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mkjh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八章 品如看書-bldmz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
夏归玄低头看着殷筱如的眼睛。
她的眼神没有再躲闪,安静且清澈。
不是以前的故作媚意,也不是那种玩闹调皮。
就像她胸前挂着的水滴,最澄净的湖水。
继而有什么在湖水里漾开,柔柔的涟漪,荡进了夏归玄的心里。
小狐狸看似什么都不知道,跟一只憨憨的二哈一样,可当她需要知道的时候,她往往看得很清楚,只是不一定想说。
因为有时候有些事情,说出来了就不一定开心了……
就如一语道破他的“刻舟求剑”一样,那或许是无相以上的大能都未必剖得清的探寻。
那是狐王之魂的敏锐天赋,也是她自己懵懂之灵的纯澈。
如月映水。
这次也一样……她看似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其实心中很清楚的吧。
她意识到了这状况多半是有前世之灵正在觉醒。
一旦觉醒了,就不是殷筱如了。
“傻瓜。”夏归玄终于开口:“有我在,你怎么可能不是殷筱如?”
可说完这句,就发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
因为殷筱如清澈的目光变得有些危险,仿佛能看见一只狐狸在龇牙的法相呈现似的。
“我说这个……”她嘴皮子不动,从牙缝里挤出声音:“是为了让你秀一下你很厉害的吗?”
六道玄气诀
夏归玄:“……”
“我知道你很厉害……”殷筱如慢慢说着:“但你也在看着我,看我自己想不想变。对不对?隐在身边看着我,以前还试探着问我,如果让我做殷家之主……是不是都是这个意思?那……如果我想呢?不管你能怎么保证我的意识,那时候的我,也不是你熟悉的这一个了。”
夏归玄目光幽幽,没有回答。
殷筱如轻笑道:“你是不是想说你可以不顾我的意愿,强行把我固定在此时,固定成你熟悉的小狐狸,带在脚边卖萌?如果是……那你是什么心态呢?霸道的帝王,你不让我变,我就不许变?那你心中的我……是你的宠物,还是你的禁脔?”
夏归玄怔了怔:“我没有这么想的。”
“你确定吗?”
“……”
“你的犹豫,不就是两种心思在交战,还想瞒最聪明的狐狸!”
夏归玄哭笑不得,你……最聪明的狐狸……
可能是吧,因为可能真的说准了……
殷筱如的目光又慢慢柔了回来:“谁才是傻瓜……你是不是就在我面前是个钢铁直男?还是说你只喜欢享受被偷亲的感觉,然后偷偷换上公狐狸睡衣,表示你也很甜?唔……”
话语终究被堵了回去。
夏归玄恶狠狠地堵上了她的唇。
像是被一条条说中了心事的恼羞成怒,又像是“你作死我就成全你”的傲娇,又像是……真的想亲很久了,不想憋了。
两人的唇相接,一切的话语静止,双方的眼睛却没闭,近在咫尺地看着对方,场面也不知道是浪漫还是滑稽,怪怪的。
殷筱如眼里闪过一丝小狡黠,眨巴了半天眼睛,终于慢慢地闭上。
夏归玄心中掠过一串省略号,感觉自己是被狐狸精钓上了……但很快就把省略号甩到了九霄云外,也闭上了眼睛,恶狠狠地品尝。
你们要作,我还管那么多干嘛!
可是……
这次的亲吻,真觉得与在火焰之地里给焱无月种草莓的感觉不同、心情也不同。
被逼無奈造地府 缺壹朵花
網遊之霸刺 兔子的猜想
鳳奪天下,美男靠邊站
那次总有一种类似于“一夜情”的感觉,焱无月潇洒,自己也放纵,处于繁衍之息的影响之下,双方都蠢蠢欲动,事后双方都没打算黏黏糊糊。
也与时光之心里和凌墨雪的感觉不同……
那是欺负人呢,老奴隶主了……虽然感觉关系有些变味,可也不会太纠结的。
海贼王之天之王座 一斧分阴阳
可这次呢?
不知道……
小狐狸柔弱地在怀里,眼睛闭合,睫毛微颤,苍白的脸颊开始有了些红润,如同一朵清晨的小花。
唇是冰凉的,初始有些干涩,又很快柔润起来,温热起来,还有些香香甜甜的……
狐族血脉,天赋就是能让异性有最舒适的体验。
夏归玄的体验很舒适。
我是傀儡皇帝 將臣壹怒
其实殷筱如的体验也很舒适。
因为夏归玄其实也有狐族血统。
几乎可以感觉到殷筱如初始那种“狐计得逞”的狡黠与病弱娇柔的感觉慢慢消失,开始变得热情如火,略带紧张地抱着他手臂的小手忽然张开了,用力搂着他的脖子,啃得比他还主动。
夏归玄又感觉自己被钓了。
然后有些不服气似的,从拥在怀里亲吻变成了翻身将她压在了大床上。
气氛忽然停滞了一下。
————
两人气喘吁吁地分开,微微睁眼,都看见了对方眼里的欲望和迷离。
“我甜不甜?”殷筱如忽然问。
千古绝恋
夏归玄:“……”
两人又安静了一阵子,殷筱如低声道:“sindy……”
“嗯?”
“我以后会变成怎样?会变成一只真狐狸吗?就像……就像我全力催动天赋的时候,不知不觉地变出狐狸耳朵那样?”
仙緣之人 清淵也瀟灑
“那会是你的日常形态,人形反而要变化才行。”
“我、我觉得那有点可怕,看动漫狐耳娘很萌的,可现实里,人真长了一对狐耳可并不好看,只会让别人觉得怪怪的……”
“所以其实你本来挺拒绝这血脉,从来不去开发自己的天赋并不是单纯因为更适应人类科技,而是自己在回避狐狸耳朵?”
“嗯……”
“没那回事,挺好看的。”
“可别叶公好龙啊。”殷筱如咬着下唇:“我现在变出来,你还敢亲么?”
随着话音,耳朵慢慢地变成了可爱的狐耳。
夏归玄后仰看了一眼。
殷筱如有些紧张:“是不是觉得没有想象中的萌,反而有些心里发毛?”
夏归玄忽然笑了。
“你、你笑什么!呃、呃??”
殷筱如瞪大了眼睛,眼睁睁地看着夏归玄也长出了一对狐耳。
和她一样的雪白毛色,只是她自己的看上去很可爱,而他的看上去……很帅。
“是不是很帅?”夏归玄伸出食指撇了撇她的嘴唇:“你是小狐狸,我就是公狐狸。”
殷筱如怔怔地看了一阵子,眼眸渐渐媚成了一滩水:“公狐狸……要和小狐狸交尾吗?”
“你喜欢被人看春宫吗?”
“呃?”
夏归玄的笑容忽然冷了下去,伸手往虚空一挥。
随着一声闷哼,重归于寂。
夏归玄淡淡道:“过来谈谈吧,无论是狐王还是照夜。”
虚空安静了一阵,又慢慢泛起涟漪,商照夜神色古怪地走了出来,站在床边抿嘴看着床上那对上下交叠的狐男女。
目光凝注在两人的狐耳上,久久不言。
“喂!”殷筱如跳了起来:“你偷窥我们!”
“没有,我并不敢偷窥父神。”商照夜神色怪异地道:“只是……灵魂共鸣,你激烈的情绪和强烈的欲望,我能知道,并化为影像浮于识海……不是有意窥视的。”
殷筱如傻了:“按这样,我岂不是永远不敢和我家sindy爱爱!”
殓人心
夏归玄侧目。
你的关注点是这个?
难道不是该关注自己为什么会和对方灵魂共鸣吗?
商照夜也是憋了一肚子槽不知道怎么吐,夏归玄叹了口气,翻身靠坐在床头,又随手将殷筱如用在怀里,无奈地道:“商祭司,其实狼牙长老说得没错,这货脑子坏了,你还是不用寄予期待,不然会把自己气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