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夏逆 txt-第一百二十九章、鐵王訪京讀書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夏逆
九州世界之外,有一个个大小不等的世界。
这些小世界被巨大的气泡一般的“天地胎膜”包裹着,依附在九州世界的“天地胎膜”上,就像是一个巨大气泡周围,附着着一群小气泡。
其中有一个小世界,土地广阔不下万里,也有山川林木、草原沙漠,俨然一方具体而微的“小九州”。
这个世界最奇特的,是天空中不分昼夜都有流光溢彩,奇异非常也壮美非凡。因为有如此奇观,所以便被命名为“流光界”。
此乃若干小世界被以大神通强行糅合,产生的奇异景象。那一道道流光,是各个小世界法则的细微不同,产生了互相冲突,映照在天空之中的结果。
唯有等无尽岁月之后,那些个世界的法则彻底融合,终于真正变成一个完整的世界,这种异象才会消失。
位于流光界中央,有一大片广阔的平原。农田、村落和各种工坊分布于其中,却不见有比较宏伟的城池,只有一些小城镇。
其中一个规模最大的城镇中央广场上,正有一群男女老少,一个个坐在桌子前,用各种细致的工具雕琢木材、连接线索,制作一个个傀儡人偶。
这是个精细活儿,而且他们的要求显然很高。时不时有人做成了人偶,自己操作一番,便摇摇头,又重新拆解开来,作更加细致的调整。
过了许久,才有一个中年人对自己的人偶算是满意了,抱着它穿过广场,来到了旁边一座院落之中。
那院落也颇为广阔,一个年轻人正在院子里面画画。见他过来,放下碳笔,问:“做好了?”
中年人点头,恭恭敬敬地将人偶放在旁边一个有着各种工具的桌子上:“请王子品鉴。”
年轻人站起来走到人偶面前,仔细看了一会儿,又动手实际操作了一下,最后微笑点头,说:“此人偶制作精巧、关节灵活、重心均衡、操作方便,可称上品。你合格了,带着它去虹城修行吧,从今天开始,你便是我流光界天机门下弟子了。”
中年人顿时大喜,激动得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这流光界之中人口不少,可有机会踏入修行之门的却不多——整个流光界只有一个门派,便是铁王铁飞燕所创的“天机门”。而天机门招收弟子的标准颇为特殊,不问资质也不分男女老幼,只看能不能做出优质的人偶。
亡灵法师之异界成神
盖因这天机门乃是以机关术入道,没有足够的心灵手巧,入门那一关就过不去。所以流光界之中有志于修炼的人,都必须先从制作人偶这一步入手。什么时候制作出了能够被诸位考官认可的人偶,才有资格前往天机门本部所在的虹城,正式踏上修炼之路。
而天机门负责入门考核的诸位考官,便是铁王陛下的王子公主们。
此刻这位考官名叫铁隼,是铁王的六王子。在诸位王子公主之中算是年纪较小的,可却少年老成,做事极为稳重,深得父王的赏识。
他完成了这次考核,目送着那新入门的弟子走路带风的离开,自己也面带微笑,很是满意。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阿六,收拾一下,跟我出个门。”
铁隼立刻转身,却见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甚至比他还要年少的俊美少年站在身后不远。
这少年正是流光界之主,被尊称为“铁王”的妖神铁飞燕。
只是……平时这位铁王虽然在旁人面前颇为冷淡,可在自己的孩子面前总还是很亲切和蔼的。但此刻他却面沉如水,眼中更有一股掩饰不足的煞气,令人心惊胆战。
铁隼微微一愣,低声问:“父王,出什么事了吗?”
“你大哥的魂灯灭了。”铁飞燕沉声说,“我的子女之中以你最为稳重,所以你跟我走一趟,去查查究竟怎么回事。”
铁隼猛地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哥他……他不是在九州做大官吗?这也有危险?!”
铁飞燕没有回答,只是眼神阴沉地看着远处。
很快,铁隼就收拾好了东西,通知了外面接受考核的诸位考生一下,急急忙忙地跟着铁飞燕一起穿过接连两个世界的门户,踏入了九州世界。
进入九州之后,铁飞燕左右看了看,抬手撕裂空间,带着儿子一步跨过万里之遥,便出现在了铁鹰殒命之处,距离铁鹰的尸体不足十步。
铁隼看到地上那具尸体,急忙冲了过去,也不顾满地鲜血,将尸体一把抱住翻过来,看着熟悉的面孔,顿时泪如雨下。
“大哥!大哥!这……这究竟怎么回事啊!好端端的,怎么就……怎么就……”
他的声音很快哽咽,只有嚎啕大哭,再也说不下去。
铁飞燕看着铁鹰的尸体,一言不发,只是身体微微颤抖。
他的诸位子女之中,铁鹰是年纪最大的,也是资质最好的。修炼数百年,已经到了距离长生近在咫尺的地步,随时都可能突破,踏入妖神境界。
在他的心目中,早已将铁鹰视为自己的继承人,甚至已经为铁鹰继位做好了准备,只等自己这长子修成长生,便举行传位大典,然后放下一切,去云州挑战毕灵空,要么突破、要么陨落,生死无悔。
却想不到,自己寄予厚望的长子,竟然莫名其妙死在了这荒郊野外!
剑魂王座 熊不醉
葉 落 無心
他的目光扫过周围,却没找到半点战斗的痕迹,也没看到搬运尸体的痕迹。
他又向空中看去,眼中闪烁着银色的光芒,看到一道血线从天空落到地上。
他眼中的银光更加强烈,顿时看到空中的云彩开始倒着飞行,却是在施展神通追溯时光,想要知道大儿子究竟怎么死的。
但才只一瞬间,他就想起长子惨死的模样,不由得心中一痛,眼中的银光顿时溃散,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
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将这口血收起来,不让六子看到。他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
长子的惨死,让他的心境大受影响,一年半载之内,施展不出那些需要精细操作的神通了。
追溯时光在所有神通里面,都称得上是最精细的那一类。现在的他,有心无力。
刚才强行施展的结果,就是非但法术没有成功,自己还反过来受了严重的内伤。至少需要专门调息一番,才能恢复如初。
(看来,只能去找人帮忙了……)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你大哥是被人在天上打死的,尸体掉落在这里,所以没有别的痕迹。”
听到父亲的话,铁隼闭上眼睛细细感应,片刻之后,轻轻一拍大哥尸体的脑门,伴随一股血箭,一枚稍稍有些扭曲变形的铜钱从后颈伤口处掉了出来。
他满手鲜血地捡起那枚铜钱,看着铜钱上的文字,低声说:“天下太平……大哥他酒色财气都不怎么沾染,也不爱争名夺利,若是天下人都像他这般,必定太平得很……”
铁飞燕手一招,那枚铜钱飞起来落在他的手上。
这位妖神低头看着那枚铜钱,手指轻轻摩挲,沉声说:“这枚铜钱的铸造方法和寻常铜钱不同,不是用砂箱浇铸,而是用石范浇铸。此法只能少量制作,想来它的存在,应该多少有些名气。”
说着他眼中寒光一闪,下定了决心。
“带上大儿的尸体,我们去神机营。”他冷冷地说,“夏朝这边的事情,找神机营准没错!”
片刻之后,父子三人出现在了神都城神机营的大门口。
今天轮值守门的卫兵乃是三百六十锐士之一,修为也差不多是先天绝顶,年纪颇大,见识更是广博。一看到铁飞燕父子出现,微微一愣,便认出了铁飞燕的身份。
唯你是图 蓝宝
“流光国主?!您怎么来了?”他大吃一惊,急忙上前迎接,却又注意到了铁隼抱着的尸体,仔细一看,顿时毛骨悚然。
“铁侍郎?!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想要问这个问题。”铁飞燕沉声说,“神机营诸位将军,可有人在?”
“有!您先请进,我立刻为您通报!”
说着,他转身带路,同时一道无声的传讯发出,很快就传到了神机营三位主官那里。
不等铁飞燕一行走出多远,帝项尤和陈彦一先一后的走出来,身影看上去慢,却一转眼就到了他们的面前。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紧随其后,帝清河坐在一卷庞大的书简上,疾驰而至。
神机营的三位将军,全都被“铁飞燕带着铁鹰的尸体来访”这消息吓了一跳,急急忙忙赶来。
他们陪着铁飞燕父子走过“挺身护天下,拔剑卫黎民”的石碑,走进了神机营的正殿之中。
进了正殿,双方坐下,帝清河才柔声问道:“铁王陛下,关于令郎……”
“我也不知道我大儿是怎么死的。”铁飞燕说,“我老年丧子,心神震动,一年半载之间都无力施展追溯时光之术。只能将他的尸体和凶器带来,请诸位帮我查一查。”
说着,他拿出那枚染血的铜钱,真气托着它飞在空中,让三人观看。
一看那枚铜钱,帝清河的眼皮就猛地一跳,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太平铜钱?!这不可能啊!”
“看来这位将军知道这铜钱的来历,可否为老夫介绍一番?”铁飞燕沉声说。
帝清河犹豫了一下,说:“据我所知,这铜钱乃是益州大侠‘一文钱’所用。只是自从那位大侠成名之后,冒名之人甚多……”
“你们认识那人?”铁飞燕打断了她的话。
帝清河叹了口气。
“我觉得……应该不是他。”陈彦沉声说,“铁侍郎的伤口在后颈,可那人绝不是会在背后暗算的人。他的飞镖,从来都是正面打过去的。”
“我也不觉得他能打死令郎。”帝项尤说,“他毕竟只是真人而已,除非令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让他打,否则堂堂绝顶大宗师会被一个真人打死?简直荒谬!”
铁飞燕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为潘龙开脱,眼中露出悲哀之色。
“你们说得都很有道理。”他说,“可是,我儿子死了!”
神机营三位将军一起住口,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
“我大儿他死了……无论如何,我总归是要找出凶手的。”铁飞燕叹了口气,说,“无论那人是谁,既然这枚铜钱出现在我大儿的伤口里,那这件事跟他多少就有些关系。最起码……就算是栽赃陷害吧,那栽赃的人大概跟他有仇,对不对?”
帝清河苦笑:“您说得对。”
“所以,我去找他,总归是能够距离线索近一些的,不是吗?”
“……您说得对。”
“那么,他究竟是谁?现在在哪里?”铁飞燕看着帝清河。
虽然他不认识这个年青而且实力不强的女子,但很明显,相比两位老熟人帝项尤和陈彦,这女子显然对于当今天下的事务更加熟稔一些。
帝清河满脸忧愁。
她对潘龙其实也没什么好感,但她真的不想掺和这些麻烦的事情。
她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给铁飞燕略略解释了一番。
铁飞燕沉默不语,一直听她说完,才问:“总而言之,这位‘一文钱大侠’潘龙,应该是仙佛转世,而且是夏朝至宝山海图之一转世修成长生之后,又再次转世,想要追寻更加适合自己的道路,对吧?”
“应该是这样没错。”
“那么,有资格和他为敌,乃至于设计陷害他的,多半也是仙佛中人,甚至可能就是他当初的仇家,对吧?”
“大概的确如此。”
铁飞燕沉默了一会儿,露出了笑容。
“想必你们也知道,我一直自诩本领高强,想要和毕灵空决一死战,确定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妖神’。”
他看向儿子的尸体:“据说毕灵空不久之前修成了仙佛,我正好先找个别的仙佛过过招,看看我修炼这么多年,能不能以妖神对仙佛,战而胜之。”
帝项尤皱眉,劝道:“仙佛不死不灭,慢说妖神往往耗不过仙佛,就算勉强打赢了,又有什么意义?”
铁飞燕面无表情地说:“他既杀了我的儿子,那和我就是生死大仇。要么他被我打败镇压,要么我被他打死,此事再无第三种结果。”
帝清河正要劝说,却见铁飞燕站了起来。
“三位,铁某有伤在身,需要调息片刻。关于潘龙的详细消息,以及他可能的仇家之类,你们和犬子铁隼详谈即可。请恕铁某需要暂且告退疗伤,待我伤势恢复,再来请你们为我指路。”
说完,他一步跨出,身影消失不见。
铁隼目送着父亲离开,然后轻叹了一声,看向神机营的三位将军。
“诸位将军,现在我们有空,可否请你们将潘龙的事情,详细介绍一下?”

g6hvl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夏逆 txt-第二百一十六章、鐵鷹的實力閲讀-npkm9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夏逆
最了解你的人,往往不是朋友,而是敌人。
毕竟,朋友了解你,属于兴趣爱好,某些大大咧咧的人可能跟别人当了几十年的朋友,都不知道朋友喜欢吃什么玩什么。
但敌人了解你,那是刚需。不去好好了解自己敌人的家伙,一般没命活到成为教材。或者说,直接就变成反面教材了。
妖神铁飞燕念念不忘想要和妖神义乌决斗,为了那场迟早会到来的决斗,他做了无数的准备,其中当然就有对毕灵空的了解和研究。
个人隐私类的事情他不可能知道,但至少毕灵空的各种神通武艺,各次公开的和人交手的情况,他都收集了个遍,而且一直在细心研究。
作为他的儿子,铁鹰当然也对这些研究资料了解颇多。
潘龙和他激战超过十个时辰,便被他看出了端倪。
宇宙 最強 礦工
“之前传说你是仙佛转世,看来是弄错了。”他突然开口说道,“你不是仙佛转世。”
潘龙没回答——这简直特么是句废话。
但铁鹰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几乎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如果我没看错,你应该是义乌毕灵空的传人。”铁鹰微笑着说,“衣钵相传,将来要继承儒门宗主的那种。”
听到这话,潘龙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拔刀砍死这家伙。
杀人灭口啊!
但他随即意识到,凭自己的本事,不被杀了就算好的,哪里可能反过来杀铁鹰?
而铁鹰还在叽叽歪歪:“你的炼体功夫极为了得,血肉之躯磨炼得比百炼精钢更加强悍。这功夫不是儒门的,究竟来自哪里?我也不清楚。但你用来控制这身巨力的手段,却是儒门的‘从心所欲’心法……我不会看错的。”
“你这么有把握?”潘龙忍不住反驳。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语气必定显得有点心虚。
铁鹰笑了笑,说:“我父王研究儒门功法数百年,成就颇多,不敢说完全看透,至少也研究出了六七成。你如果用的是‘经天纬地’、‘正己律人’、‘天下大同’那几门心法,我未必看得出来,但‘从心所欲’正是昔年义乌最擅长的,也是我父王研究的重点。”
说着,他左手一抬,轻轻地一掌拍出来,似乎没有半点力量,却正好和潘龙的掌力完全抵消。
两只手碰了一下,连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潘龙的眼睛瞪得滚圆,当真是有些毛骨悚然。
铁鹰刚刚运气发力的手段,分明也是“从心所欲”心法的体现!
宝窑
“你看,这功夫我也会。”铁鹰笑道,“虽然和义乌的相比,可能差距很大,但你在这门心法上的造诣,还真就未必能够超过我。”
潘龙深深地吸了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
事已至此,想要抵赖是不可能的。
他干脆停住了攻击,沉声问:“你想如何?”
铁鹰摇头:“我不想怎么样。或者说,我想要的,你给不了。”
面对潘龙严肃的目光,他叹了口气,解释说:“我父王一直想要和义乌作生死决斗,通过决斗逼出自己的潜力,以追求更加高深的境界……这事情,你能做得了主吗?”
“生死决斗,令尊必败无疑。”潘龙说,“妖神去和仙佛决斗,就算勉强能占到一时上风,最后终究还是耗不过的。”
铁鹰满不在乎地反问:“生或者死,很重要吗?”
潘龙无语。
他看得出来,铁鹰不是中二少年放嘴炮,而是真的不在乎生死。
由此推测,那妖神铁飞燕,怕是也真的不在乎生死。
他们不是那种为了理想可以牺牲自己的类型,而是真的就觉得生命并不重要,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类型。
简单来说,就是……有点疯狂。
老师怎么招惹上这样的疯子了?
他当然不至于没情商到把这话说出来,咳嗽了两声,问:“既然你知道我做不了主,还拦着我干什么?”
铁鹰又笑了。
“我刚才有个想法。”他轻快地说,“你是义乌的学生,我是父王的儿子。如果我在这里打死了你,义乌出手打死我,然后父王去找义乌决斗……这次她总归没理由拒绝了吧?”
异世盗皇 误道者
元 尊 小說 線上 看
潘龙顿时又汗毛倒竖。
他觉得铁鹰这人,貌似脑子有点问题。
这家伙连他自己的命都不当回事,当然也不会在乎别人的命。
虽然他说话的时候笑嘻嘻似乎是在开玩笑,但潘龙可不会觉得他在开玩笑!
铁鹰当然也不是在开玩笑。
他笑了一笑,说:“但我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你虽然是义乌的学生,可谁规定义乌的学生,就不能是仙佛转世?”
潘龙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觉得这家伙的思维有些跳跃。
按照你这么说,那我究竟是不是仙佛转世?
他很想这么问。
铁鹰又低声嘀咕起来,声音很小,而且用的是某种潘龙从来没接触过的语言。
嘀咕了一会儿,他注视着潘龙,眼神颇不友好。
“你觉得,如果我被某个跟义乌关系很好的仙佛打死,我父王能不能趁机把罪名扣在义乌的头上,好找义乌决斗?”他问。
潘龙气得想笑:“这怎么可能!你在城门口被马车撞死了,难道还是城楼上守卫士兵的责任吗?”
“……我觉得还是可以这么算的,文相就说过‘耍横不如耍狠,耍狠不如耍赖,要是可以耍横、耍狠兼耍赖,那就天下无敌了。’我也不要求天下无敌,反正我都死了,稍稍耍个赖,应该没多大问题,毕竟人死为大嘛。”
潘龙已经笑都笑不出来了。
拿自己的命耍赖,这人的确是“没多大问题”——他根本整个儿就是问题!
记得自己前世有“脑洞”这么一说,是形容人想象力丰富的。而铁鹰这家伙……已经不能算是“脑洞”,他脖子上面整个就一个大窟窿!
然而,这个神经不大正常的家伙,偏偏比自己更强。
想到这里,潘龙就觉得很苦恼。
欠你的,宠回来
可还没等他苦恼完,铁鹰已经一掌拍到了面前。
这一掌的力量和之前截然不同,势大力沉,分明已经存着杀意。
潘龙勉强接住,却感觉力量浑然一体,化无可化、拆无可拆,仿佛要把自己整个碾碎一般。
他无可奈何,只能借着这一掌的力量向后退,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倒飞出去。
可他才飞出了很短的距离,心中便警兆大起。
铁鹰到他身后了!
此时转身已经来不及,他急中生智,身体猛地仰躺,犹如著名的招数“铁板桥”一般,整个人几乎横躺,眼看着一只纤细洁白如同少女的手掌以毫厘之差从自己脸上掠过,劲风如刀,刮得他脸皮生疼。
可这一招并没那么容易躲过去!
铁鹰一掌打空,力量直接换了方向,由拍变成按,朝着潘龙的脸上按了下来。
掌力未至,便见上方的云气都凝聚起来,仿佛要化成一座大山,将他压在下面。
直到这时,潘龙才勉强将刚才那一掌的力量化解少许,总算能够腾出手来,举手接住这如同苍山从天而落的一掌。
一声轰响,他的身体犹如一道电光坠向地面,一路上碰到的云气全都被轰散,形成一圈又一圈的圆形纹路,就像是一眼庞大的云井,从天空落到下方的高山山巅。
然后,山上的岩石被潘龙撞得粉碎。他的身体就像是一枚砸进山岩之中的钢钎,轰隆隆撞穿了一层又一层的土石,深深陷入了山腹之中。
潘龙还在下坠,头顶的岩石已经再次倾颓,将他撞出来的窟窿补上。
远远看去,仿佛他被这一仗直接打进山体内部,活埋了一般。
萌宝驾到:总裁哪里逃
他猛攻十个时辰,不曾能逼得铁鹰让出半步,而铁鹰一旦认真出手,只是不到三招,就几乎将他活埋。
这位妖神之子,名震九州的绝顶大宗师,果然实力强横,绝非现在的他能够匹敌!

u5cca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夏逆 線上看-第二百零三章、逆轉時光、追溯前因讀書-y9hy7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天还没亮,潘龙就急急忙忙回到襄平府,却发现自己实在来得太迟。
杨安自杀时候在衙门大门口轮值的两位衙役,对当时的情况都有些记忆模糊,只记得那女人嚎啕大哭的声音,以及流淌了满地的鲜血。
乍看上去,这似乎是惊吓过度的结果。但能够负责看守衙门大门的人,怎么可能胆子那么小,区区一个死人就吓成这样?
天姥山劍尊
别说当着他们的面自杀,就算是自杀之后还站起来血淋淋跳个桑巴舞,也别想吓住他们!
这世界可是有妖魔鬼怪的,那些经验丰富的衙役们,谁没做过一点降妖抓鬼的活儿?
嚎哭一场,再一剪子捅死自己,就这个程度,想要让他们害怕?
呵呵,正常情况下,他们大概只会觉得“靠!好无聊!”吧……
通靈人日記:靈魂說
毫无疑问,这两个人的记忆被人动了手脚!
料峭轻寒炉香氤氲
潘龙本想要立刻联系苍渊,但看看天色,琢磨着苍渊大概才睡着,就不做这可能被白映玄扎草人的事情了。
于是他悄悄拿出老师的纸鹤,联系了老师,询问老师有没有恢复这俩人记忆的办法。
“记忆这东西,破坏成这个样子,就很难恢复了。”毕灵空回答,“就算是我,也没多大把握能够让他们恢复如初。”
“啊?”
“常言道‘覆水难收、破镜难圆’。要把毁掉的东西恢复如初,又不能凭空捏一块补上去,而要用原来的部分,这实在太难太难。”毕灵空叹了口气,“人的记忆是很精细的东西,只是失去一些记忆,想要让他们想起来,倒还容易一些。可按照你的介绍,他们这一段记忆已经被人捏造了虚假的内容给覆盖了……这想要再恢复,就几乎不可能了。”
“连您都办不到?不可能吧!”
“不要以为仙佛就真的无所不能,人力有时尽,仙佛也一样。我大概只能让他们意识到自己那段记忆出了问题,被人动了手脚。但想要让他们想起当时全部的实际情况,就太为难我了……”
毕灵空想了想,说:“术业有专攻,要做这种事情,必须找医圣越人出手。可医圣当年被赵胜文超喷了一顿,喷得灰头土脸,连自己的招牌旗幡都折了,发誓‘一日不能胜过赵、文,便一日不履红尘’……从那以后,就再没人见过他。连这次我修成仙佛,他也没发消息祝贺。”
潘龙无语。
记得之前见到道门太清祖师,听他的言下之意大概是曾经和赵胜文超辩论,吃了不小的亏;如今听老师说,医圣甚至被他们俩喷得闭了关,到现在都还没出关……
这俩人当年仗着科技领先,究竟做过多少欺负老前辈的事情?真是一点也不讲武德!
劝你善良,好自为之啊!
无路可走
但事情早已过去,现在就算想要找医圣也找不到,潘龙实在无可奈何。
他也懒得请老师出手了——老师出手,让那两个衙役发现自己记忆出了问题,那又怎么样?
人毕竟是死在衙门大门口的,又找不到背后控制的人,这还能怎么办?
他叹了口气,正要结束通话,毕灵空却突然说:“其实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困难。”
“哦?老师您有什么好办法吗?”
青春爱情之青春斗
“我虽然没办法恢复他们的记忆,但我却能追溯时光,将当时的真实场面映照出来。”毕灵空得意洋洋地说,“反正只要把当时的实际情况弄明白就好,至于是从衙役们那里问出来的,还是靠追溯时光看出来的,很重要吗?”
潘龙想了想,说:“追溯时光……这个太高端了一点,我该怎么解释呢?”
“你可以说是山海图的妙用嘛。”
“山海图还有这用处?”
完美四少的各自小甜心 甜点小布丁
“我也不知道,你就说是偶然之下触动灵机……暂时无法重现……编故事嘛,当年文超编了那么多的故事,你是他的老乡,难道编一个故事都不行?”
潘龙无语。
文超那是“编故事”吗?
那家伙是在抄袭剽窃啊!
最多……也就是在写同人小说!
他心里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接受了老师的建议。
片刻之后,他回到衙门大门口,双眼作茫然状,看着地上还残留着细微血斑的那片区域。
在他的眼前,光影晃动,仿佛快镜头倒放一般,人们倒着走路,日头西升东落……很快,就看到了杨安来告状和自杀的一幕。
穿進np文的作者妹子妳傷不起 小閑桑
杨安是一个瘦瘦的,颧骨有些凸出的女人,眼睛很细,眉毛更细,看起来就让人感觉刻薄凶狠,不好对付。
她怒气冲冲地来到衙门大门口,冲着里面大喊大叫。
两个衙役皱着眉头出来,跟她说了什么,然后二人哈哈大笑,连连摇头,转身就走,似乎觉得她说的话很好笑的样子。
杨安越发气愤,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她坐在那里哭,衙役们也只是冷笑,一个衙役还斥责了几句,大概是要她快点离开,否则就要赶人的意思。
攝國嫡妃
杨安脸上越来越气,很快就变得扭曲狰狞起来。突然间,她猛地拿出一把剪刀,一下子就扎进了自己的脖子。
鲜血如喷泉一般涌出,洒得满地都是。
潘龙皱眉,正想要说什么,却听到了老师的声音。
“找到了!”她说。
随着她的话音,“镜头”再次倒放,倒放到了杨安拿出剪刀的那个瞬间。
然后,杨安和衙役们的形象都变成虚影,远处一个双手对拢在袖子里面中年人的形象却变得清晰起来。
那中年人相貌普通,乍看上去没有半点特色。无论身高、胖瘦、五官……没有任何能够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特征,属于那种非常典型的大众脸。
他远远看着衙门口的情况,表情淡然。
然后,“镜头”再次从倒放变成正放。
杨安自杀,血流满地,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很惊慌,不止一个人朝着这边跑过来,也不止一个人仓皇逃跑。
五二零 英俊的黑櫻桃
那中年人神情依旧淡然,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过身,不急不慢地走了。
“他是谁?您认识他吗?”潘龙在心里问道。
“当然认识。”毕灵空冷笑,“他叫赵贤达,是诸赵的成员。按照辈分,算是帝壬辰的叔叔。他修炼‘大自在天王咒’,最善于迷惑人心。过去这些年,为帝家训练暗卫的,就是他的叔叔赵忠武,诸赵的天人大宗师之一。”
时光转身.
“之前我消灭暗卫,赵忠武也被我一掌打死。当时他不在,我寻思着区区真人,不值得我专门跑一趟,就没有去找他。现在看来,果然还是应该除恶务尽啊!”
“既然只是真人,就不劳老师您动手了。”潘龙冷冷地说,“敢算计我的下属,还是以道德杀人这么卑劣的手段……您帮我找找他,我这就去把他揪出来,要么让他作证翻案,要么……就把他给直接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