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garl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舉國隨我攻入神魔世界討論-第三百四十一章 無知者無罪讀書-ylt39

舉國隨我攻入神魔世界
小說推薦舉國隨我攻入神魔世界
这些人王,老人王很少,大多都是经过残酷竞争才爬上来的各分殿至强者。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白人也有黑人。
人王殿不分男女,种族,信仰,性格,民族,只以为自身自由为目标而努力的强者。
当一千多个八阶以上的强者从各分殿奔赴到总殿之时,他们发现总殿里已经集合了几十辆大型浮空军舰。
这些军舰,都是亚联盟之前派来接普通人的,而人王殿也准备好了三十万普通人,这次一千多强者都会随着军舰远度亚联盟。
一千多个至少八阶的强者,不少都是之前一直在分殿,这次还是头一次来总殿。
场面乱糟糟的,大家都是好奇打量着总殿。
人王殿总部还保持着之前的模样,土沙风格,但其深处却矗立着一尊十几米高的矿石雕像。
这个矿石雕像成人像型,面容清秀带着坚毅,体型修长俊美,身穿一层棱角分明的战甲,手持一把带着血槽的战刀。
强者们汇聚在这座雕像之下,有人发现总殿里只有这么一尊雕像,不由得猜测道:“各分殿里,先锋一位就已经难得,战将之位更是各分殿顶尖强者,可是在总殿,连我们的人王都没有雕像,这座雕像到底是谁,为什么有资格凌驾于我们的人王之上?”
不少强者都是新成员,能接触到的最高层就是人王,因此很多人都对这座雕像感到好奇,到最后加上群体情绪影响已经转变成了不满。
这些人都是信奉强者之人,加上长期在各分殿被各大人王熏陶,打心底认为自家的人王才是最强。
因此,越来越多人认为这尊雕像不配矗立在这里。
“这到底是啥玩意,真他娘的碍眼!”
穿越火線之最強傭兵 七品
一个白种人忍无可忍,狠狠踹了一脚雕像,极其愤怒地喊道:“总殿里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人像,你们谁认识啊!”
他环顾四周,可偏偏这里没有一个人认识。
老成员们,早就跟着各大人王去找邢易了。
“要不我们合力把它推翻?”有好事者鼓动着:“我们人王殿信奉实力至上,既然咱们都不认识,就没有得到民心,干脆推翻得了。”
周围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跟着起哄,嚷嚷着推翻。
花梨匣 晗泱
但还是有理智的人犹豫开口:“但是,这个人像既然是在总殿里,那咱们没有资格去动手动脚……”
方才那个白种人一听,顿时反应过来。
是啊,能矗立在总殿里的人像,肯定是对人王殿极其重要的人,这样的话,说实话自己压根没资格去动手。
可是火已经点了,周围人那会错过一场好戏,当即众口伐一地对白人嚷嚷起来。
“白老皮,你是不是怕了,怕了就走吧,哈哈哈。”
“我看啊,你的胆子还没有你裤裆里那玩意大,怂了就软了,软了就更小了哈哈哈。”
“真丢人,我们第九分殿没有这种口嗨货!”
腹黑小姐之霸道總裁 淺柏
“这货是你们第九分殿的啊,有这种怂包货色,你们分殿排第九真的是名副其实啊。”
“哈哈哈,第九分殿真的是吊车尾,专产吊车尾货色啊。”
周围人对白种人的嘲笑,很快就上升到分殿层次。
这让属于第九分殿的白种人脸红心燥,他嚷嚷着想要周围人闭嘴,可他的声音面对周围人,就像是小船对抗风暴。
根本怼不过。
白种人心中燥火万丈,忍无可忍仰天一声怒吼:“推翻就推翻,你们都给老子看清楚了,谁到底是那种黑鬼怂包!”
周围人骤然不再嘲讽,人人提起精神来看戏。
但是刚才那句话,有些声浪而且其中一个字眼……很刺耳。
白种人当即环抱人像,想要发力推翻人像,却突然发现自己面前出现了一片阴影。
最強特種保鏢 南陽
这阴影,将他笼罩。
他立刻分辨出,这是属于人的影子。
是一个非常巨大的人的影子。
我当地师的那五年 问柳
白种人下意识地松开了手,他发现面前的人群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道低沉声音就从他身后响起。
“你在这里……想推翻什么?”
隐婚老公,老婆你好! 三川
白种人心头一颤,他第一感觉这道声音十分耳熟,第二感觉自己好像刚才说了一个不该说的字眼。
黑鬼?
自己刚才说了黑鬼这个字眼?
白种人惊恐地抬头,发现面前人群中,所有黑种人都眼中燃火地盯着自己。
这时,白种人发现自己面前的阴影左边,伸出了一道类似于巨斧的影子。
巨斧?!
白种人惊恐回头,看到了阴影的主人。
同班同学
他惊恐望着那张铁血冷漠的脸庞,视野逐渐向右移动,最终定格在了那把闪烁着血迹的黑色巨斧之上。
“人王之手断头台,德莱厄斯!”
白种人被吓得肝肠寸断,认出了他身后的人,也反映过来周围人为何都是一脸惊恐。
他身后这人,是整个人王殿近十万强者都不愿提及的人物,那一把黑色巨斧前不久还血洗了一帮对第一人王大不敬的蠢货。
人王殿战力最强者之一,素有人王之手断头台之称的德莱厄斯,曾用一把黑色巨斧在人王殿内部格斗赛中,硬生生打败了两个人王。
本来那一战过后,德莱厄斯就可以问鼎人王之位,可他偏偏不当,非要跟在邢易身后当个战将。
所以白种人面前的德莱厄斯,不是人王却强于一般人王,其威名让他现在两股战战,不禁想要张口求饶。
可是下一刻,黑色巨斧轰然劈下,犹如雷光。
白种人瞬间吓瘫,捂住双眼等待死亡。
两秒之后,预想中的疼痛没来,周围一片寂静。
誤入豪門,總裁老公太粘人 落花不驚
他颤抖移开双手,发现自己面前站了一人,那人持着一棍弑神黑刀死死挡住了德莱厄斯的斧刃。
要没有这人,白种人必死无疑!
“谢……谢谢。”白种人望着那人的人王披风,感激涕零。
邢易回眸,淡淡扫了眼便收回视线,发力弹开了德莱厄斯的斧刃,“不用杀他,无知者无罪。”
从火影开始卖罐子
德莱厄斯默默收起战斧,规规矩矩低下头,犹如犯错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