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9r0w優秀小說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第二百六十八章 回家看看分享-yj9qu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小說推薦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穿成年代文里的极品悍妇
都是一家子的,就算生分了,也抹不掉过去一起生活的事实。
而且当娘的辛辛苦苦把老大顾知来拉扯到这么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当娘的都快要死了,哪儿有当儿子的不管不顾的?
可是当初顾知来一家子分家的时候,王玉梅一再而再的找事儿,本来瞧不起徐莹,更对顾知来也不咋好,到最后闹得两方不是很愉快,关系也不比从前好。
现在就怕找了,他们百般推脱不干啊。
仙古纪元 坠落无尘
“老二媳妇,你是不是傻啊,就算从前我们关系不好,可是起码养育之恩我们还是记着的,你在那边等着,我和知来商量一下。”
徐莹叹了气,也知道王玉梅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
挂掉电话,徐莹看了过去:“知来,这她说什么你也听见了,你看看要不要回去?”
这个事情很快让顾知来的亲生父母都给知道了,大致上的意见就是养母也是娘,有病了就该回去看看,不管有多少不快,这养育之恩还是要报答一下,也算是仁至义尽,外人也不能说什么。
“那就回去一趟吧。”
顾知来和徐莹本来是不想回到村里的,但是再怎么不愿意,也是自己自小生长的地方。
王玉梅要是真的中风瘫痪了,顾知来和徐莹不会去都说不过去。
“行,安排好工作,收拾一下就走,我们就开车过去。”
这一走来回就要折腾好几天,他们也是在今天上午的会议直接说了一下未来一周都有事情不在这里,工作照常继续就行了。
绝命旅途之扭曲丛林
希望不会有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不像二十一世纪那样有手机有网络,出了什么事情都能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徐莹也就到了这个时候才无比怀念二十一世纪。
南华宝藏 明火
回到家里收拾好衣服拿着钱,徐莹和顾知来就开着车回了三民村。
豪门总裁之情缘再续
良辰美妻 浣晓青
其实这些年下来,王玉梅也不是没有钱,她是手里有钱的,只是以前出了事情,一部分养老金被骗过去了一些,要是给自己看病,也不是不可能。
秋 巴金
就是怕整不好,白瞎钱,或者这么简单的病,感冒发烧挺过去一下子就好了。
其实老二媳妇和老三媳妇两家也没啥本事,就算是有钱把,就是王玉梅找的男人不让啊,所以还是得找最厉害的徐莹一家。
徐莹夫妻两人都会开车,基本上一路上累了就会换个人开车,奔波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就到了三民村。
他们到了哪儿哪儿都没去,就直接去了王玉梅家。
一进去感觉一下子好像是哪里变了,又看不出来哪里变了。
王玉梅的家也不算大,以前徐莹还没分家的时候,就是被老二媳妇崔巧秀给收拾得很干净,后来分家的时候,徐莹还给她掏钱重新修整了一下房子。
那个时候王玉梅对新房子可是爱护不得了,巴不得天天擦得锃亮,让全村人看看她的房子多好。
可是现在看看,柴火都放在一边儿,看着也是规矩,可剩下的可不不是那回事儿了。
关着鸡鸭的笼子破了一个大缺口,满地都是鸡鸭的屎尿,杂草也从边边缝缝生了出来,一看就像是很久没人住一样。
才走进去就听见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在里头道:“怎么的,老子好不容易伺候你一回,饭也不吃,水也不喝,想饿死啊?”
“你要是不想活了,就赶紧说了别耽误老子找别的女人搭伙过日子,我当初就是看你身子结实,家里也有钱,还有人伺候呢,我才找你,结果你看看,没人伺候你啊,还不得让我这个老子跑前跑后照顾你,没扔下你自生自灭就不错了!”
徐莹和顾知来对视了一眼,都 忍不住皱眉。
眼神 天下觞
两人直接打开里屋们进去 一看,就看见一个老男人转载床边上指着床上的王玉梅骂呢。
王玉梅哭得眼角都是泪水,沾湿了底下的枕头,也没有什么办法。
虽然卫生站说她只是得了中风,可瞧着王玉梅看着没事,也没有嘴歪眼斜的,就是手脚都能动,其他的也动不了多少。
徐莹看着她觉得不至于那么严重,只要还能动,那肯定能治好的。
顾知来也是这么想的,他进来也没和那个汉子说话,径直走过去屋里那一张桌子看了过去,发现就是一些渣子粥,里面还有一些没煮开有些发硬的米块儿,看起来就像是放了很久,有一股馊味了。
还有锅里的,都是一些菜,有些菜都能看出来上面长毛了。
怪不得王玉梅不肯吃呢,又臭又不好吃,谁会吃呢。
顾知来当场就把那锅里碗里都给扔掉了,扭头看着那个汉子说:“你要是不愿意管她,就赶紧滚。”
“你是她家老大啊?那我滚了,你们不管她啊?”
那个汉子斜了一眼顾知来,啧啧了一声道。
追一季繁花似锦
“她是我养母,我当然不可能放着她不管,而且你和王玉梅也没扯证,既然没扯证,还留在这干什么?”
顾知来强硬地开口道。
國色 天香 小說
这次汉子倒是没有磨叽,反而是一副得到了解脱的表情,他哼了一声:“就算你想留我,还真留不住,但这不是我自己离开的,这是你们赶的。”
他还要找个女人伺候他呢。
“滚。”顾知来说会话也不客气,直接把人给轰走了。
他回头伸手要拉着王玉梅去找卫生站再检查一下,找一下上次给徐莹治病大夫看看怎么回事儿,实在不行,就得上市里看看怎么回事儿。
谁成想啊,拿起被子就传来了一股屎尿的味道,定晴一看,王玉梅下身都是湿哒哒一片,还被染了色。
腹 黑 郡 王妃
那个汉子压根就没上心照顾王玉梅过,就算老二媳妇真的想帮手,看看外头的环境和屋里头的情况,肯定就知道那个汉子就不让碰这不让碰那。
王玉梅不想在老大顾知来和徐莹面前丢脸,扯着被子盖着自己,再次嘤嘤的哭了出来。
徐莹摇摇头,她捋起袖子,出门打水准备 给王玉梅擦擦身体,刚好看见了赶过来的老二媳妇,道:“弟妹,刚好你来了,帮手,把她整干净点。”
“哎,来了,大嫂。”
老二媳妇见状就赶紧过去帮着打水烧水。

pooll超棒的都市小說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笔趣-第二百六十五章 親自打人展示-7h8lq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小說推薦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管?
管什么?
夫妻俩对视了一眼,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听那个工友接着往下说:“我家孩子上次来了你们这里,就给吓坏了,上学都不去了,还整天哭闹着不出门,肯定就是你们把他给吓到了,赔钱!”
上学都不去了?不出门了?
而且态度好像比上次见派出所同志还要嚣张呢,而且还是一直怂得不停弯腰道歉。
上次徐莹和顾知来见他们什么招儿都使出来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求,而且想着这也算是个小事,也就算了。
谁知道他们还真当自己是软弱可欺的软柿子了?
徐莹都快被他给笑死了:“上学都不上了,别忘了你们家孩子可是黑户,你这女人更是不清不白的小三,名不正言不顺的!”
“知来,去,把大门锁上。”
徐莹自认为自己脾气不好,只是没有人会惹到那份上,现在这两个人是真的在她雷区上来回蹦跶。
顾知来不知道徐莹要干什么,还是乖乖照做了。
名劍俠隱 孤步
我是船长
大门一关,院子里发生什么事情,可就没人管了,毕竟现在也不像以前邻里和睦,有什么话有什么事都是你知我知的,更多的是都不愿意加入到别人家的麻烦里面去。
徐莹捋起袖子,拿上一旁准备要拉晒衣服的绳子和一个擦地的抹布,走了过去。
那个工友还挺嘚瑟的,看见一个女人走过来也不怕:“要干嘛?我告诉你,要打我我也是要去派出所报案的!”
徐莹没有搭理他,招呼了一声:“知来,把他撂倒了!别弄出来个好歹”
她男人不明所以,还是乖乖照做了。
男人负责压着男人,女人则是负责堵嘴绑人。
徐莹绑的时候可别精明,就不往容易看出来地地方上绑,万一给自己留下证据就不好了。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李美言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啊,都给吓得半死了,却被夫妻俩那凶狠的眼神给吓得一句话不敢说也不敢靠近了。
此时,徐莹已经对着那个男人的下半身踢了一下,只是轻轻地一下也就后退了。
看着奇怪,但是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舞雩春歸
那个工友好像是受到了什么要死要活的攻击,居然疼得在地上宛如一条刚被打上来的鱼一样蹦跶,嘴巴被抹布给堵着,呼呼地闷叫。
看着就疼,作为男人,顾知来本来是要跟着一起疼的。
但是他没有,反而在一旁看戏,看自家媳妇收拾人感觉挺开心的。
叫你惹女人,徐莹手段就挺狠,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了不得,别看她在自家丈夫面前一副柔柔弱弱的表情,可是真的狠起来,是有那种天使的面孔,魔鬼的心的感觉。
然而徐莹还没结束。
就在那个工友疼得一个劲蹦的时候,徐莹又伸手用巧劲轻轻的给了男人背后大腿都来了一下,疼得那个人又是呼呼地嗷着,想让李美言帮助自己。
可是李美言早就被夫妻俩的凶恶被吓得都瑟瑟发抖了,只担心自己怎么着,可不管地上男人死活了。
反正只要自己是好好的,不被牵连就行了。
说起来,李美言心里也气。
自己当初被这个男人强上的时候,才不过十一十二岁,那个时候年纪小,不懂事,收了委屈也不敢往外说。
后来知道自己肚子大了,被自己家里人感觉丢脸了给赶出家门了。
那个时候她非常茫然,什么是贞洁,什么是羞耻,什么是怀孕,都不知道,稀里糊涂生下了这么个孩子。
那个男人看见她生的是个带把地,更是高兴不得了,居然把她绑在自己身边,一喊就是九年多的媳妇,还外带强行发生关系。
后来张大了,李美言这才知道自己那些年经历有多么不堪入目。
妖狐 可乐配红薯
工友有老婆孩子,她一个外面的人,当然不清不白。
李美言一直想要离开,可是也架不住男人花言巧语,再加上自己生产过,不干净了,怎么跟着别的男人过日子啊?
陰陽抓鬼錄 掃九幽
神魔筆記 張洞玄
想要敲上顾知来要钱,可是钱没要到,却没了一百块钱,可把她给气死了。
现在看看,上门要赔偿,结果被一个女人打成这样,就是一个什么都没用的废物一个。
这个徐莹别看她漂亮,心狠着呢,就没见过这么又漂亮有心狠的女人。
捉鬼记 长生君
李美言站在那个角落里,暗暗下定了决定,她一定要把孩子扔给这个男人,自己就去外地,去远远的地方,一切重新开始。
必须离这个混蛋离远点。
“说!你还敢上门来闹事不?”
徐莹动手动累了,只用着脚踢着他,用不了多少力气,那男的都疼得要死了,就想从女人手里逃脱出去,就一个劲的点头。
徐莹知道自己这一动手就不能持续太久。
这男的一看就知道不是有耐力的,要是疼死在这里,那就更完犊子了。
见着差不多了,徐莹这才松了他:“快滚吧,再来,就没有这次这么好运了!”
冠冕唐皇 衣冠正伦
工友被松开了以后,缓了一口气,就叫了起来:“该死的女人,我要去派出所报案去,你要把我给打死了,我非不把你送进去不可!”
对自己媳妇出言不逊,顾知来特别想给他一锤子。
然而徐莹却是冷笑着:“去啊,赶紧去啊,别到那个时候身上的伤都好了!——知来,把门打开,扔人出去!”
媳妇一声令下,作为丈夫就开始动手了,把门打开,伸手拎着他走到门口那边去,直接把他扔到门口那边墙根去了,疼得工友叫唤了起来。
夫妻俩这配合太过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这看得李美言张大了嘴巴看傻眼了,愣在原地没动弹一下。
“不走了?是不是要我动手把你打出去?”徐莹回头看了一眼愣在那儿的李美言,似笑非笑的开口道。
“不用了!我这就出去,这就出去!”
李美言这才慌张的跑出去了,连那边在地上叫唤的男人都没管了,不管他怎么叫,她都没回头。
徐莹把门关上,顾知来走过去问:“媳妇,他们真过去了,没有什么问题吧?”

ysgnw好文筆的小說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txt-第二百二十九章 鄉下來客相伴-xw3qo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小說推薦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不过为什么他们会走到一起,和杨二狗有什么话可以说的,他能知道什么?”
顾知来叹了气。
田芝芝那些决策,能是杨二狗给指点的吗,杨二狗虽然这些年正经了不少,可是在一些重大决策,还没有徐莹有先见之明呢,听一个仇家兄弟的话,田芝芝是不是疯了?
顾知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徐莹是知道的。
她猜测,之前她认识的那个杨二狗,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去,那么之前那个杨光坤回来了,而且肯定是在哪里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变了个人回来。
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顾知来想不明白,看见自己的媳妇窝在被窝里思索着,他走过去将她抱着道:“媳妇,别怕,有我在,就算那杨二狗真的跟田芝芝掺和一起去了,我也照样大义灭亲。”
靠在顾知来怀里地徐莹瞅了瞅他,说:“我并不是 害怕,只是有点想不通,但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我只是有点担心你,我想去对付杨二狗,你会不同意……看来你是真的要媳妇不要兄弟啊。”
简直是重色轻友啊,不过徐莹很感动。
拎得清地丈夫,远远比拎不清的兄弟,外人好得多了,只有他是知心的。
总之打定了主意,知道背后的人是谁了,那接下来就很好办了。
——
田芝芝问过杨光坤,说是这次的竞标项目可以拿下来,她转头就跟张若问说了,肯定能赚钱,也没多想就开始着手准备去了。
那些事儿都交给张若问去办了,田芝芝也乐得清闲。
只是在家刚没清闲多久,她就 碰见了不速之客。
“娘,你怎么过来了?”
田芝芝她娘刚敲开家里门口,田芝芝才睡醒没多久。
自从有钱了以后,田芝芝就十指不沾阳春水,也不出去上班,就负责在家貌美如花。
张若问要起早贪黑忙活,起得早走的也早,这会儿早就碰见田芝芝她娘,那田芝芝辛辛苦苦编织的谎言一下子就被打破了。
田芝芝可是告诉张若问,她是第一次结婚,只是被混混骗了身子。
张若问可不是那么好蒙的,在女人堆里打滚过来的,谁什么样还不知道啊。
“芝芝啊,你这什么时候变好了,也不跟娘我说啊,要不是村里有人看见你,给我说了,我哪里能知道你现在过得这么好……”
暴戾世子的狐狸妻
田芝芝她娘说着,眼珠子却是瞄向女儿住的地方。
果然就是和乡下不一样,够大也亮堂的,而且还有阿姨在这里做活,女儿这是成了有钱人了,那她肯定能享福了。
当时说的时候,她还不信呢,若不是自己实在是过不下去了,才不会过来看看。
“还能怎么着,我在你们眼里不就是跟死了一样吗,有什么区别。”
田芝芝没好气的说道,目光看向那边牵着她娘手的一个小姑娘身上,她的五官面貌仔细看,还真有几分跟田芝芝长的像。
至尊宸帝
囚鸟gl悬疑推理 白露为燕
其实田芝芝真的不愿意承认这个孽种,只是有些怨恨,当时被打得小产了的小孩子,居然会活了下去……
但林文和他家不喜欢这个女孩,就是因为女孩是赔钱货,就索性把她当成死了一样养着,后来田芝芝跑了,林文就把她扔到田芝芝她娘家里,自生自灭去了。
紅魂玉之妖女
而天芝芝她娘,是什么都没了,看见这小姑娘就指着她过日子了。
她娘来了也不算啥,可是这孩子来了,就是天大的麻烦,要是让张若问知道了,不指定要 闹成啥样了。
寵妻成寶:穿越老婆超霸道
而且有钱的男人身边往往不缺女人,若不是田芝芝有杨光坤这张牌,她才不会这么稳坐夫人地位。
“别说这种话,晦气不吉利!芝芝啊,我就你这么个女儿了……”
田芝芝她娘年纪大了最忌讳就是死这个字,她呸呸呸了几声说道:“我在那边实在是过不下去了,要不你看看我,和你的孩子穿的都是啥,吃的是啥啊。”
房產界的壹朵奇葩
不提这些还行,一提田芝芝就生气了:“娘,你知不知道我已经结婚了,我男人不知道我生过一个野种,你自己来了就算了,还带着她,你这是让我去死吗!”
不知道是哪个人嘴巴这么该打,居然透露这些消息。
“怎么的,这能耽误你过好日子啊,我和她都是你的亲人,你过上好日子了,不接我和苗苗去城里享福?哪有你这样做女儿、做娘的!”
古今战神 洽洽香
田芝芝她娘急了,拉了一把苗苗,让她喊娘。
陰陽冥事錄
可是苗苗一直躲在田芝芝她娘后面,死死地咬着牙,就是不肯叫娘。
她打小记事儿的时候,田芝芝只要在外面受了气,挨了林文的打,她就会打她,哭了几次求了几次,要不是林文怕家里死了人晦气,她哪儿能活到现在啊。
總裁烈愛:天價小藥妻
田芝芝也不想认,让家里的阿姨都支出去买东西去了。自己把她们给拉了进来。
这个事情必须要尽快解决。
她转身进了屋,拿出一沓钱点了点,点出来一千块钱。
“娘,这些都给你,这些都够她吃喝长大了,我每个月都给你钱,等我这边什么时候办完了,我就接你来这里享福。”
三民村经济落后,也没有多少需要花钱的地方,田芝芝也不差钱,但是就是抠,但为了解决麻烦,她还是大方的。
“你把钱拿回去,丑话说好,这个事情不许对谁说,多少人都瞧我眼红,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情,钱你别想拿了!”
一阵好说话还带着吓唬人,这才把田芝芝她娘给唬住了。
只是那回三民村的车也就一趟,田芝芝只能把她们送到一个招待所安排一下,第二天就送他们回家去。
被塞了一笔钱,还被亲女儿夹枪带棒地威胁了一顿,还送到这儿不许乱走,田芝芝她娘看着被用力关上的大门,再看看算不上是干净的便宜招待所,整个人都傻眼了。
半晌,她捶胸顿足:“造孽啊!造孽啊!”
愣是没想到亲女儿就是这样的态度,她是过来享福的,怎么就要被赶走了啊,这要等多久才是个头啊!
苗苗看着招待所紧闭的门,松开了田芝芝她娘的手,自己爬到那小小的床上窝着,一声不吭,就像是个只会呼吸的玩具娃娃一样。

kmgxf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喬匕霖-第二百二十四章 田芝芝背後的人展示-85rvz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小說推薦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田芝芝结婚之后第二天,就开始敲锣密鼓的开始谷脑起来了自己的店铺。
她给自己在商场也占了一点地方,开了一家服装店,名字就叫做芝芝服装店,这地方原本就是那个张若问给她弄出来的地方,让她做做点小生意。
她店里面卖的服装商品和徐莹卖的也是大同小异。
见面就赤果果 闹哪样! 暖衣轻绯
徐莹有卖西装,田芝芝的也有卖,最新一款时下流行的,田芝芝都有卖,只是在品牌和做工上有差异。
要是能细心观察的话,还能发现田芝芝做起来地那些服装,说不上做工好,料好,就是看着衣服好看还便宜。
这个时候的老百姓啊,都喜欢便宜的东西买,做工好坏料子高低也得买了回去才能有体会。
这样一来,田芝芝是明显占据优势的,她那边天天都有顾客上门来,徐莹这边确实没有人来。
再这样下去,徐莹的宝格丽就要干不下去了。
尤七说起这个事情也十分生气:“这女人太不要脸了,明明和你都是出声同一个地方的,嘴里还说什么姐妹,干的那都是什么人事啊,她店里的东西一看就知道是以次充好的便宜货,也还好意思挂着卖!”
“呵呵,她就是为了挤兑我们下去呢。”徐莹微微一笑。
“可是那些客人,说好的不是要用料实在,做工细就行了吗,怎么还不是要去买便宜货,这一分钱一分货,哪里能跟以前比,以前那是有国家盯着,没人敢偷工减料啊!”
尤其忿忿不平地开口道。
“这个也正常,我们买东西都是会货比三家的。”徐莹不以为然:“改革开放了两年,这两年的日子也比过去好了不少,我相信,能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商品,最终还是会吸引他们回来的,坚持坚持,”
打价格战,就要做好打扩日持久的准备,时间长了,肯定会有反弹的。
尤七却是不信:“还要坚持,要我看,没几天,我就得收拾收拾准备换一家干活了,你自己有什么打算啊。”
“没有啊。”
徐莹摇摇头:“照常工作,该干嘛就干嘛。”
逍遙皇帝打江山 難山之下
徐莹这边以不变应万变,果然没几天,田芝芝那边也就刚热闹了没多久,生意很快就 冷清了下来,反倒徐莹这边开始活了起来。
就在以为田芝芝要干不下去了的时候,她忽然抛出了新活动,清仓甩卖。
田芝芝这边打压徐莹特别高兴,可是她男人就不乐意了,这一阵子本来风声就紧,也不敢往那边跑了,只能停下来那些赚钱快的生意,转而做起赔钱的生意去了。
虹猫蓝兔之勇者归来第二部 幸福苑
田芝芝恨极了徐莹,她男人应该跟她统一战线,一起对付徐莹,可却是没想到把一直捧在手心上疼爱的田芝芝给批评了一顿。
张若问对一点钱都赚不到还往里面搭钱十分不乐意。
两人吵了一架,也不了了之。
——
徐莹和顾知来休整了几天以后,才开始着手把那些田芝芝找上来的麻烦一一解决。
对付田芝芝这种人,也不用讲什么原则了,他们做法也很简单。
既然他们都是半路发家,张若问是地痞出身,田芝芝文化程度也就到小学也不算高,那他们赚钱那肯定是有几分猫腻的,肯定有几个地方是被忽略掉的。
俗话说蛇打七寸,徐莹就去举报了一下田芝芝和张若问的账单税务问题。
现在国家抓什么都严格,凡是有个举报啊,都肯定是要走程序的,不管结果怎么样,他们还是会查的,更何况,徐莹还在沈曦的帮忙下,居然掏出来一点证据。
这下他们不死也得被扒下一层皮不可。
不过这一查却是不知道他们除了偷猎,居然还干了霸占一座山的事情。
超級拍賣行
墓詭
那一座山被张若问霸占之前,是一家村子靠着吃饭的地方,往来运货啊,土地啊都是当地村民用来耕种的,一年就能出产不少粮食,足够养活附近一带人了。
将军娶进门 我只是到了发福的年纪
然而在被张若问霸占之后,连种地都不被允许了。
而且也说好的有个补偿,结果被张若问一律翻脸不认账,都不肯给钱,没钱没粮的,那日子怎么过啊。
花嫁妈咪:总裁爹地请签收
当然,徐莹也没好起,顺手一个顺水推舟,帮着告了。
可是没想到,张若问和田芝芝脸皮还挺厚的,被人告了,还继续装死,雷打不动的占着地方不动,就是不乐意给钱。
近戰巫妖
不肯给钱,哪有让他攒钱的道理啊。
那些村民本来个个性格都挺淳朴的,一听说要钱不成,个个都气急了,还真连夜挖了一个坑,只留下单人可以过得去的小道小桥,看他们怎么进去出来?
师父又掉线了
当然啊,这点怎么够啊,社会舆论得上来了。
国家指名道姓了,也很重视了,那张若问就算不想给钱,也得给钱!
醫品毒妃
张若问当然舍不得那些钱啊,干脆就当起了死猪,反正不怕开水烫,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还能谁怕谁啊?
被针对怕了,田芝芝这几天一直在等着张若问出门的时机,自己也赶紧出门找人去。
恰好今天是可以跟他见面谈话的日子。
来到一家新开的小饭店,田芝芝赶紧轻车熟路的走进一间包厢里,推开门一看,看见里面一个年轻男人正在不紧不慢吃着菜,连忙走了过去:“您可要帮帮我啊!”
“最近我被一个 讨厌的人给针对了,而且都是跟钱过不去的,我干不下去我的服装店,我男人也被举报了,已经好几天没钱赚了,你说怎么办?”
田芝芝赶紧把这几天的问题都给年轻男人说了。
那个年轻男人想了一下,咧开嘴笑道:“这不是很简单吗,给钱不就行了吗?”
“给钱?凭什么啊,那可是我们自己赚的!”田芝芝瞪大了眼睛问道。
“说你头发长见识短,还真是,”年轻男人冷笑一声,“我告诉你,你们要是 不拿钱摆平,你们就会 一起二进宫坐大牢了,第二次再进去,后果和判决有多严重,我想你们应该知道吧。”
这个男人笑起来特别阳光,任谁看了,都会觉得他是那种正义感爆棚的小伙子,然而他提出地建议,却是和他阳光的外表大径相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