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u5i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全球影帝 愛下-第四百九十七章 做好B輪融資的準備看書-tohj2

全球影帝
小說推薦全球影帝
“嗯?”
“公司缺钱了。”
蜜吻蘿莉邪寶貝 貍小淩
他坦然述说了此刻公司的困境,双手握着方向盘,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前方,等待红灯下一刻的变化,然后猛地踩下油门,车如同离弦之箭,轰鸣着窜出老远,他似乎是想在失去爱车前,多体验体验它能带给驾驶者的快乐。
“你又去赌了?”
“你觉得我像是那种拿公司资金去赌的人吗?”
米奇白了陆泽一眼,扔进嘴里一颗口香糖,他虽然有赌瘾,有些闲钱就喜欢跑去赌城玩两把,但跟那些脑子一热就输的倾家荡产的痴呆不同,他一直抱着进了赌场一定会输光的念头,从不追求能赢钱回来,即便他玩牌真的很有一套。
相比之下,他更像是沉醉于豪掷千金的快感中,而并非贪恋牌局,赚了钱就去玩,输的差不多了,留口饭钱就走,压根没想过靠玩牌回本,更不会动用公司的资金去挥霍,因为他知道这是他还能接着继续挥霍的资本。
这就是米奇与常人的区别,若说有自控力,那么真正有自控力的人不会上赌桌,可你要说他没有自控能力,却在赌桌上能长期以往的牢牢掌握住自己的消费心态,不去舍命一搏,在某些层面上又自控能力强的可怕。
或许是感觉到自己说了蠢话,陆泽没有第一时间把话题继续下去,而是仔细的思考,这段时间公司的支出到底是多少。
从创办经纪公司开始,租赁办公场地、装修这些明面上可见的支出其实并不占公司总支出的大头,所以起初陆泽并不感觉花销很高,但问题在于那些不可见花销数额有些巨大,这一笔笔帐算下来开始让陆泽的额头见了汗。
就从经纪公司开始创办开始算,支出最大的点还不是人工的开销,而是与其他经济公司合作所产生的费用,说白了,就是砸钱铺路所用的资金数有些太过庞大了。
常规的经济公司招过来的新人演员一开始都需要与其他公司,或者直接连通下游产业,也就是剧组进行资源的互换,来帮助自家的演员快速推入市场,可问题是米奇在欧洲市场有那么多朋友吗?或者他有朋友吗?
并没有,即便是股东兼兄弟公司的甘比亚诺影业,除了法蒂尼这一个总裁私下与米奇和陆泽感情较好,但在合作上还是保持着公事公办的态度,顶多少收你一点好处费,这就算不错了,要想人家上赶子帮你那纯属是做梦,毕竟人家投资的是你环球兄弟影业,而不是环球兄弟经纪公司,你们自己培养演员跟他们又没有任何关系。
在这样一个认钱不认人的欧洲市场,想要把自家的艺人快速推出去,唯一的办法就是金钱开路,与其他经济公司进行友好合作,建立人脉圈,进行资源的互换,说的直白点就是互相窜窜角色。
这不是一个角色讨过来后开出来的补偿价码,仅仅是与其他经济公司搭桥的价格,日后还想要角色依旧需要给予对方公司一定的经济补偿,这样对方才会把你的演员接过去,推给下游剧组。
遊龍華夏 龐浪鷹
这就是小公司想要在这个寡头已经成型的市场分一杯羹所需要付出的前期代价,仅仅这一项支出,在这短短半年内就消耗了公司近三千万欧的启动资金,若不是今年做好了开经纪公司的准备,米奇决定影业不分红,估计老底儿真就要空了。
不要觉得这个数额太过夸张,若非2020年后全球经济不景气导致娱乐产业也缩了水,不然耗费的资金将会更为夸张,毕竟泡沫嘛,一个时候一个价,作为上游产业,影视剧制作的根本所在,要是没点家底,根本玩不转这个。
推算了一下公司现有的资金,还要刨去米奇下一部电影的制作费用,陆泽大抵上是明白了公司的处境,怪不得米奇要卖车呢,即便这辆车最多卖个一百五十万欧,对于公司所需要的资金而言无异于是杯水车薪,撑死了也就是一个中等场面的镜头花销,但……能多一点是一点嘛。
忽然间,陆泽就很羡慕法蒂尼的经济条件,他拍个电影,就从没有过什么资金短缺的情况,甚至还不断的追加投资,场面不够大,砸钱,道具太廉价,砸钱,就像是兜里揣了个印钞机,钱唰唰唰的往外吐。
再看看环球兄弟这几个虾兵蟹将,刚有点钱还没捂热乎,就又回到了买杯奶茶都得插两根吸管分着喝的日子,不禁让陆泽靠着玻璃,惆怅的长叹了口气,用满是倦意的口气宣布了目前公司资金短缺处境的唯一解决办法。
萬界之我是群主
“那就只能融资了。”
“嗯,已经放出去口风了,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找上门了。”
萌娃的腹黑爸比
个人注资对于一个已经成型的企业来说是不合规矩的,毕竟如今的“环球兄弟”已经有了三个股东,任何一方的个人注资对股份的波动都有影响,总不能白白投钱,然后股份一点不变动吧?但变动又该划分出多少呢?
即便是有估值衡量,但对于目前估值还在攀升,总价并不稳定的“环球兄弟”而言,谁都希望能把股份攥在手里,大家都不会轻易脱手,陆泽和米奇的关系还好说,可一旦股份有了变动,甘比亚诺那边还是有利可图的,两人并不想让甘比亚诺影业白白占了便宜。
所以陆泽压根没想过动自己手里那一千多万欧的个人资产,除非是三方共同注资,但问题是米奇还能拿出来等额的现金流吗?很蓝的啦。
现在只有最后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融资,放大鳄进场,但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环球兄弟”的A轮融资才过去了不到两年。
对于一个高科技行业的公司,或者是IT行业的公司来说,融资速度是飞快的,毕竟他们需要大量的现金流投入市场来做营销,据说如今大部分app的推广费用大概在每个人二百元左右,在欧美市场还需要更多,所以迅速稀释股权对于高科技公司而言是势在必行。
但娱乐产业略有不同,虽然你可以把一部电影看做是一家网络公司的app产品,但电影所能创造的利润和流量是相对有限的,所以娱乐公司的增值只能依靠大量的作品堆叠与公众人物的价值来衡量,外加投资娱乐产业的风险极大,自然而然不会受投行特别的青睐,这也是娱乐公司价值上浮缓慢的根本原因。
这就是“环球兄弟影业”的劣势,首先公司目前的作品极少,虽然口碑极佳但盈利能力不比商业电影,所以收益并不可观,要是有个大IP的话情况就截然不同了,但不幸的是“环球兄弟影业”长期以往都是做原创剧本电影的,且本身题材很难形成IP,所以……在大部分投行眼中,他们这座小庙真的值不了多少钱。
陆泽相信,肯定会有投行对自家公司感兴趣,毕竟蚊子肉也是肉,对于资本家来说,多赚一块都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他也需要承认,“环球兄弟影业”的股份真的值不了多少钱。
支出钱财时总会带给人不愉快的情绪,那些能令人无所不能的美丽物品在缓缓从自己身躯剥离时,一定会造成来自内心的痛感,所以这一路,两人的兴致都不高,因为放资本进来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最起码,你需要放弃某些方面的自由。
对于未来的处境,两人都有了一定的推测,但还不至于令二人望而却步,他们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该如何在B轮融资之前,拿到更多的筹码,换得更多白花花的银子。
“我们现在应该推出些更牛逼的电影,推出一些更知名的演员,其中《无可倾听》是关键,但还不够,太少了,我想……我们应该造些IP。”
到了市区,大量的流浪汉在此徘徊,衣衫破旧的老人在车玻璃上喷了些泡沫水,并迅速的在绿灯前将车窗清洗干净,随后站在驾驶座门口,佝偻着腰,目光略微有些闪烁,迟迟不敢出声。
已婚主婦愛上我 欲望天堂
愛已殘缺 無心焰
米奇把车窗放在,略微拉低了墨镜,嘴中不停的咀嚼着口香糖,与老人对视了五六秒,这不是一个百分之百能成功的买卖,所以老人也不确定眼前这个有些像是坏人的家伙到底会不会给他一些钱,但最终,他确实成功了。
在兜里掏了许久,摸出几枚硬币,大概有一百五十便士,米奇冲老人招了招手,老人有些兴奋,伸出指甲中满是泥土的手掌,接过钱一看,却有些失望。
“先生,这可能……太少了,这连买一瓶啤酒都不够,你的车那么好……”
“你擦玻璃的技术并不好,你看,上面全都是污水痕,你十几秒的工作只值这么多钱,快走吧,我都他妈快给人当劳工了。”
“那,先生……”
鐵血宏圖
米奇态度强硬,嘴上也不饶人,出于对外在价值而产生的敬畏,他不敢反驳,只能弄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望向副驾驶的陆泽。
“跟他有什么关系?你为他工作了吗?你到底是擦车工还是要饭的?你也是要尊严的对吧?离开,马上,我要走了……妈的,该死的经济。”
绿灯了,在起步之前,他朝窗外弹了弹烟灰,偶尔会把目光瞥向后视镜,瞧瞧仍站在马路中间垂头丧气的老人,最终,有些恼怒的拍了下方向盘,吐出一口郁结在胸口的闷气,每个日子过的不顺心的英国人都会如他一样咒骂,若经济形势好些,或许……眼前的问题将不再是个难题。
陆泽不想跟他讨论什么经济严寒,毕竟这是个全球范围的问题,在华夏确实也能感受到就业压力逐步加大,但还不至于像西方国家那样,每天都有人进行破产清算从而流落街头,尤其是脱欧后经济形势本就有些疲软的英国,原本预计的V字型经济走势到现在都没有上来,于是,经过插曲后,话语重新回到正题,引到了刚才米奇说要造IP的事儿上。
“IP这东西……你想做哪方面的?”
“还没想好,《无可倾听》的剧本就让我忙的够呛,所以一直没什么头绪,但不管怎么说,绝对不会是什么超级英雄电影,咱们竞争不过漫威,而且投资太大,不是咱们能玩得起的东西,最重要的问题是,这种IP系列电影,我和庄羽都没有创作能力。”
米奇在自己能力方面向来坦诚,自己弄不来就是弄不来,不然他也不至于从华夏把庄羽找过来帮自己创作一个人物角色,陆泽对此也不意外。
抗日之兵王傳說
“新招的编剧们呢?”
“一样没头绪,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弄一个小成本的大IP,这太难了,只能慢慢去做,急不得,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增加公司的影片底蕴,从上个月,我就开始收片子了。”
收片子,顾名思义,就是在市场上寻找一些个人投资拍摄的电影,通过买断或分成的形式合作,代为发行到录像带市场甚至是院线。
通常来说,个人投资的电影大部分都是由业余导演或新人导演拍摄完成的,由于手法相对稚嫩,演员大多没有表演经验,且制作成本低廉,不管是画面效果还是听觉效果都十分粗糙,让习惯观看大制作的影迷完全没有办法接受,举个栗子,《四平青年》。
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中没有含金量颇高的电影存在,例如米奇和陆泽合作的第一部电影《效应》就是流入DVD市场而大获成功的典型例子,只是相比于海量的烂片而言,能找到好电影的概率微乎其微罢了。
可不管怎么说,在如今“环球兄弟”底蕴不足,且没有多余资金拍摄电影的情况下,他们能走的路,也仅仅只有这么一条。
“有找到不错的片子么?”
“哪儿有那么容易,多数找上门来的,说的天花乱坠,可实际上都烂的不能再烂,搞的我现在基本打消这个念头了,现在我唯一报以的期待,也只有下周末送过来的片子了,我有种预感,真要是运气爆棚遇到质量不错的片子,十有八九就是它了。”
“什么类型的?”
“恐怖片,我收到了部分剧本,看着还不错,挺有新意的,导演还是学院毕业,有专业功底,片名叫……好像叫什么……”
高二班記事 樂正雨楓
龍猿吞天訣 遙憶昔年
“《灵什么……鬼影实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