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9nu0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唐朝貴公子討論-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熱推-ahb8l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明堂中的老者似乎又沉默了下去。
很快,这明堂之中似乎开始念诵起了佛经。
这足以让天下震动的消息,似乎没有令老者的心情稍加一丁点的影响。
而站在外头的侍者,却似乎已经清楚怎么做了,而后,他的影子在名堂的窗格上消失不见。
秋日的长安城,北风呼呼,卷起了尘土,令树上的枯黄叶子落地,却又将它们扬起,这生命怒放之后的枯黄叶子,而今已是死去,可它的残尸,却依旧任风摆布,它们时起时落,最终跌入某个阴沟或是街坊的缝隙里,任由腐败,化入泥中。
长安城里的士子们聚集,他们除了读书,预备着即将而来的考试,同时也免不得要呼朋唤友,偶尔踏青游玩。
四面八方来的学子,总是通过彼此的闲谈,来增长自己的阅历和见识。
在这个时代,读书人并不只是比别人读的书更多,他们的阅历,也是无人可比的,朝廷不得不重用读书人,任他们官职,给他们高官厚禄,并非没有道理。
因为此时的天下,寻常的百姓,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十里地,他们的见识里,最多的可能就是某一处集市了。他们更无法与外乡人进行太多的交流,而交流本身就是见识的来源,他们和他们身边的人,所看到的都是十里地之内的事,知晓的也大抵是如此。
可读书人不同,世族子弟,亲朋好友遍布天下,他们通过书信,通过游历,通过考试,往往有游览过名川大山的经验,他们甚至与天下各州的人交流!
河南道的人,知道原来岭南有一种东西,叫做荔枝。来自蜀中的人,通过交流,原来晓得大海是什么样子。
就在这平安坊里,这籍贯不同的读书人们聚集的最多的所在,突然,一匹快马风驰电掣一般的奔过,竟是险些撞伤了一个货郎,街边一个半大的孩子,本是躲在靠近小河的青苔石上玩着泥,突然一股劲风呼呼而过,孩子吓得脸色煞白,他还未回过味来,那快马已是扬尘而去了。
沿街的酒楼里,不禁有许多人伸出头来谩骂。
可随即,银台的官吏已是吓的脸色霎时变了。
他们看着最新的急报,吓得竟是脸色苍白如纸。
这样的消息是瞒不住的。
因为很快,整个长安就都已经开始传出了一个可怕的消息。
陛下没有在宫中,而是出了关,可怕的是,突厥人突然反叛,上万的突厥铁骑,已将陛下死死围住,陛下手上不过百余禁卫,只怕此时,已是生死难料了。
李承乾随即被寻了来。
他虽为监国太子,可实际上,主要负责国家运转的,还是房玄龄和杜如晦等人。
何况此次陛下乃是私巡,根本就没有下旨令李承乾监国。
可作为太子,东宫的属官当机立断,其中以马周等人为主,立即请求太子即刻入宫。
李承乾整个心都是如乱麻一般的。
事实上,他也是刚刚才知道父皇居然跑了。
然后第二个念头是,父皇和陈正泰一起溜去了大漠,居然没有叫上他。
第三个念头,才开始觉得茫然又悲痛,父皇和陈正泰……没了?
他终究还只是个少年,是别人的儿子,也是别人的朋友,从前与兄弟的别扭,更多是身边人的反复挑拨,而如今……不禁眼眶红了,一时之间,哭不出来,便只好听马周等人的摆布,马周请他上车,他浑浑噩噩的上了车,令他立即去中书省,先见房玄龄,并且要以太子的名义,传唤长孙无忌这些皇亲国戚,还有程咬金、秦琼这些当初的秦王府旧将。
在确定了这些人的态度之后,也当立即入宫,去拜见他的母后。
马周此刻也沉浸在悲痛之中,可是他很清楚,这个时候,绝不是不管不顾,肆意悲痛的时候。
恩主生死难料,可是陈家还在,陈家的主母遂安公主也还尚在,越是此时,越要防范可能出现的意外!
只要有一点政治头脑,都能想到,皇帝突然没了,势必会有无数的野心家开始滋生出野心的时候。
他不断地告诫自己定要冷静,切切不可生出其他心思,不可让情绪蒙蔽了自己的理智,于是他脸色木然,一直搀扶着恍恍惚惚的李承乾,登车,而后骑上马,匆匆带着太子自东宫赶去太极宫。
太极宫里,其实已经乱成了一团。
李承乾到了宫门这里,必须下马步行,他看着巍峨的宫城,这个自己生长的地方,竟第一次生出了生疏的感觉,以至于行走时,他的小腿不禁哆嗦,他脸色也是木然,双目无神,只默然地埋着头随人走至中书省。
房玄龄等人,早已在此焦灼的等候了。
众人迎出来,其中不乏有人表现出悲戚和痛苦的样子。
尤其是房玄龄,他眼里浑浊,见了李承乾,宛如见了救命稻草一般,立即拜下行礼道:“殿下。”
“殿下……”众属臣纷纷行礼。
长孙无忌人等,一个个热切地看着李承乾,陛下的三个嫡亲儿子,现在只有太子李承乾可以托付了。
李承乾只木然地被人迎了进去,房玄龄等人道:“现在陛下只是生死未卜,只怕还要探听音讯……”
我們可以可以嗎
他话刚开始,马周突然道:“眼下当务之急,是太子立即传诏摄政,还有……大安宫的禁卫……理当换防。”
马周的话落下,许多人已是大吃一惊了。
大安宫乃是太上皇的住所。
实则马周乃是儒家臣子,他一直上书,劝谏皇帝遵从孝道的,甚至隔三差五,要求李世民应多去大安宫向太上皇问安。
可哪里想到,就在这个时候,马周却是第一时间站了出来,要求控制大安宫。
孝顺是一回事,但是防范于未然又是另一回事,现在国无主君,为了以防万一,必须采取必要的措施。
可此言一出,众人都默然了起来。
哪怕是房玄龄也很清楚,这件事是要承担风险的。
太上皇毕竟是太上皇,这个时候带兵去控制太上皇,即便现在扶了太子上位,可太子毕竟是太上皇的亲孙子,将来若是来个秋后算账,该怎么办?
更何况这件事,势必引发天下人的议论,这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啊。
马周看了众人一眼,则是慨然道:“若是诸公不愿如此,那么就恳请调一支军马予我马周,我马周前去,事急矣,此次陛下突然遇袭,实在是事有蹊跷,陛下行踪,连太子和臣等都不知,那么……突厥人是如何知道陛下去了草原?现在陛下生死难料,我等为人臣者,是该到了尽忠的时候,太子乃是国家的储君,我等当尽心竭力,确保宫中不出变故为好。”
房玄龄沉吟着,他自也是知道马周的话有道理,此时不禁对马周多了几分欣赏。
只是,他还是有些拿捏不定,这事不好轻易下决定啊,于是看向了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想了想道:“不妨先去见皇后娘娘吧。”
房玄龄沉吟了片刻,觉得有理,这事,还真只能是长孙皇后来拿主意了。
李承乾依旧是茫然着,似是任人摆布的木偶,他心里乱七八糟的,无数的事在自己心里划过,仿佛自己的人生里,两个重要的人,自己与他们的朝朝夕夕,都如电影回放一半!
意外贈品
有宦官躬身道:“请殿下立即去拜见皇后娘娘。”
李承乾便又被搀扶着站起来,木讷的由人送至皇后娘娘的寝宫。
长孙皇后听闻了讯息,其实已是昏厥了过去,而后慢慢的醒转,听闻了儿子到了,便将李承乾叫了进来。
李承乾愣愣的站在寝殿,看着自己的母后。
只一刹那之间,似乎因为见到了长孙皇后的缘故,突然……压抑在心头的悲痛和情绪突然如火山一般的迸发出来。
李承乾拜倒,匍匐在地,嘶声竭力的突然放声大哭着道:“母后,母后……父皇……父皇没了,陈正泰……也没了。前些日子,还都好端端的,怎么一下子,人就没了啊。父皇……父皇……”
他哭的惊天动地,脑海里掠过一个个的画面,人的成长,或许只是在这一瞬间,一下子的……李承乾在嚎啕大哭声中,几度还觉得不可置信,等他终于认清了现实,便又哭声雷动:“儿臣心里疼,疼的厉害,儿臣想了种种的事,想到父皇对儿臣的严厉,当初不以为然,可如今,却觉得弥足珍贵,这世上,再没有气恼的教训儿臣,对儿臣咒骂,对儿臣横眉冷对的人了……”
網遊之幸運痞尊 i路單行
边说着,那眼眶里的泪水就如断线的珠子一般的落下,口里又继接着道:“也再不会有人对儿臣嬉笑,不会有人教授儿臣如何在父皇面前邀功得宠,不会有人真正将儿臣视做自己至亲好友了……儿臣……儿臣……”
后头的话,已是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长孙皇后亦是感触万分,母子二人皆一脸悲痛,各自垂泪。
房玄龄等人不便进入寝宫,只能和长孙无忌等人一般,都站在外头候着。
他们急于希望太子立即出来,尊奉了长孙皇后的旨意,主持大局,生恐夜长梦多,可……
此时此刻,他们却又只能焦灼而耐心的等候,只听到里头的哭声如雷。众人也不禁黯然,有人垂泪,有人别着头,扯起长袖子,擦拭着眼睛。
马周急切,几次想要冲进去,可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他此刻,又何尝不是百爪挠心呢?恩主对自己……恩重如山,所谓士为知己者死,这等情感,绝不是寻常人可以想象的。
………………
一队人马,已至大安宫。
为首一个,正是裴寂。裴寂等人几乎是骑着快马抵达宫门的。
活色生香 六弦
裴寂乃是左仆射,虽然近来已不再管事了,可实际上,依旧还是宰相,地位与房玄龄等同。
而与裴寂一同前来的,则是萧瑀。
萧瑀乃是尚书省右仆射,同时也是李渊时期的宰相,只是……李世民登基之后,因为萧瑀乃是李渊的旧臣,自然重用的乃是房玄龄和杜如晦人等,疏远萧瑀!
萧瑀和裴寂一样,都是有宰相之名,却无宰相之实。
萧瑀乃是江南大梁的皇族后裔,当初正是因为招揽了萧瑀,方才令李唐在江南得到了人心,无论是裴氏还是萧氏,统统都是天下最鼎盛的名门。
而至于跟从他们身后的,亦有朝中不少的大臣。
这些年来,李世民新政,触怒了不少人,而李承乾性子和陈正泰相合,在许多人眼里,李承乾是不堪为人君的,裴寂和萧瑀二人都是宰相,有着巨大的影响和号召力,此时竟有不少人鬼使神差一般的跟着来了。
其中许多人,都是有名有姓的世族子弟,他们心里多有不满,而此时……好似一下子寻觅到了天赐良机一般。
中醫揚名(中醫高手) 笑論語
众人到了大安宫外。
守备见突然来了这么多人,心里也吓了一跳。
忙是有人出来道:“不得召见,诸相公何故来此?”
实际上,太上皇怎么可能召见他们呢?就算是想召见,也是绝不敢和这些旧臣们联络的。
裴寂听罢,率先冷笑。
他冷冷的视着守备,大喝道:“我等当初见上皇时,剑履上殿亦可,谁可阻拦?”
守备显然没想到裴寂等人如此强硬,又见随裴寂来的这些人,个个都是不凡,哪一个都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只好道:“容请通报。”
“事急,无需通报,我等当立即面见太上皇,丝毫也等不得。尔为领军卫郎将,可是出自弘农杨氏吗?我与你的三叔乃是密友,你让开,让我等入殿觐见。”
守备有些慌了,其实他也收到了一些风声。
要知道……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已经导致整个长安开始人心浮动。而至于整个太极宫和大安宫,也令人生出了焦虑之心。
这守备似乎既不敢得罪裴寂人等,可似乎又担心,这一次放他们进去,会令自己惹来祸端,一时竟是踟蹰难决。
萧瑀再无犹豫,他性子刚正,脾气也大,只道:“不必理会,立即入内,谁敢挡我!”
他竟率先而出,带着众人,竟是浩浩荡荡的入大安宫。
这守卫在此的领军卫上下人等,竟是瞠目结舌,可这个时候,谁敢阻拦呢?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