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vi2d精彩言情小說 前方高能 愛下-第九百七十九章 紅霧分享-uni5y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星辰大阵的强悍远超老道士的想像,以强悍的防守打破了他以往对于应敌法器的认知。
“好好呆在圈子里,不要出来。”
煞尸的嘶吼、攀爬声中,宋青小的声音传进老道士等人的耳朵里,令他愣了一愣。
这一刻,在欢喜的同时,也有许多疑问涌上老道士的心里。
他目光之中闪过诸多复杂的情绪,最终却被他硬生生的压了下去,化为一声低喝:
“听到了吗?不要出去,呆在圈子里。”
宋长青也跟着重复他的话,跟周围人吩咐:
“不要出去。”
大家又慌又怕,四周都是铺天盖地的尸群,源源不绝。
江底‘咕噜、咕噜’的气泡声响中,那攀爬声不绝于耳。
红光映照之下,大家像是坠入了十八层地狱,腐臭的味道、狰狞可怕的尸群,形成这些人毕生难忘的梦魇。
“青小,你也进来。”
危急时刻,老道士担心小徒弟安危。
他虽说亲眼目睹宋青小斩杀沈太太一家四口的神通,可此时的尸群数量太多,且这些腐尸不知死了多少年,沉寂在河道之中,此时皆被阴煞之气一一唤醒,数量多了也实在惊人。
综时空历练记
既然这星光有如此威能,他也希望宋青小躲进这圈子里,避上一避。
老道士忧心忡忡的目光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她仍背对着众人,盯着大江的方向,听闻老道士的话后,并没有转身。
‘呼啸’的阴风吹得她散碎的头发如同漂浮的海藻般飞扬,裙角的轻纱被高高撩起,上面像是氤氲着蓝色的烟雾,往四周散逸。
‘咚!’
一声重响传入众人耳膜之中,震得江水都像是要沸腾,发出‘汩汩’的响声。
眉飞色舞
‘咚咚咚!’
紧接着,一阵震耳欲袭的疾响打破了江面的静谧,甚至将煞尸的嘶吼、动静都压制了下去。
全新法则
老道士先是一愣,紧接着气血翻腾。
本身已经受伤的身体在这声响之下受到极大的影响,灵力开始在他体内穿横,冲击着筋脉,再度加剧他的伤势。
“这,这像是战鼓声!”
作为晚金年代出生的老道士,经历过战争,自然也听得出来这鼓声不对劲儿。
最为恐怖的,是随着这鼓声一响起,他发现远处江面的红光大盛。
血红色的光芒穿破黑雾的封锁,照亮了整个江面,使得黑船蒙上了一层红光。
流涌的江水化为血红,本来就已经十分凶悍的腐尸群,在听到鼓声响起的刹那,更是像受了什么刺激一般,变得异常凶狠!
它们前赴后继的冲击星辰大阵,一时之间腐肉残肢乱飞,灵力的气劲形成疾流,不绝于耳。
星辰大阵之外,这些腐尸被斩杀的残碎尸身很快堆积了厚厚一层。
“杀!”
一道仿佛由万千将士所组成的嘶吼从红色的光幕之中传了出来,震人心神,骇得普通人双股颤颤,肝胆俱裂。
这一声‘杀’字刚一出口,江水化为层层巨浪席卷直下,气势万分惊人。
船上原本饱受煞尸之苦的众人一听到不对劲儿,强忍内心恐惧抬起了头,恰好就看到了那被染红的江水奔腾而下的这一幕,纷纷发出绝望而又惊恐的尖叫声:
屌絲驅鬼師
“啊——”
“救命!”
“船要翻了!”
这样大的浪头,不要说一艘黑色的小船经不起它猛力一击,恐怕就是再大一些的官船,在这巨浪击打之下,也要碎裂。
现时煞尸围攻,尚有星辰大阵阻止。
若是浪打船翻,到时众人纷纷落入水中,恐怕难保活命。
美女保鏢愛上我
‘喝!’
‘嘶吼!’
煞尸的咆哮声响中,众人顾不得船舷攀爬的煞尸,纷纷散开了些,想要各自抓住船舷稳住身体。
一嫁再嫁,罪妃倾天下
“别乱动,别离开圈子!”
老道士伤势极重,一看情况乱了,不由喊了一声。
可是大家早就已经慌了神,这会儿如无头苍蝇一般乱冲,甚至混乱之下撞击着他的身体。
宋长青顾不得其他,只得勉力将受伤的老道士护住,一面也冲着众人喊:
“别乱动,不要离开圈子——”
话音刚落,有人在推挤之间被撞往星辰大阵之外。
阵外围守的匍匐尸群直立起上半身,探出双臂。
“啊!”
那被挤出的正是前往沈庄探亲的男人,惊呼声中,慌乱的向前面的人伸出手,想要稳住自己的身体。
但下一刻,星芒大震。
清冷的光辉瞬间亮了起来,‘卟’的轻响声中,将他半个落出的身体绞碎。
‘刷刷——’
殷红的血沫化为雨雾乱飞,先前还慌乱异常的众人,瞬间石化在原地,瑟瑟发抖不敢出声。
那男人的惨叫余声未绝,无头的尸身栽落下地。
血腥味儿刺激着尸群,令它们更加躁动不安。
星辰大阵不仅是能护住阵内的人,同时更是一大杀阵,进入阵中的人是生是死,全凭宋青小的意志。
“……”
众人只看到这阵法先前杀煞尸,保人命的一幕,现在看到有同伴被毫不留情杀死,其刺激不亚于第一次见到吴婶被女鬼附身时的场景。
“为,为什么……”
老道士先前喊了半天没有作用,此时一旦有人死了,倒令众人乖顺。
众人强忍心焦,坐回原位,强忍内心恐惧,又恨又怕的问:
“这,这不是杀僵的法阵吗?为什么,还会杀人?”
“我说过了,好好呆在圈子里。”
宋青小的声音传进了众人的耳中,平静得像是不带半分情绪,令大家不由自主的心生寒栗。
不知为何,这群人敢于质疑面冷话少的老道士,却不敢在此时顶撞宋青小的话语。
她说完这话,远处滚腾而下的浪流已经冲刷而至,带着震天水声,撞击上船体。
“啊……”
大家顾不得再去管星辰大阵杀人一事,都怕船身在这巨浪的冲击之下碎裂。
可是众人预期之中的碎裂声响并没有传来,水浪连成一排,如倾塌的大厦般,正在这时,宋青小握剑的手迎着巨浪一斩——
‘嗖!’
剑气化为银河,将血红色的巨浪撕裂。
银芒之下,浪头一分为二,所到之处被剑气冻结,往船身两侧冲刷而开。
血红色的波浪如同咆哮的猛兽,以排山倒海之势从众人头顶、身侧‘轰’的奔涌而过,紧接着如瀑布般‘哗啦’涌落江水里面。
水浪巨大的动静将一些扒拉着船舷的煞尸打翻,而处于旋窝之中的黑船却十分稳固,仅只是微微一颠。
溅起的巨大波浪带着一股令人闻之欲呕的血腥味儿,如同疯涨的潮水,争先恐后的扑进船舱里面。
惊恐万分的众人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紧接着却感到船身一震——
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着黑船,逆着水流前行一般。
前方红雾翻滚,喊杀声震天。
翻腾的红云之中,像是又有一波更大、更急的巨浪翻涌而来。
‘砰!’
‘轰隆!’
惊天动地的声响不绝于耳,传至永清河两岸。
“这船怎么回事?”
江水滚滚而下,船没有人划行,却以极快的速度往那泛着红光的雾驶去。
到了这样的地步,众人都看得出来红雾之中危险至极。
以此时船行的速度,恐怕不出片刻,便会进入雾中。
惊魂未定的众人既不敢探头往四周去看,也想不出任何法子来。
不少人靠着船舷痛哭,一脸的绝望之色。
正在这个时候,宋青小突然开口:
“我去看看。”
说完这话,她将手一握,那被她握在掌中的冰剑便随即化为冰系灵力,涌入她的掌心里面。
这个时候,宋青小的存在对于船上众人来说,便如救世主一般。
听到她要前往那红雾之中,有人欢喜,有人不安。
“你要去哪看?”
老道士本来捂着胸口,强忍伤痛,深怕出声之后给她添了麻烦。
可这会儿一听此话,却又有些坐不住了,抓着宋长青的手,一下就站了起来。
“我去红雾之中探一探。”
说话的人是宋道长,宋青小终于转过了身来。
大家一听这话,先是一喜,但又想像到了什么般,露出焦虑的神色。
唯有老道士大骇,当即喝道:
“不能去!”
那先前出现的红衣女鬼摆明有古怪,她出现之后,永清河内钻出了这么多陈年腐尸作怪。
若非星辰大阵的守护,恐怕船上的众人早就被这些煞尸撕裂,化为冤魂沉入河中,永世不得超生。
女鬼说完话后,便离奇消失,紧接着红光闪现,红雾之中喊杀声震天。
隔着百十丈远,老道士都能感应到红雾之中的杀机,令他倍感不安。
“宋青小,我不允许你去!”
老道士深怕她不听话,又语气严肃的重复了一遍。
“红雾之中很危险,不要去,青小,你听话,我跟你大师兄都会保护你的。”
親近對,親熱錯
这位从下山以来,一直表现刚强的老道士,此时眼眶之中有浑浊的泪光隐现:
“我出门之前,求了祖师保佑,此行必定有惊无险。”
他这话不知是在安慰宋青小,还是安慰他自己。
说到后来,语气之中已经带了几分慌乱。
“我就是去看一看。”
宋青小微微侧过半张脸,飞扬的发丝贴在她脸颊边:
“您放心就是了,我很快就会回来。”
她耐心的和老道士解释:
“红雾之中有鬼魂作遂,牵引着这条船,如果不将它解决,会将船带进里面。”
那红雾非同一般,船只若进入其中,未必出得来。
虽说其他人的死活与宋青小不相干,可船上还有老道士师徒,她并不愿这师徒两人死在里面。
除此之外,自然还有更重要的理由。
如今大雾封境,黑船是前往沈庄唯一的‘通道’。
而若是黑船半途被吞噬,‘通道’被锁,她的任务自然也会受到影响,宋青小绝不可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会将星辰大阵留在这里,护你们周全。”她抬起眉睫,那细长的眉毛像是一柄清冽逼人的剑,压在她清澈的眼眸上面:
“如无意外,在船进红雾之前,我会回来。”
这是她的承诺,也是在安抚着老道士的忐忑不安。
可这会儿老道士哪里细想得过来这些,他只是不停的摇头:
“不行,我不允许你去。”
“道长,让她去吧。”
其他人一听宋青小要将星辰大阵留下,都隐晦的露出松了口气的神色。
“宋姑娘吉人自有天像,自有神灵相助。”
星辰大阵的厉害大家已经见识过,正如宋青小所说,只要老实呆在圈中,便不会出问题。
如此一来,大家安全暂时得到了保证,这些煞尸不能伤他们分毫。
与此同时,宋青小又能进入雾中,若是可以将那女鬼、沈庄的事情解决,岂不是两全其美?
“宋姑娘身手不凡,定不会有事的。”
大家深怕老道士阻拦,你一言我一语的劝阻。
“闭嘴!”
之前一直以来表现得宽容正义,就连面对沈太太有心刁难的时候,都展现出道家风范不与她一般计较的老道士,此时如同一个被激怒的老父亲般:
“你们劝的人可愿让你们的儿女骨肉前去冒险?”
他急怒攻心,瞪大了眼,怒视着周围的人。
大明龍權之破軍(已完結) 劍負蒼天
其他人在他瞪视之下,心虚的别开了脸,老道士更觉得不甘:
“若是不愿,为何要让我的孩子去冒险?”
“我们力有不足——”
“住口!”老道士声音嘶哑,大声的骂:
“你们之中不乏少壮之辈,却也龟缩不前,你们这会儿如此口出狂言,不过是仗着有这阵法相护,不如让青小将阵法收走,大家各凭本事,能活几时便到几时。”
“那怎么行——”
其他人一听他这样说,都不由面色一变:
“上天自有好生之德——”
老道士也不理他们,只是看着宋青小:
“别去。”
说话的功夫间,船又前行了数十米,那红光越来越亮,若隐若现的血腥味儿中,江上的红雾已经往这边缓缓的飘移了过来。
宋青小又将头转回江面,她心志坚定,事关任务,这会儿下了决心,又哪容易被人撼动心意:
“您别担忧,我去去就回来。”
异世妖兵 酒醉的芭蕾
她说话的同时,抬腿踩上了船舷。
那船行的速度很快,可她身体却站得极稳,一踩上船舷,便只听‘哗啦’巨响中,一股江浪拍打而来。
只是浪花在碰到她身体的刹那,便像是被某种力量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