有小指,食指与拇指。
“你……是活尸?”安娜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主人:“安娜,这……”
“也许,我们可以交流。”安娜说完扭头看向法葡塔:“法葡塔,这位你见过它吗。”
网游之血战传奇 不败血龙
·见过,它也是导师的学徒,昆塔先生。
法葡塔这么说道。
·说起来,你们提到了导师,你们是认识导师吗,是他后来的学徒吗,说起来导师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见法葡塔了,他怎么样。
“……导师他很忙,我们也很久没有见过他了。”安娜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导师已经离开了人世了,而法葡塔这个孩子也许还会在这个世界上留存很久,她没有必要说出实话,来换取这个孩子获得悲伤近而畸变的事实。
·是吗……导师说过,每过五十年,他都会回来看法葡塔,现在是第几年了,昆塔先生说今年是第四十九年。
法葡塔似乎在计算今年是第几年,但是幽魂在数学方面完全没有任何才能,安娜只能看着她一次又一次地数错,直到莲娜开了口:“今年就是第四十九年,昆塔先生没有说错。”
·这样的吗,那想来很快就能够再见到导师了。
这个小女仆看着很开心的模样,她说要打扫下一层,等待导师的回归,然后就钻回了墙壁。
·谢谢你们。
活尸老昆塔这么感谢道。
“幽魂不会有关于时间的记忆,非常可怜的孩子,原本她也应该有最为美好的生活,来自导师的宠爱……”安娜回忆起日记中导师对于法葡塔的思念,如果不是那次意外,也许……法葡塔才会是那个孩子最好的母体。
只可惜,命运如此无情。
安娜这么想到,同时还坐到了老昆塔的面前。
·你是除了我的那些同学之外,唯一不会畏惧我的外人,哪怕之前也有人来过这里,我也不得不与他们以命相搏。
“你在守护着什么?”莲娜站在安娜的和身后,她看着眼前的活尸,看着它身上有些破损,但还是可以为它遮盖住身体的布料们。
·导师的房间……导师应该已经离世了,对吧。
这位活尸说到这里,咧开了嘴。
·别骗我,我可不是一个不知道时间的幽魂。
“是的……我们在追寻他的旅程,想从中找到他在一本日记里所说的人造神明到底是什么。”安娜实话实说。
·人造神明……我没有听导师说过,但我能够感觉到你们没说谎,所以……导师最终放弃了人人如龙的念头,想用神明来对抗邪神吗……也对,毕竟公正之主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哪怕人类付出再多的血肉,也无法对抗这些超脱了世界束缚的怪物。
昆塔说到这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看向安娜。
·你们想进入导师的房间,找到他的日记,从他的日记里翻推出他会出现在那些地方,并在什么地方建立过学院,你们想要找到人造神明的所有情报,对吗。
昆塔的问题有了回报,安娜的点头让这个活尸站了起来,他伸出手,从篝火里拿出一根柴火。
直到这时,莲娜才注意到篝火并不是真正在燃烧,而是灵能之火。
“您为什么要用灵能之火也点亮这处漆黑的大厅,我记得,您应该不会喜欢火才对。”
·是的,身为活尸,我讨厌火,但是导师说过,文明以火为载体,一如炭是记录历史的笔。
这位活尸来到墙边,用灵能之焰点亮了墙上的两个火把,然后它将手中的火把丢回了篝火,这位老活尸推开了原本卷开的门,然后他往墙上一抹。
有光自那个房间里亮起。
安娜和莲娜看着少活尸身后的避难所大门目瞪口呆。
·欢迎你们来到大毁灭时代之前建立的古代避难所。
老昆塔说到这里,伸手拍下了他面前的按钮,于是,大门在安娜与莲娜的注视下缓缓打开。
出夏微凉爱在天明
“十贤者中并没有您的存在。”安娜第一次对一个活尸用上了敬意。
·因为我是不需要被历史所记住的第十一位,我的存在也不适合我被写入历史,我当初只是一个开化了智能,本能的在郊外偷听导师讲课,被人类抓获,在要被处死的时候,导师注意到了我的眼中的泪水,他问我,是不是渴求着知识……我说是的,以点头作为回答的方式。
并没有让开通道,这个活尸似乎是在回忆着过去的美好。
·我被导师留了下来,说是要做成拉车的怪物,但实际上,导师对我和很好,他从来没有歧视过我,我的同学们也没有歧视我,因为我们都只是导师的学徒,在知识面前,每一个生者都会被一视同仁。
“后来,畸变开始了,对吗。”莲娜问道,本能让她停下了脚步,她还抓住了安娜的手,不让她继续前进。
·是的,畸变开始了,比我聪慧的同学扭曲了,因为他们总觉的知识不够,渴求的太多,最终有混沌邪神回应了他们;而另一些比我貌美的同学也畸变了,因为他们本能地追逐美丽,于是她们也扭曲了……
说到这里,老活尸昆塔掀开了他的兜帽。
半张干枯,半张扭曲的脸出现在安娜与莲娜的面前。
·那些扭曲了的人诅咒着我,因为我渴求知识,却又没有被诱惑,直到那时,我才明白,原来人类比活尸活得辛苦,我们只需要吃饱就好,而人类在一切方面都能够攀比……他们的欲望令我退避三舍。
·最终,我留在了这里,那些堕落了的同学大多都被杀死,而杀死他们的十个同学……他们眼中对我的憎恨,我也能够清楚地看到。
“那你是……怎么畸变的。”安娜看着眼前的活尸。
老昆塔站了起来,他张开了嘴,用他的声带说出有些奇怪口音的通用语:“我……也有了欲望,我不再想以四肢行走于世,我是导师的孩子,是他发现了我的才能,我也想和导师那样,用手写字,用嘴说话,更用我的双足丈量这个世界……所以,我成功了,但也失败了……”
“如果命运给我一个重来的机会,我宁愿不要我的头脑,智慧给我新生,也让我迷失了前程,我辜负了我的导师……如果他知道的话,他一定会能够原谅我,但我不会原谅我自己。”
说到这里,随着一声长叹,这个老活尸走了过来,安娜接住了莲娜,她们看着这个活尸走过身边,看着它坐到了篝火前。
都市西游成魔系统 绯红色眼泪
“进去吧,导师的孩子们,去寻找你们的真相,我大概还能再支持五年……如果你们有空,在我彻底畸变之前回来,杀了我,带走法葡塔……”
“不用再过五年,亡潮就会再来,灵能大潮已经掀起,你应该可以感觉到不是吗。”安娜看着这个老活尸:“你……不想再活下去了吗,您的畸变度并不高。”
“只用肉眼,伪装会欺骗你;只用文字,谎言会欺骗你,我已经被锚定了,我的结局只有一个,而你们的未来还有很多。”活尸头也不回的说道:“进去吧,当你们出来的时候,大门就会重新关上,寻找你们所寻找的真相,如果可以救这个世界……那就请快一点去吧。”
“走吧,安娜,这是命运女神的安排。”莲娜伸出手握住了还想说些什么的安娜的手腕。
最终,安娜转身,带着自己的女仆走进了避难所。
在她们的身后,传来了属于人类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