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ksh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璀璨王牌-第兩千一百零五章 三高戰之正面施壓看書-dyno7

璀璨王牌
小說推薦璀璨王牌
无比强硬的投球姿态。
在拿下东条出局数之后。
面对着仓持的第三轮打席。
天久展现出来的这一股威压感。
直接令打击区之上的仓持都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连续两球的压制。
“第三球!”
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球数的浪费。
“咻!”
笔直穿插进来的球影。
强点之上的攻击。
“唰”
已经是退无可退的仓持。
那用力摆动出去的球棒。
“乓!!”
稍偏的角度上。
那所撞击而起的球影和球棒。
落下的一声剧烈响声。
“魂淡家伙!”
想要强行遏制下来的球棒。
那硬生生朝着左侧位置横扫出去的小球。
“咻!”
飞窜的光影。
“砰!”
明显穿越不出去的弧线。
“哒哒哒哒哒哒”
只能是勉勉强强所营造出来的跑垒机会。
“啪!”
然而!
这不够刁钻的一击。
还是被安达轻松拦截下来。
转身朝着一垒方向飞传过去的小球。
“岂可修!”
纵使仓持已经是将吃奶的劲都使出来,疯狂朝着一垒方向狂飙而去,但安达的反应同样很快。
无限逼近到一垒面前的仓持。
那一样在半空疾驰的球影。
“哦哦哦!?”
“好快!?”
明明都是展现出了令所有人都叹为观止的跑垒速度。
然而!
就是在那最后一步上。
“啪!”
所无法越过的距离。
“出局!”
仓持还是被直接拿下了一垒封杀出局。
咫尺距离的垒包。
比对着那所落下的裁定话语。
仓持只能是铁青着脸,无奈停下自己的脚步。
而在高点之上。
看着仓持那几乎就差点要上垒的位置。
即使内心里早就知道。
而且也不止一次看过。
但是每一次看到仓持这样的神速跑垒。
天久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一抹惊容而来。
“稍微偏离一点点就都可以强行上垒吗?好险!好险!”
天久深吸一口气,在内心里暗暗想着。
“哦哦哦!极限距离下的把控,却还是偏差一点,不够刁钻的打击,市大三高的游击手,安达君反应同样很快,飞快拦截下来的小球,径直传递到一垒之上,最近距离下的封杀出局!青道猎豹无法实现自己的上垒意图,二出局!!”
“这都可以跑到那个位置么?真快啊,青道猎豹!”
“可惜还是出局了,天久投的真好啊,野手的反应也够快!”
“仓持已经是尽力了啊。”
“只能说三高的守备也不是吃素的!”
棄婦也瘋狂 水芯影
“天久的状态真的是越来越好了啊!”
非常刺激而又惊险的对碰。
最重要的是仓持的跑垒。
明眼可以看的出来。
但凡只要是给这位青道猎豹一丢丢的空隙。
他就绝对可以登上垒包。
遗憾的是。
三高必定不会给出这样的机会。
天久光圣的投球也是全方面遏制住了仓持的发挥。
第三次被压制下来,从而无法上垒的青道一棒。
不要说当事人的仓持了。
板凳席里,看台之上的青道其余众人都是在这一刻忍不住失声。
天久状态这么好!?
自家猎豹大人又屡屡无法上垒?
那到底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才可以攻略下这位三高王牌啊?
第六局下半。
第三轮上位打线。
却仍然还是迎来了二人出局,无人上垒的局面。
“第二棒,二垒手,小凑君。”
越到终盘。
这越是变得丝丝急躁起来的情绪。
哪怕选手们很清楚要自我进行把控。
但这样的落后局面。
真的不是说自己就可以轻易控制下来的情绪。
“擅长使用木棒的可爱少年嘛?嗯,就这个颜值,的确也是相当之高了啊!但是,一看就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啊,粉毛少年!”
“playball!”
惯例性的内心吐槽话语。
比对着那所落下的高亢话语。
投手丘之上。
天久眼角处闪露出一缕淡淡笑意。
那随之高举而起的臂膀。
替身娘子傾天下 陌阱
集中于一点之上。
“轰!”
轰然炸裂开来的气浪。
下一秒。
“咻”
飞闪而出的球影。
近点位置上。
所映入到春市眼帘的这一球。
烁然间的光影。
春市那一反常态不是下压,反而是抬高的臂膀。
几近于是以着捞打的方式。
侧下角度。
所故意避开的重压轨迹。
“哒!”
巧妙的角度。
精细的技巧。
“什么?”
“不是吧?”
那所被春市精准拦截下来的这一球。
“咻!”
轰然飞闪出去的那一刻。
“哒哒哒哒哒!”
高空飞驰的光影。
飞速越过了内野高空。
那所径直比临的中外野最深远位置。
“哒哒哒哒哒!”
那在底下飞奔的宫川。
瞅准的小球落点。
堪堪飞扑出去的身影。
却还是偏差两三个球位的距离。
所重重砸落下来的小球。
“砰!”
“哦哦哦哦哦哦!”
“春市!”
“nice!!”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声落下。
“哒哒哒哒!”
于一垒板凳席里青道众人欢呼之际。
“安全上垒!”
抓住这个机会的春市,果断选择绕过了一垒,稳稳踩在了二垒之上。
这所落下的高亢裁定话语。
应对着投手丘之上天久那略显错愕的表情。
“哇哦!”
“nice打击啊!”
“居然在下面的角度来打击吗?”
“而且还是木质球棒,真的厉害啊,小凑!”
“啧啧!论球感和技巧,春市的确是要比他哥哥更胜一筹啊!”
“天久也有些没有料到吧?”
“虽然已经是二出局了,但是得分圈有人,轮到清垒序列,青道还是有机会的啊!”
非常微妙的局面。
二出局,二垒有人。
“第三棒,右外野手,白州君。”
迎来的第三轮清垒序列。
“真是的,一个个都不能够小瞧啊,这群家伙。”
投手丘之上。
天久侧身看了一眼那在二垒之上微躬着身躯的春市,回转而来的身影,看着那踏上打击区气势雄浑的白州健二郎,天久轻轻扶正一丝自己的帽檐,瞳孔里下意识流露出一缕极其凌厉的寒芒而来。
“上吧,白州!交给你了啊!”
“三棒大人,拿下一支来吧。”
“一本集中!”
“健二郎!拜托你了啊!”
关键时刻的对决。
这所要正面迎上的彼此。
“光圣!”
本垒之上。
那轻轻移动位置的三高正捕手高见晃人。
所直接在底下比划出来的手势暗号。
“啊,我明白的,高见!没问题啊!!”
彼此对上的视线。
那紧绷而起的肌肉。
“playball!!”
在那主审裁判的话语高亢落下之际。
凝聚一点之上的神经。
感知着球面之上的缝线质感。
“第一球!”
入目之处。
所看到的球套位置。
“轰!”
身形前压的那一刻。
“咻!”
天久用力朝前摆动的臂膀。
一道寒芒从这一刻跳动而出。
笔直飞窜而进的小球。
“来了!”
正面强袭而至。
迫入到内角上空的球影。
“唰!”
白州眼神一凝,同步踏出的脚步。
没有丝毫的停顿所摆动起来的臂膀。
“乓!!”
提前量稍微大了一点点的打击。
仅是蹭到末端的小球。
“砰!”
来不及克制下来的球棒。
反弹出去的球影。
径直越过了边界线上空。
落到界外而去。
“界外!”
那高亢的裁定话语随之响起。
“第二球!曲线球!”
一球压制。
二球诱导。
在第一球的内角直球强袭得手之后。
第二球!
高见那果断比划出来的暗号。
搭配上的投捕。
“咻!”
那从而随之挥舞而出的臂膀。
一道光影耀现。
所径直飞闪出来的小球。
正面位置。
没入进来的那一刻。
十年漂泊十年青春
“唰!”
掠过的黑影。
所勾勒出来的那一道精准弧线。
侧上位置的直袭。
斜下角度的弯曲。
虽然是有所准备下的挥棒。
然而那过度犀利的球影。
还是落空的球棒。
將軍,你馬甲掉了 水際
“啪!”
折射而入。
一声清澈的响声落下。
“好球!!”
主审的裁定话语也是嘹亮喊出。
“OK!OK!追逼了!”
“nice,天久,进攻到底吧。”
“你绝对没有问题的啊!”
“光圣!”
强势而又精准。
华丽而又刚猛。
这属于天久光圣的个人表现舞台。
看着步步紧逼的天久。
打击区之上。
白州那用力攥紧起来的球棒。
“第三球!”
还是一如既往的满满决胜态势。
高点之上。
于天久高举臂膀那一刻。
二垒位置。
“轰!”
小凑春市那果然起跑的身影。
“盗垒!”
“嗯!?”
这突然其来的强袭。
“咻!”
已经是收不回的臂膀。
那闪耀飞出的小球。
正面角度上。
“嗯!”
稳稳下压的态势。
白州那夹紧的臂膀。
“哦哦哦!!?这是要强攻了吗!?”
“青道!?”
“能成功么!?”
挡得住。
亦或者是挡不住!
瞩目的视线。
进逼到本垒面前的小球。
“唰!”
映入到瞳孔里的球影。
判定的角度。
白州那丝毫没有保留倾泻而出的力量。
迅猛的球棒。
想要拦截下来的小球。
“不好!”
刹那间。
全球諸天在線
那所折射的光影。
“乓!!”
旋转的轨迹。
那所仅是蹭到一丝的球锋。
“咻!”
“哒哒哒哒哒哒”
半空弹射的小球。
“呵呵!”
明晃晃的投手正面强袭球。
“砰!”
“哦哦哦!?”
“啊啊啊!?”
落地发出的重响。
应对着那扬起的尘土。
“啪!”
身体前倾的天久。
轻轻松松将这一球囊入到自己的球套里。
根本就不去管快到三垒的春市。
而是转手之间。
“咻!”
将小球朝着一垒方向甩射出去。
“啪!”
堪堪起跑没有几步的白州。
“出局!”
便是被直接封杀在了一垒面前。
“三出局,攻守交换!”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干净利落的投球。
所折服下来的第三个出局数。
比及那高亢的裁定话语落下之际。
球场之上。
“哦哦哦哦哦!”
“还是没有办法突破啊!”
“六局零分,太恐怖了吧,天久。”
“青道是真的有点难了啊。”
恐怖无比的投球。
这不仅仅是因为天久本身实力很强。
最重要的一点。
今天的天久居然到目前为止还是零失误!
这对于任何一名投手而言。
都是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
控制失误率这固然是一名顶尖投手应该要做到的事情。
千萬別讓我遇見你 月明若心
但要做到百分百零失误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天久当然也做不到这一点。
但是!
场场做不到。
不代表着单独一场做不到!
很显然。
今天的天久是真的状态爆棚。
傻妃太逍遙
从最基础的控球到最重要的节奏掌控。
第一局到这第六局里。
足足六局的投球。
天久都是按照着最佳方案在投球。
原本实力就强的情况下。
还可以做到几近于自己当前状态的最完美投球。
这也是青道无法找到突破口的缘故。
哪怕是凭借着自己某些方面的优势,稍加一点运气敲出一支安打,但只要后续的打者无法再进一步,打线就根本窜连不起来,茂野是如此,降谷是如此,刚刚敲出安打的春市也是如此。
当然,三支安打对于青道而言,这已经是很难看的数据了。
只是天久给予的压力太大,太大!
大到强如青道都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
于这一刻。
茂野看向天久的视线,终于是将这位三高王牌和那位自己毕生的劲敌——东京王子殿下成宫鸣给等同起来了。
“真的是一个厉害的家伙啊!”
茂野看着天久的背影,忍不住在内心里默默想着,明明都是有超过半年的空窗期,按理来说是不应该拥有如此恐怖实力的,但偏偏这个家伙就是可以奋起直追!
“自我的骄傲,还有去年的刺激么?天久君!我认可你了!但是这场比赛的胜利!本王牌绝对不会让出去的啊!”
茂野深吸一口气,瞳孔里闪烁出一缕特殊的亮光,低声呢喃说道。
自家监督没有选择让自己登场。
茂野很清楚其中的缘由。
固然有为后天决赛考虑,也是相信双投的原因在里面。
但更多的还是在于想要让自己集中于打击之上。
一如前面所言。
于青道高中目前最重要的不是守备。
農門醫香之田園致
而是攻击!
哪怕是在守备里冒着更大风险。
只要是在进攻环节里可以获取到更大的利益。
这样的置换就是有价值的!
有意义的!
能够理清这一点的茂野。
更是在这一刻彻底抛弃了自己王牌的身份。
全身心集中于一点之上的神经。
完完全全站在打者的角度上。
目标也很直接而又简单。
就是为了攻略下这位市大三高的王牌投手——天久光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