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yrw優秀都市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 歹丸郎-第六百五十八章 冬,有客鑒賞-eixlo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某个忙于魔法丝绸大业的人,虽不至于两耳不闻外事,但对外界的变化却没有那么敏感。所以对于那些发端,既没发现,也不关心就是了。
器煉武尊
一方面也是因为冲在最前线披荆斩棘的,是那位充满理想的老魔法师卡班拜。老人家身子骨硬朗,头够铁,凭着徒子徒孙的数量,硬是开出一片天空来。这是某人做不到的事情。他不过搭着老人家的顺风车,捞点汤汤水水,小日子滋润地过着。
这会儿刚上完数学课,林往自己的手里哈了一口气,又搓了搓。
第一次在圣城埃斯塔力过冬,或者说重新有了一个家的冬天,感觉特别不一样。遥想去年那场冬,飞空艇遇难……虽然人无大碍,但在山上吹了一个冬季的风雪,那种感觉也是各种酸爽。
近期的数学课程进度放缓了,不像半年前那样突飞猛进。有时一个证明,就会花上半堂课的时间;两个证明讲完,一天的课程就过去了。不过从数学往外延伸的学问,也开始增多了。
课程的学员们组成一个又一个研究小组,讨论起一些不属于纯数学领域的问题。这跟芬的生命课程差不多,那群三圣教会的生命神官,以及钻研治疗术的魔法师们,同样以小组的方式钻研着各自的小课题。
做为生命研究课题的成果发表地,‘生命’期刊也开始发行了。大体的做法和数学期刊差不多,但比起纯数学,更多人更关心‘生命’的研究成果。因为是应众人要求而公开发表,要再限定购买资格非常的困难,所以就干脆不限制了。连带着上课的双认证机制也解禁。
冷王冷妃
即便如此,上生命课的人数也没能变多,最主要是那只巫妖不耐烦带太多学生。当然也没有人敢反对。
不过也在那位前魔王的同意下,生命课程的学员们在卡班拜学院,或在其他学院开启了一个小时生命的短课程,将芬曾经教过的东西再次传授出去,好让更多的人可以学习到。当然在收到的学费方面,会上缴一部份给芬。
一时间颇让某人有种直销行业的即视感,上线带下线,上线抽成下线的……
算了,总是好事情。
每一回课后,林都会多留一点时间,讨论一些课堂之外,但与数学有关的问题。甚至他自己也在数学期刊的后头,放上了地球那些经典的数学未解之题,供大家脑力激荡。当然,他也承认面对这些难题,自己并没有好的解答,甚至也不知道有没有正确答案。
就好像芬曾经解答过的黎曼猜想,可是某人根本无法说那个答案对或不对。毕竟自己真正的专业是天文物理,纯数的真的不行啊。一来二去,芬对于纯数的研究兴趣也淡了,因为没有人可以讨论那个高度的问题。
结束课后讨论,林难得地用双脚步行回家。穿着一件厚重的毛皮大衣,享受着在路上,雪花飘上身的感觉。一路上,几乎都是摊开自己的手掌,试着接住飘下的雪花。
自己在亚热带的环境长大,雪景大多只在电视、电影中看过,自身体验的次数可没几回。虽然穿越之后也不只一次遇过这样的雪季,但今年的心情特别不一样。
至于哪里不一样,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就这么走着。
学院离自己的家并没有多远的距离,在自己厌烦这路上的小游戏之前,就到了这处圣城中的新家。庭院大门处的铁栅栏是利用魔偶构造的手臂控制,可以自动开关。门的一侧有电铃,供访客用;还有生物辨识的感应开关,可以让登录者自由进出……
好吧,自己还是很不适应迷地侧这个魔法世界的奇怪科技树发展。
不过某人没有使用生物辨识系统,尽管那只需要把手掌放在感应的宝珠上,就能通过指纹、掌纹与血纹等辨识,开启铁栅门。指纹、掌纹还可以理解,血纹是芬搞出来的玩意儿,原理……不懂。反正不用生物辨识的理由,倒不是不信任这套系统,而是开关门速度太慢的缘故。
所以走到大门前的某人,一跨步就发动闪现术,让自己到了门的另一侧。只是来到庭院,感觉上和平日的家有点不太一样。
往常,在晚餐前的这个时间,那两个无法无天的小子会在庭院玩耍。按照其中一个小鬼的母亲,瓦娜的说法是,总好过让那两个小毛头在厨房或餐厅捣乱。
理由很强大,无法否定。
不过今天没看到他们,就连会跟在他们身边看顾着的黑龙奥古斯都,也没有看到。
该不会是进入蚕舍恶作剧了吧?林如此心想着,一边进入了庭院一侧,长条形的屋舍中。
其实提花机的改进,以及蛾种丝线的配方研究,已经有一个阶段性的成果了。用普通蛾种的丝茧与魔蛾种的丝茧混纺,附魔效果、丝线强度在所有配方中属于中上等;而且挑选的普通蛾种与魔蛾种,其成长与繁殖速度都相当快速,算得上是现阶段最适合的配方了。
绝世天帝
当然相关的研究并没有停止,否则都涉及到杂交育种了,这可是个没有尽头的研究之路。既然有阶段性成果,林就准备累积目标配方的丝茧数量,开始织布制衣的阶段了。而今这蚕舍中,就是在大量繁殖目标蛾种,准备收集其丝茧。
不过之前可没有这种大量、密集养殖的经验,所以蚕舍被列为那两个小毛头的禁地,避免孩子跑进来捣乱,增加幼虫的无谓压力,进而影响其成长的速度。只是孩子嘛,就是那么一回事,越是禁止他们做的事情,他们就会越喜欢偷偷摸摸的做。
所以林晃进了蚕舍,一抬头,就看到芬千年前那位爱将的死人头。史东被悬挂在蚕舍正中央的天花板上,悬吊的丝线好像是直接穿进他的脑袋里,从脖子的断面处穿出来,再绕到上面打了个结……
反正这只缝合尸还活着,并且担当蚕舍的二十四小时监控员兼保全。事实上蚕舍内那么多魔蛾没有造反,除了外头有一只乱晃的黑龙外,史东这个曾经黑暗军团禁卫军团长的天然气势压制也功不可没。
我與黑化男配的日常
看着正在转着玩儿,也不觉得头晕的死人头,林问道:“史东,有看到那两个小鬼头跑进来吗?”
“没。”史东言简意赅回道。
“那外面怎么没人?”
“有客,找你。”
“找我的客人?”林带着疑惑,晃了一眼蚕舍内的情形,没有什么不妥后就离开了。
边往主屋走,边想自己能有什么客人拜访?关于数学的事情,一向是在学院里头解决的。对那些找上门来求教数学的人,自己客气地婉拒几次之后,大家就知趣地不再上门了。
那是为了印刷机的事情吗?只是这方面的业务,自己是交给乌佐夫全权处理。对于找上门来的,自己就是个一问三不知。反正除了设计与控制程序之外,所有零件都是技术公会的匠人打造的,自己一个也没做过。就算来找自己,最终还是得委托技术公会。
只是一进门,来到客厅,就看到大家什么事都不干,就围在一处吱吱喳喳地讲着。
没多想,近前一看。呦呵,还真是客‘人’来访。
四只猫,一只猫一张椅子,都是副低着头的怂样。在众人的指指点点,手来脚来的点点触碰中,大气都不敢吭一声。三只体型较小的花斑猫,某人不认识。但那只灰色秃毛带疤猫可就眼熟了,正是几个月前在猫森时,结伴一同闯深渊的哈迪。
有種寫同人妳有種開門啊 七流
锦绣荣华乱世歌
只是在自己发威之前,这只猫可是跩个二五八万似的,根本不把‘人’看在眼里。怎么这回来,像个被教训的孙子一样,低着那颗小脑袋,一句话都不敢说。
“唷,这不是哈迪嘛,好久不见。”林打招呼道。
“崔普伍德阁下,你终于回来了。”灰猫一听到某人的声音,喜出望外地抬起头,就想往椅子下面蹦。但奥古斯都用鼻子哼了一声长音,就又让牠缩了回去,乖乖在椅子上坐好。
敢情说这是被黑龙盯上了,吓到不能动弹嘛。林笑道:“老哥,别吓牠们了。哈迪我熟,也算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战友了。是说你怎么找来的呀?”后一句,自然是问起了灰猫。
略为抬头,用眼角看着那头化作人形的黑龙。见对方没有太多反应后,才说道:“是这几只小猫想要找你,非要离开森林。不得已之下,我才带牠们来的。”
邪王驾到:弃妃宠上天 智月茉莉
笑脸一僵,不好的回忆立刻涌上心头。同时匣切一个闪现,握在手中!林警惕地望着四周,找寻某只猫的身影。
反倒是僵着脸的奥古斯都裂嘴一笑,说:“哦,打算宰猫了。这里刚好有四只,一只清炖、一只红烧、一只煲汤,最老的那只用烧烤的。”
攸关性命,几只猫即使惧于龙威,也立刻蹦起来喵喵叫着抗议。哈迪更是紧张地说道:“你要做什么,阁下?”
“那只讨人厌的母猫呢?”林皱着眉头,问道。
“你是说毛妮嘛,她没有来。就连我们要来找你,她也不知道才对。”哈迪连忙解释着。
某人眼神锐利,盯着灰猫问了一句:“你确定?”
哈迪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十分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