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jx04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第126章:佛子大人,請留步(04)閲讀-9mq7w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唐果又夹了一筷子酸笋放进玄尘碗里,镇定自若地说道:“每个人,哦,不,是每只鬼都有自己的行事准则,佛子大人又何必以自己的规矩,将所有人都框在其中呢?”
玄尘:“你这是混淆视听,阴阳有别的条例并非贫僧定下的。”
冥瞳之菲愛
荷香田
唐果拿着个素菜包子,耷拉着眼皮,淡淡地说道:“佛子大人可曾想过鬼城为何能存在?”
玄尘陷入漫长的沉默中。
他听过鬼城的传说,唐酥当初成为鬼王后,将长楹府里的敌军全部杀了,获得了长楹府枉死的幽魂信仰,成为了人间鬼神。
天道是允许她存在的。
她的存在的理由,就是阴魂可以向活着的人复仇。
但这只仅限于愿意接受麟磬鬼王庇护的阴魂,不属于麟磬鬼城的阴魂向活着的人下手,肯定会被正道诛杀,或则是地府的鬼差追捕,在这夹缝中生存。
……
工地狗與富二代的修仙生涯 戰五工地狗
唐果见他大概是懂了,一手拉过他的手腕,将素包子塞进他手里:“尝尝看,这包子做得倒是非常不错,里面的素馅用料十分新鲜,我也是好久没有尝过这般鲜香的食物了。”
常清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唐果拉着玄尘的左手,感觉这位鬼王真的是非常……大胆。
佛子身具佛骨,一般的鬼怪都不敢靠近他的身边,就算鬼王有佛性,能得到佛祖的少许护佑,但她终究是只鬼,不是人,靠近佛子对她只有害处,没有好处。
唐果对此倒是不在意,触碰玄尘的确会让她有些不舒服,但是也不是不能忍受。
更何况她也不是要天天抱着他,偶尔接触一下,还是没问题的。
……
玄尘看着手中白白胖胖的包子,下垂的视线落在手腕上那几根葱白的手指上,她指尖的温度像冰,弯起的眼角像冷月,但扬起的笑容却像冬阳,温度不高,却能驱逐黑夜,重启黎明。
她的手很快脱离,拿起筷子后又开始进食。
常清将盛好的白粥往玄尘面前推了推,低声道:“小师叔,粥快凉了。”
唐果叼着包子,吃了口酸笋眯起眼睛,小镇上空的日光慢慢破开雾霭,穿到了原木色的旧窗前。
玄尘低头咬了口包子,安静地用餐,他这个样子动静皆宜,犹似墨画中芝兰温雅的贵公子,若不是那颗锃亮的光头,说是流落在外的皇室贵胄,她也是愿意相信的。
唐果喝掉最后一口粥,用帕子擦了擦嘴角,烟灰色的旧帕子躺在她掌心,一道洁净术甩过去,帕子又恢复干干净净的模样。
常清看了眼那块帕子,很旧的颜色,上面绣着金线地涌金莲,栩栩如生。
他感觉……有点不太搭,就那株地涌金莲和帕子的用料。
唐果摊开手道:“给我吧。”
玄尘愣了一下,呆呆地看着她。
唐果张了张手,扬起下颚:“蛟铃。”
玄尘这才发现自己刚刚将蛟铃挂在手腕上,但是动作间皆没有声响,他便忘了。
从手腕上将蛟铃取下,他递还给她,歉疚道:“贫僧刚刚……”
哈利波特之至尊荣耀 战力爆表
“没事。”唐果打断了他的道歉,将蛟铃重新系在腰间,托腮道,“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放任那只魅鬼去报仇吗?这几日要不要跟我同行?”
玄尘迟疑了几秒,微微颔首:“可。”
常清扭头看着唐果,问道:“唐姐姐,包吃住吗?”
唐果被逗乐了:“你们佛门出门不是可以化缘吗?还蹭我的?”
常清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勺,羞涩道:“我和师叔的盘缠不多了,上官施主请小师叔除祟,答应付三百两报酬……”
唐果哑然失笑:“合着,我要赔偿你们的损失费啊?”
玄尘看了常清一眼,低声呵斥道:“常清!”
常清头皮一冷,立刻缩了缩脖子。
唐果见状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好啊,我给你们造成损失,之后再帮你们找一单生意,让你们赚回来。”
常清直直地看着她,惊喜道:“真的呀?”
“嗯,我是鬼王嘛,一言九鼎的。”
唐果收回了手,看向玄尘缓缓说道:“可用完早膳了?”
心猎王权
玄尘放下筷子,点了点头:“嗯。”
常清飞快地将白粥倒进嘴里,然后拿走了盘子里最后一只包子,笑得一脸可爱:“我也吃好了,唐姐姐。”
唐果被常清“姐姐长,姐姐短”叫得心情舒畅,捏了捏常清的小脸,感慨道:“常清真可爱,这得吃了多少可爱多啊……”
常清将脸从她的魔爪中拯救出来,往玄尘身后挪了挪,探出头看着唐果道:“别捏我脸,师祖说了,小和尚的脸不能给女施主捏。”
唐果忍俊不禁,笑得花枝招展,伸手扶了扶额角:“不给女施主捏,可以给男施主捏吗?”
常清有些纠结,看了眼玄尘,低声说道:“师兄们有时候欺负我,会捏脸。”
成仙路 西逝水
唐果:“……”
这可真是个小可爱。
玄尘看着唐果探着身与常清说笑,眉头压了压,唇角抿成了一条直线,隐有些不开心。
他其实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会不开心,只是觉得她的轮廓、表情,还有气息,之余自己都格外熟悉,好像很久很久之前便熟识,他应该是了解她的,的确喜欢笑,喜欢逗弄别人,但不是眼前这张脸——鬼纹黥面。
天地儒侠东方害丑
“唐施主打算去哪儿?”玄尘捏着檀木佛珠礼貌地问道。
唐果站在他身前,微微偏首笑盈盈地说道:“那只魅鬼暂时还不会对上官老头下手,所以我们待在德裕镇也没什么事,我估计那老头会派人来接你入府,你既然已不打算插手我鬼城之事,那么最好便不和他扯上关系。我们这两日先离开德裕镇,去下面的元齐村看看,如何?”
玄尘稍稍愣了一下,迟疑地问道:“唐施主为何要去元齐村?”
“听说,那里也有一只厉鬼。”
唐果笑得一脸神秘,虽然没人请她去除祟,但原剧情中有说过,青山派小道君裕策就是为了元齐村的厉鬼,这才撞上了女主饶尹要嫁给宋举人,由此牵连出一系列的狗血虐恋剧情。
玄尘点了点头:“可,唐施主带路。”
唐果手中拿着那把破破烂烂的铁剑,带着玄尘和常清出了客栈,她停在桥岸的青石板上,低头看了眼深入水中的青石台阶,向一旁的乌篷船家招了招手。
“船家,元齐村去吗?”
蹲在乌篷船头正在洗竹篓的老叟立刻应道:“去的,姑娘稍等。”
玄尘立在她身边,垂眸道:“唐施主,我们的盘缠路上用完了……”
唐果看着他微红的耳尖,摇摇头道:“我带你们去,自然是我付路费,佛子大人无需为这些俗物操心。”
常清拉着玄尘的衣袖,小声夸道:“小师叔,鬼王大人真是只好鬼……”
玄尘:“……”他怕是没见过唐酥一口吞一只厉鬼的样子。
他十五六岁的时候,在佛宗大会的试炼之地可是见过的,白衣轻纱从满是阴煞的绝地中穿过,不染片尘,她裙摆脚边、走过的黑土上,皆是缓缓绽放的优昙花,花开刹那,万鬼哭嚎,花落顷刻,厉鬼噤声。
除了先天六道划分时,劈开了郢都鬼城,这茫茫人间,也就只有她一个鬼王能自由行走。
鬼王是只好鬼,这怕是此世间最可笑的赞美。
諸天復蘇
……
船家将乌篷船撑到岸边,三人陆续踏上小船,常清是最后跳上来。
他腿短,跳到船上的时候,让小船左右摇晃起来。
唐果被没防备,身形踉跄了一下,险些翻到进河里,一只柔软的手托住她腰肢,那只手有些硌人,掌心贴着的是一串檀木佛珠,一颗颗被盘出包浆的珠子,硌腰。
“小心。”
玄尘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单手抓着他的手臂,回首去看他的脸,只看到线条优美的下颚,和修长的脖颈,以及圆润漂亮的喉结。
“谢谢。”
唐果柔韧的腰肢扳回了倾倒的上半身,脚下微微用力,船身顿时稳定下来。
她唇边染笑,转身垂眸谢过,目光落向挂在他左手虎口的佛珠,散发着淡淡的佛光,灼伤了她腰肢左侧。
玄尘回头看向发现自己闯祸的常清,训斥道:“下次不可如此莽撞。”
常清垂首认错:“是,弟子知错。”
唐果走到船头,拉了一张小凳子,斜靠在乌篷船舱边,回头问道:“佛子大人,要不过来坐?”
玄尘坐在船舱内,摇了摇头。
唐果也不勉强,看向常清笑得一脸柔和:“小和尚,那你过来坐。”
常清下意识地看向玄尘,唐果在玄尘开口前,便绝了他开口的机会:“小和尚,做人要有主见,不能事事都听你家小师叔的。你家佛子大人固然地位超然,但他也没在世间历练几回,你不如跟我坐,我给你讲讲游历趣事,也好过你跟你家小师叔那个闷油瓶子两相对坐,却又一路无言。”
百戰成神
玄尘清淡的目光扫向她:“……”
闷油瓶子?说的是他?
这女鬼,怕是没接受过佛门圣子的毒打!
常清觉得脊背发凉,但是他第一次外出,虽一路上和玄尘历经了些事情,但玄尘的性格太沉闷,话少,只有在他问得次数多了,才会开口给他讲一些道理,但他其实有时候听不太懂。但鬼王大人却不一样,她话多,而且相处起来也没压力,甚至还颇有些亲和力,他当然是非常喜欢的。
小和尚也没有偏见,毕竟世间妖魔鬼怪太多,也不能一概而论。
所以他看了玄尘一眼,低声道:“小师叔,那弟子……过去坐坐?”
玄尘:“……”
这才认识多久,就被女鬼拐了!
“去吧。”
玄尘无奈,只得低低叹了口气。
抽空一定要教教常清了,孩子虽然长大了,却不知道防火防盗防女鬼,以后怎么独自出来历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