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大唐騰飛之路-1339 長安閲讀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时间到了三月下旬,一支由数百粮船组成的船队悄然由广通渠驶近长安。
广通渠,这是杨广他老子杨坚命宇文恺开凿的关中运河。
自大兴城西北引渭水,略循汉代漕渠故道而东,至潼关入黄河,长三百馀里,名广通渠!
在广通渠修建之初,它确实为长安的富庶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杨坚可能没想到,自己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改造好的长安,传到了儿子手里,人家却突然不住这里,跑去洛阳和江都住了。
一国皇帝跑了,大臣自然也就跑了!
大臣跑了,大家族也得跟着跑!
少了这些消费群体,原本的广通渠一下子就从富庶,变成了萧条。
再加上它有三门峡天险制约,南方的船都不愿意往这走,所以这条水道,迅速就变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谁也不愿意多看它一眼。
这天,渠水河畔。
一个到处都是荒草,看似被废弃很久的码头却突然间,来了一大群人。
这些人或乘车,或骑马,虽都身着常服,但是那一身气度,即使普通衣衫打扮,依旧不能掩其分毫。
“老程!老程!哈哈哈,俺来的可比你早!”
“废话!你个死秃驴家隔着这里近,不早来才怪!”
“哎?老柴怎么没看到,该不是昨夜去了青楼,被平阳给抓回家吊起来打了吧?”
“滚你娘的蛋!被抓破脸的是老房,不是俺!”
看着这些人谈笑间聚在了码头上,住在附近的几户人家纷纷从门缝里小心的张望着这群人,同时在心里暗暗猜测猜着这些人的来意。
可惜,身为平头老百姓的他们,对于这些生面孔竟是多不认识,少不认识,一个也不认识!
如果此时能换做一个官员!
哪怕只是一个曾去过朝会的六七品小官!他也会骇然认出:这一群人,竟是大唐朝堂上,最顶级的勋贵大臣!
程咬金,柴绍,刘弘基,尉迟恭,薛万彻,房玄龄,长孙无忌……
这些往日跺跺脚,大唐都要抖三抖的人,竟然会齐齐的出现在这种荒凉的地方?
庶女皇妃 繁花若锦
而且,这还不算完,在通往这里的路上,陆陆续续还有人在往这里聚集!
到最后,当一个穿着月白长衫的年轻人到来后,在场的所有人立刻肃然起敬,齐齐的向他拱手施礼!
闻讯赶来的万年县县令正巧在下马时看到了这一幕!
阿蓉(系统)
当他瞪大眼睛,看清那个年轻人的长相后,二话不说,直接一翻白眼,晕倒在地。
“陛下,您怎么也来了?如此白龙鱼服,实在是不妥!臣恭请陛下尽快回宫!”
这个时候,没人会去在意一个小小的县令,当李世民笑着让大家免礼时,杜如晦又郑重的上前拱手,想要劝李世民回宫。
不料,李世民却只是淡然的摆摆手:“朕只是静极思动,随意出来看看,爱卿不必担心!想当初朕与你们一起在战场上,千军万马不也是杀过来了,如今在这长安,谁又能把朕怎样?”
“可是……”杜如晦还想再说什么,不想肩膀上却被一只熊掌给狠狠拍了一下。
“哎呀!老杜!陛下说的没错,就咱这些人,窦建德王世充不都给收拾了,还怕个鸟?你现在跟魏征一样,唧唧歪歪,婆婆妈妈的!”
程咬金的大嗓门在耳边响起,他这话,弄得不光是杜如晦直翻白眼。
就连原本站在他身边的几人,这时也忙不迭的退开几步。或看天,或看水,总之全都是一副我不认识你的模样……
其中更有一个黑脸中年人气的浑身发抖,指着程咬金就骂:“程老匹夫!你今天当着陛下与同僚的面,说清楚我怎么唧唧歪歪,婆婆妈妈的!”
原本得意扬扬的程咬金一看此人,脸色一变,随即有些尴尬的说道:“咳咳,魏征?你怎么来了?!你又跟萧寒不熟。”
魏征怒极,手指头都快戳到程咬金鼻子上了:“程老匹夫别岔开话题!今天你不把话说清楚,我一定奏请陛下以污蔑罪惩处你!”
“俺老程污蔑你?”
看着那根指向自己的手指头,程咬金有些不耐烦了,他怪声怪气的对魏征道:“你看看你现在,抓着俺一句话穷追不舍,跟那唧唧歪歪的小老太太有什么区别?”
“你!你!!”
“俺怎么?想打架?好啊!最近正好身子骨有些僵硬,来来来,老程让你一只手,别说俺欺负你这小老太太~”
“哈哈哈……”
岸上,就在大唐君臣“欢聚一堂”“亲密问候”之际。
澄清的水面上,一排粮船慢悠悠的从远处驶来。
为首的一艘船上有人先看到了码头上的情况,稍一犹豫,赶忙跑到了船舱中。
不多时,一个算不上英俊,却还清秀的青年就从船舱中走了出来,激动的朝这里挥手呐喊。
不用说,这个人,正是萧寒!
————
前些日子,他的大船在三门峡那里被人暗地里动了手脚,挣断了绳索,眼看就要撞向礁石,船毁人亡!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幸亏老范临危不乱,牢牢控制着船舵,让大船不至于打横,得以竖直倒退着冲向砥柱石。
想起当初的那一刻,哪怕现在,萧寒依旧感觉腿脚有些发软!
身下黄河咆哮!
身前纤绳飞舞!
身后则是足以击碎一切的砥柱石!
怎么看,这都是难逃一死的绝望下场!
可就在他们无奈的闭上眼睛,等待那即将到来的剧烈撞击时。
最先冲向砥柱石的船尾竟然突的划了一个弧!
紧接着,在船尾的带动下,整个船身就这样擦着砥柱石,向着下游冲去!
整个过程中,除了船舷被巨石挤碎了一块,整艘船就跟有了生命一样,自动绕过了这要命的石头!
看到这神奇的一幕,几乎所有人都瘫倒在地。
小东和愣子等人更是将逃过一劫的功劳,全部都算在萧寒身上!
认为是萧寒福大命大,这才把他们从鬼门关前生生揪了回来!
这个说法,很快就得到了船上所有人的一致肯定,到最后,就连萧寒自己也在怀疑:难不成自己真的是天命所归?!
结果,还是疲惫的老范说出实情。
原来,这块砥柱石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朝我来!
如果从上游过三门峡,船只通过人门,就必须直直的朝这块石头冲来,到了近前,自然有暗流引着船绕开它。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起點-1305 廟推薦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大柳树的后面是一道直上直下的小坡,不高,也就一人高一点罢了。
依着小坡,在里面放着两个只有半人高的小庙,而在小庙旁边的地上,还有一点点水迹格外显眼。。
“咳咳,我刚刚在坡上,没注意,不过我看到那两个香炉后,立刻就憋了回去。”
见萧寒看向那水迹,小东脸一红,赶紧跑过去,踹起旁边的土块痕迹掩盖,话说,刚刚要不是他一泡尿憋的慌,还真发现不了藏在这里的小庙。
“下次找个没人的地!”狠狠地瞪了小东一眼,萧寒这才收回视线,看向他说的那两只香炉。
面前的香炉不大,毕竟要配合两方小庙,不可能做的很大。
不过,别看它俩小,但却古意盎然。
高耳阔口,肚子里面盛满了厚厚的香灰,尤其在青黑色的炉身上,还用古篆写了几个字,更为其添了几分古朴。
就是有些可惜,因为它俩常年放在这里,炉身上的那几个字经过风雨腐蚀,已经看不清到底写的是什么了。
“呵呵,这应当是上了年份的东西,放在这怎么没人偷?”弯下腰,伸手推了推其中一只香炉,萧寒发现它虽沉重,却并不是固定在地上,完全可以拿走,于是随口就说了这么一句。
“侯爷……”
甲一听到萧寒的疑问,顿时满脸的黑线,上前一步,在他耳边尴尬的低声道:“别开玩笑了,谁疯了会偷土地爷爷的东西?不怕土地爷爷生气,去惩罚他么?”
“惩罚?”
萧寒摸了摸鼻子,心道没人偷土地爷爷的东西?那是你没看到后世!那些人连佛祖身上的金粉都不放过!有些甚至都骑在佛像头上往下刮粉末,也没看到佛祖发怒,一巴掌呼死这些人。
不过,这话在这时就不适合说了。
迷信,有时候也有迷信的好处,就像是这样,慑与土地爷的威名,东西放在这都没偷,不也挺好的?
看过了香炉,萧寒索性蹲下身子,开始仔细打量面前的两座小庙。
土地庙比较寻常,就算是在后世,也经常能在乡野地头看到。
五行土地厚。
三方地道深。
两张小小的对联贴在小庙的两侧,里面一尊和善的老人塑像,好似千多年来,都没什么改变。
对于这方毫无特点的土地庙,萧寒只是一览而过,旁边那座并列的小庙,才是他注意的目标。
其实,在看这座庙前,萧寒的心也是忐忑的,所以才拖拖拉拉的先看香炉,再看土地,最后实在看无可看,再看它。
“我绝对没到过这里,但是这里却有我的塑像!难道说这不是我第一次穿越,上古时候,我就穿过?还被人当成了神仙?”
眼神一点一点移了过来,萧寒的心里突然有些烦乱!
话说自从穿越过后,他对于神仙迷信一说,已经不再跟上一世一般,嗤之以鼻!
毕竟他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神秘产物。
自从来到大唐,他有时候静下心来都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上古那些大贤,历史上那些名人,会不会也有跟他一样,是偷偷穿送过去!所以才留下那么多匪夷所思的神话故事?
一阵风吹来,掀起一片浮尘落在萧寒面前,同样也打断了他纷乱的思绪。
伸手扇了扇那些飞扬的尘土,回过神的萧寒苦笑一声:“呵呵,这时候还想这些做什么?就算真是前世的我,没有记忆,没有经历,那也不是我!充其量,只能算做长得像的两个人罢了。”
想完这些,萧寒收拾了一下心情,凝神朝前看去。
神恩赐大地。
厚德载群生。
这是挂在小庙旁边的对联,语气,规制跟旁边的土地庙一模一样!同样,在这小庙里,也有一尊不过一尺有余的小小塑像。
只不过,这尊塑像与旁边盘腿坐着的土地公公不同。
它是斜斜的站立在哪里,挽着裤腿衣袖,手上还捏着一株禾苗,在那张脸上,七分微笑,三分疲懒,被石雕匠人刻画的栩栩如生。
“这是我?”
盯着那尊与自己无比神似的塑像,萧寒瞬间明悟,这就是他!
“那这田,这鱼?”
慢慢的转过头,再看向刚刚的水田,他也终于明白,怪不得刚刚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这不就是他在汉中曾经推行过的事情?
周围静悄悄的,萧寒身边这些基本都是随他一起去过汉中的老人手,除了刚跑过来,一脸莫名其妙的王五,其他人脸上,此时都是一副激动的神采!
“怎么了?你们这是咋啦?”王五背着一褡裢铜子,好奇的在这人面前晃晃手,在那人旁边跺跺脚,可就是没有一个人搭理他,吓的王五脸都有些僵硬了,还以为他们是大白天集体撞邪了。
“侯爷,这……”
小东没有理睬作怪的王五,他兴奋的拉着萧寒,声音都有些颤抖。
这时候讲究主辱臣死,同样也讲究主荣臣兴!
而要说到荣誉,有什么比被人搬上神坛,心甘情愿供养更荣誉的事情?这份待遇,就连皇帝,也办不到吧?!
龍 槍 編年史
“莫慌,镇定!”用力把小东的手掰开,萧寒的呼吸也加重了几分。
回想起当初在汉中的日子,自己与那些老农一起研究粮种,研究农具,研究农时!所为的,不就是有一天,它们会被发扬光大?
现在,江南的连年富足,已经证明它确实做到了当初的期望!而他们这些背后付出的人,却也没有被世人忘记!
面前的庙宇,与其说是对他的供养,倒不如说是对他的一种肯定!肯定他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可惜,任青,老孙,还有那些农人没有被一起放在里面……”压着强烈的激动,萧寒叹息一声。
不过很快,他又给自己独占这份荣耀找到了理由:“也罢,这庙这么小,要是你们都挤进来,晚上连个打地铺的地方都没有,等有一天他们给我换了大房子,你们再跟进来也不迟,哈哈哈!!!”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1304 天下何人不識君看書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咳咳……实在不行,咱晚上偷偷的来,也好过这么多人明目张胆吧……”
眼看在场所有人都用古怪的目光看着自己,王五的脸瞬间就红了,只得支吾着又补上一句,结果自然是引来一片嘘声。
不过,有他这么一打岔,倒是消了萧寒下水摸鱼的想法。
“哎,多肥的稻花鱼,这要是抓来烤了,啧啧……”
看着水中那些悠哉悠哉的肥鱼,萧寒不甘心的拿树枝扒拉几下无果后,最后只得抛下树枝,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这片水田。
水田前方就是五里短亭。
萧寒一边惋惜的回头看着那不断泛起涟漪的水田,一边走到亭子里的石凳上坐下。
这一路马车颠簸,也属实让人疲累,他打算在这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再去不远处的那个村子里看看。
“哎?侯爷,这里有座土地庙!”
就在萧寒打定主意,刚坐下一口气还没喘匀乎的时候,那边小东又大呼小叫了一声。
也不知道这小子今天是不是吃了疯药了,怎么看到什么都大呼小叫。
“你四不四傻?这里这么多土地,有个土地庙有什么稀奇?”
闭着眼睛骂了他一句,萧寒总觉得这句话挺耳熟。
似乎刚刚他吆喝有鱼的时候,自己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然后接下来就自己打自己脸了?
“哼哼,这次你喊破天,我也不过去!”
想到那些可望而不可抓的鱼就来气!萧寒刚悻悻的下了决心,果然,那边小东的破锣嗓子又跟着叫了起来:
“咦?怎么土地庙旁边还有一个小庙?我看看这里面供的是……侯爷!侯爷!”
听着一声紧过一声的吆喝,亭子里的萧寒不耐烦的转过脑袋,心中不无恶趣的想道:“叫吧!叫吧!使劲叫!今天管他供的什么,就算是供是玉皇大帝,老子去看一眼也算老子输……”
“侯爷!侯爷!您快来看啊!”
原本,在萧寒想来,小东顶多再叫几声,等发现他不感兴趣后就该闭嘴了。
可这次却偏偏奇了怪了,他的叫声不光一声紧过一声,而且还有越来越近之嫌,似乎还想来到亭子里叫!
“叫什么叫!跟叫魂一样!老子还没死呢!”
终于,等确定小东真的来到亭子里喊的时候,再也忍不住的萧寒大喝一声,拍凳而起!
“啪!!!”
这清脆无比的响声,给跑过来的小东给吓得,给萧寒自己疼的……
“嘶……”
抱着火辣辣的手掌,萧寒感觉自己整个手都木了!
从早晨积攒起来的怨气在这一刻,通通都涌上了他的心头,剩下的就只有想打人的冲动!
“说吧,你看到了什么!”
咬着牙瞪向一脸错愕的小东,萧寒已经决定一会不管他说什么,都必须抓到理由先收拾一顿,好给自己的爪子报报仇!
“咕咚……”
看着萧寒突然变得恶狠狠的眼神,小东费力的咽了一口唾沫,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作为萧寒的铁杆心腹,如果小东这时还不知道接下来他想要干什么,那真就白瞎陪伴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了!
“侯爷,那边有座小庙里,供的是…侯爷!”小心翼翼的往后退出亭子,小东指了指亭子外一棵大柳树,心虚的答道。
“嗯?你说供的什么?”萧寒缓缓起身,向着小东冷笑问道。
小东见状,苦着脸叫道:“侯爷……”
“哼哼,求饶?现在喊我也没用!”萧寒根本不为所动,甩着手掌,跟一只见了小绵羊的大灰狼一样,一步一步朝小东逼近。
“可我没喊你啊?!”小东的脸颊都在抽搐,却仍旧挺着胸膛回了一句。
“没喊我?那是我耳朵聋了?”萧寒继续冷笑一声,再次逼近。
而且这下他不光甩手掌了,就连一双腿也在地上不断的活动,跟后世散打运动员热场一样,似乎随时都要飞起踹人。
“喂,开赌了,开赌了!一赔五,买定离手!”
旁边,正蹲着歇息的王五几个人见到有好戏上演,不光不上去拉架,反而麻溜的准备好了一桌赌局,内容就赌小东这次要挨多少脚!
“我赌五脚!”
“我赌最少八脚!”
“呸,我看这次,少十五脚都过不去!”
眨眼间,王五面前的空地上,已经多了一堆铜子,看这麻溜劲,感情这事他们干的不止一次两次了。
现在,且不管那边看热闹从不嫌弃事大的几个混蛋。
光说这里萧寒已经走到距离小东不过三尺的地方,只要一伸腿,就能踹到他。
当然,萧寒也是这么做的!
王五等一众赌徒眼巴巴的看着萧寒抬起腿,正欲踹下第一脚的时候,小**然又说话了。
“侯爷,我刚刚真的不是喊你!我是说,那小庙里,供的可是您啊!”
满腹委屈的说出这句话后,在小东面前,包括萧寒在内的所有人,都瞬间石化了!一个个全部瞪着大眼,张着大嘴,跟快要窒息的鱼一样,直直的看向小东。
“等等,我有些头晕,你说庙里面供的是谁?”面前,一点一点把抬起的腿放下,萧寒仿佛不敢置信的盯着小东问道。
小东撇了撇嘴,跟受了多大委屈一样,再次一指那光秃秃的大柳树:“那里面供的是您!”
“我?”
这次萧寒算是听清了,不过他也牙疼般倒抽了一口凉气,继续道:“供的是我?这怎么可能?我从来都没到过这,怎么会有人认识我,而且还把我供起来?你不是看错了?”
“不可能!我不会认错,里面那个塑像就是你!”小东见萧寒不信,顿时也有些急了。他刚刚也是反复看了好几遍,这才认定那塑像就是萧寒!怎么可能错?
“不成,我得自己去看看!”
终于,萧寒像是反应过来一样,猛的一拍脑袋,撒腿就朝那跑去。
而其他随行的侍卫见状,也是耐不住好奇心,齐齐的跟了过去,只剩下王五在后面乐的后槽牙都漏了出来。
特勤组
“哈哈哈哈,一脚没踢,通杀!!!”

ty6li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愛下-1296 夜話-b6xb3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很巧,当萧寒的船只来到苏州的时候,差不多也是夜半时分。
不过,又有些不巧,张继当初宿在船上时听到的钟声,萧寒却无缘得听。
有些失落的萧寒为此,还特地找来熟悉苏州的船老大,向他询问关千古名刹寒山寺的情况。
不想,那号称地域通的船老大听到萧寒的询问后,竟是一脸的茫然,直言没听说过还有一座叫做寒山寺的寺庙。
直到后来萧寒连说带比划,又把那极具代表性的钟声搬出来,那船老大才猛然醒悟,笑着对萧寒拱拱手道:
“哈哈,客官说的是妙利普明塔院吧!对!这附近是有这么一个寺院,就在城外五里左右,在寺院中,也确实有这么一口钟!
不过人家那钟,是早晨才敲的!晚上响的,只有鼓!晨钟暮鼓嘛,这是寺院的规矩,没听说过哪个寺院有夜里敲钟的,不怕吵醒周围的人家,让人把庙给拆了?”
“哦?晨钟暮鼓,原来还有这般讲究?”萧寒有些脸红,他之前光听说过这句成语,但是究竟何为晨钟暮鼓,却从未深究过。
“那是!”船老大对萧寒这个大客户很客气,闻言哈哈笑了两声,这才继续借着刚刚萧寒的问话,问道:”咦?客人以前没来过苏州城吧?那是从哪里知道这座妙利普明塔院?怎么又叫它寒山寺?”
“咳咳……我是从树上看的,可能是写书的人把名字记错了吧。”萧寒干咳了两声,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他刚刚猛然想起:寒山寺的名字,好像是因为那两个著名的和尚而来!而如今那两个和尚,估计还不知道在哪挂单云游四海吧?
船老大没发觉萧寒在诓他,闻言一脸羡慕的说道:“都说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果然如此。”
“哪里,哪里!我这不就把名字也弄错了么。”萧寒摇摇头,苦笑一声,然后又与那船老大客套几句,这才起身送他出了房间。
回到房间,中重新坐下。
看着桌子上那一豆烛火,再想着寒山,拾得二位高僧。
萧寒在这一刻,突然有种未来与过去,在此时重叠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
让他原先还存在的丝丝睡意也瞬间消散不见,于是萧寒想了想,索性起身,一边低声念着二人的对话,一面向着甲板走去,想着看一看千年前的苏州故景。
只不过,萧寒没有想到,这么晚了,甲板上依然还有人。
在那盏气死风灯下面,一个俏丽的身影静静的立在那里,夜风吹动她的发丝,一眼看去,有种说不出的轻灵美感。
“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爆笑Z班 排骨大叔
甲板中间,萧寒低着头,将这段流传千年的对话念完,这才突然发觉紫衣就在前面,当即大为尴尬!
浮生之灼灼桃夭 熏风南来
话说,自从两人在船上发生那起误会后,紫衣这几天就一直若有若无的在躲着他。
而萧寒因为占了人家便宜,心中发虚,自然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找她。
红楼之林家方圆
所以,当两人在大夜里又突然遇上,萧寒心中的第一个想法不是花前月下,而是想着要不要避开?
“咳咳,怕什么!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踌躇几步,萧寒觉得此时退去,会更显得心虚,于是咬牙挤出一个微笑,装作很自然的样子,上前跟紫衣打着招呼:
紳士 的 莊園
“呵呵,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原来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没想到紫衣姑娘你也睡不着。”
早安特工殿
一 晚 情 深
这句话刚出口,萧寒立刻恨不得跳起来给自己一巴掌!
自己脑子宕机了?怎么能说出这句话?这句可是至尊宝调戏晶晶姑娘的话!
此时,此景,此话?自己这不是明着在调戏人家?
反应过来的萧寒赶紧心虚的朝左右看看。
还好,甲板上没有其他人在,这多少让萧寒松了口气。
“嗯?侯爷为什么睡不着?”
前面,紫衣听到声音,消瘦的肩头动了一下,然后缓缓转身,一双美丽的眼睛看向萧寒,目中似乎带着些幽怨。
“哈…哈哈,可能是白天睡多了吧……”
萧寒被这个眼神看着,心里更加没底,只能随口编出个理由应付着,只是他的那张脸,却已经从脖子,红到了耳朵根。
此时的他,哪还有一朝国侯的模样?整个就跟一位有贼心,没贼胆的小偷一样,要是紫衣再多说几句,他非得跳江里不成。
“咯咯……”
紫衣看出了萧寒的窘态,不禁“噗嗤”一笑,在这笑容下,似乎整片夜空都瞬间变得温和了起来。
“侯爷刚刚念得诗很有趣,不过怎么听,都像是一个出世之人的感悟,不像是您的诗啊?”
笑过之后,紫衣很自然的理了理鬓间的发丝,把话题从暧昧,引到萧寒刚刚念的诗句上。
“啊?哦!”
萧寒见紫衣不纠结那段至尊宝的名言,而是说到诗句上,脸上的窘态终于散去了一些,同时也在心里暗暗骂自己,人家一个女孩子都不怕,自己怕个什么劲?做不了禽兽,也不能连禽兽都不如吧?
“不错,你连这个都能听出来,果然厉害!”
自嘲的一笑,萧寒挺起胸膛,上前两步与紫衣站在一起,凭栏远望苏州城内的星星灯火。
不过两人此时虽然站在一起,却并没靠在一块,中间还留着一个人的空档。
望着城里的灯火,与天上的星辰相互辉映,彻底去了尴尬的萧寒长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开口道:“这是两位高僧的对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和你说的一样,它却不并适合我!我一直以为,等待的时间太久,做人应该只争朝夕!”
“等待时间太久么?”
紫衣侧过脑袋,深深地看了萧寒一眼,然后回过头,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是啊,应该朝夕与争,方才不负韶华。”

7w191好看的玄幻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討論-1294 着火-it7qf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安抚了马帮主几句,从他那里得到自己想问的信息。
萧寒紧接着又让人去找了县尉,从已经蒙了厚厚一层灰尘的润州库房中,找到了当初南城的房产地契。
至此,南城产业的主人,已经彻底明了在萧寒的眼前!
不过,就在所有人以为萧寒掌握了这些,这就要行雷霆手段之时。
他却突的一收,宛若无事人一般,开始忙着雇佣客船,研究下一站的地点。
南城,似乎已经被他忘记了。
————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站在甲板上,沐浴着夕阳,看那夕阳余晖将面前滚滚的河水染成血红一片,萧寒突然诗兴大发,当即摇头晃脑的吟诵一句!
然后,然后就忘词了……
“嘶,这诗后面是啥来着?小乔嫁给谁?咳咳,好像没嫁给我……”
迎着风,尴尬的站了半天,萧寒也没憋出下面的一句,反倒被吹来的冷风,把他的鼻涕泡都快冻出来了!
哎,都怪自己!
当初学这首诗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美艳的姐妹花大乔和小乔,有美女可以歪歪,鬼还记得什么诗文?
“咳咳,下一句嘛,等我再推敲推敲……”
快穿之情敵攻略 此木非
绞尽脑汁,也想不起下一句,萧寒只能厚着脸皮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然后看都不敢看周围几人,转身一溜烟的往船舱里跑去。
不过,萧寒的担心似乎是有些多余。
在他身边的人除了紫衣,就没个正经文化人,偏偏紫衣还不在甲板上。
于是,那几个文盲看到终于不用陪着家主,在冷风里发什么鸟神经,可以回屋里暖和暖和时。
特工醫妃:邪帝狠寵妻 月靈危
他们不光没取笑的意思,反而齐齐松了口气,也缩着脖子争先恐后的往船舱钻去。
唯有慢一拍的愣子一边看着江水,一边嘟嘟囔囔的念叨:大江东去?咱这明明是向南吧?侯爷是不是晕船忘了方向?
愣子的方向感没有错,他们此时,确实在向南。
就在在经历过人头事件过后,马老六专程从外地跑回来拜会过萧寒。
等风尘仆仆的马老六确定萧寒没有事后,这才大松了一口气,顺便又把这两天他的工作成果,跟萧寒交代了一下。
船,他已经找的差不多了!
人,也基本都定了下来!
接下来,只需要萧寒给出地点,这支巨型的船队,就可以从各处启航,向那里集结。
说完了这些,马老六还跟萧寒建议:运粮的事,一定要尽早安排好!当春天来临,冰雪消融,这些船就可以借着南风,一路北上,直抵关中。
否则,以运河由北至南的天然水流方向,一路上不知需要调动多少纤夫民壮,才能将这支船队送抵长安。
专业的事情,必须听从专业人的建议!
所以萧寒对于马老六的提议从善如流,当即收拾东西,乘船顺江南下。
————
遊戲王卡片之力
“王管家,那人今日已经到了南浔。”
就在萧寒与小东一群人挤在船舱中抢着烤着火炉时,润州南城古宅内,一个黑衣劲服的汉子从门外倏然闪入,看到坐在屋里的老管家,连忙对他拱手施礼说道。
“哦?已经到了南浔了?呵呵,速度够快的!”
这个阴夫不易养
老管家听到声音,垂下的眼睑抬了抬,突然自得的笑了起来:“看看,这位小侯爷对我们王家,也是忌惮的很嘛!亏我担心了这么久,生怕他年轻气盛,吃不下这口气,要与我们王家开战。”
奈何清風知我意
“哈哈,量他也不敢!”
汉子见老管家心情不错,也跟着恭维道:“王管家,您本就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咱们王家立足山东这都已经千年有余!
他一个小小县候,出身简末,背后也无家族扶持!只靠刚立国不过十年的小皇帝照拂,怎么可能敢与我们为敌?照我说,您先前肯把那些人头交给他,已经是给足了他的面子,他该感恩戴德才是!”
“呵呵,这些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说了!”提到人头,老管家的脸色微微一变,摇摇头道:“这里毕竟只是家里的一处宅子,又不是老家祖屋。
网游之星际执政官
用几个蠢材的脑袋来了却此事,算不得什么亏赚!不过我今天听采买的下人说,前两日有人跟那些粮商菜贩悄悄打听过咱家的食粮采买,不知是不是……”
老管家这句话刚说到一半,突然戛然而止!随后,他的眼睛蓦然睁大,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那个汉子习惯性的弯着腰,看到老管家这幅模样,正觉得奇怪!突然间,他也感觉出不对来!
四周的房间,好像在震动?
而且随着这震动,还有无数肉眼可见的灰尘瞬间弥漫而出,笼罩在整个房间里!
面前的这一幕实在是过于诡异,老管家与那汉子还没想清楚发生了什么,一声巨大的轰鸣,已经携裹着重重狂风,自前院席卷而来!
“砰砰砰……”
雕花镶嵌的精美门窗在这股狂风下,真如纸糊的一样,连一秒钟都没坚持上,就已经轰然碎裂,化为无数碎屑,倒飞进了屋里!
“怎么回事?!”老管家骇然大吼,可惜他的声音刚一出口,就被淹没在了这道狂风之中,而紧接着,他的身体也被狂风冲的倒飞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轰……”
就在老管家身体落地时,又是一道轰鸣紧随而来!
如果说,上一道只是降临在前院,那这一道,已经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前屋当中!
爆炸声起,无数碎木瓦片飞溅而去!
原本精美绝伦帷幔随之燃起大火,又被冲击力带起的狂风冲散到四方!
一时间,整个南城老宅,都陷入了一片火海当中!
嫩草進場
“不,不!”从地上爬起来的老管家透过残破的门框看到这一切,大吼一声,双目登时一片赤红,宛如外面那升腾的火焰。
顾不上身边被一根木棍穿胸而过,眼看就活不成的壮汉。
也顾不上自己身上密密麻麻,渗着鲜血的伤口!
老管家挣扎着冲到了外面,两行血泪滚滚而下,到了这一刻,他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是王家!这是我守护了几十年的王家啊!!!萧寒,你安敢如此!”
恶魔少爷要硬上 慈慈
“轰……”
回应他的,是又一声轰鸣巨响!
“恶贼!”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声嘶力竭的吼出了最后两个字,然后就这样,一步,一步,径直走入了面前的火海!
逍遥剑 云剑英
这一夜,南城,着火了!

rrek4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1285 嘍囉看書-eoroi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都说童言无忌,大风吹去。
但在某些的时候,别说是大风了,就算是龙卷风,也吹不掉它带来的尴尬!
女總裁的超級保鏢
比如现在的萧寒,他就很想立刻下手掐死李义府,反正以后也是个祸害,这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紫衣在李义府问出这句话时,已经“啊”的一声尖叫,跳到了一边。
那张美丽的俏秀脸庞,红的就跟煮熟的螃蟹一样,躲在角落里,半天都不敢抬头。
萧寒虽然比紫衣要镇定点,但是该死的鼻血,却不受控制的哗哗长流,这份形象,要说是正人君子?怕是瞎子都不会答应!
“咳咳,刚刚不小心撞墙上了!”
伸手抹了一把鼻血,萧寒面对着一众怪异的目光讪笑两声,不过,他这个解释,确实是没什么说服力!
絕匠
撞墙上?那这鼻子够结实的,外面一点痕迹都没有,光见里面流鼻血了,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内伤?厉害!
“可是,我刚才没听见撞墙的声音啊……”
周围这些人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对萧寒拙劣的表演不好追问,但是那个小家伙,却有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执着,追在萧寒屁股后面问道。
“没听见?”
萧寒的笑容有些僵硬,他低头看着好奇宝宝一样的李义府,用还沾着鼻血的手捏着他耳朵,然后用力那么一扯……
“啊!!!”
“这下听到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
看着背后似乎长出一条恶魔尾巴的萧寒,李义府捂着耳朵,连连点头!
虽然他如今还小,对于男女之事不甚明了,但这几年的流浪生涯,却让他非常明白一件事:好汉不吃眼前亏!打不过人家,那就得听人家的!人家说啥,就是啥!犟嘴,是要挨收拾的。
船舱内的气氛诡秘,船舱外,却比刚刚还要热闹。
在那几个被绑的跟虫子一样的脚夫注视中,领头人一声令下,除了刚刚上岸,正哆哆嗦嗦穿衣服的几人。
剩下的所有人纷纷扔钩爪的扔钩爪,爬船的爬船,一时间,就跟八仙过海一样,各自使出本事朝港口里停泊的船上爬去。
都到了这个时候,什么“隐匿”,什么“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领头人都不打算管了!
矢界游戏盆景 幻灭回梦
他现在只想找出那几个消失的人!哪怕抓不住他们,也好过现在窝囊的连人都看不到。
萧寒所在的那艘客船,已经有两个人拽着钩爪爬了上来,刚刚船舱里听到的异响,正是他们弄出来的。
这两人爬上甲板,先在船楼里寻摸了一圈,没有什么发现,俩人又不甘心的朝船舱下面寻去。
“咦,这门怎么没锁?”
楼梯口前,走在先头的一人伸手拉了拉舱门,本来这下只是试探,却没想舱门应声而开,惊奇之下,连忙往另外一人看去。
跟在他身后的那人也看到了舱门被轻易拉开,惊讶之余,心中也是突的一喜!
综漫同人之魔临异世 寂寞夜猫
门没锁?难道里面藏了人?搞不好,这个天大的功劳,今天要落在他们弟兄头上?!
拳力異人
“走,先进去看看!”咽了一口口水,他赶忙催促前面的兄弟往里走。
不过,前面人此时却犹豫了:“要不要通知老大?”
后面那人脸颊抽搐两下,忍不住骂道:“你傻啊!万一是虚惊一场,老大不得弄死咱俩?没看到他今天心情很不好?要触他霉头,你去,反正我不去!”
“我…我也不去!”
“那就先看看!外面就是咱的人,你怕啥?!”
“这…有道理!来,你走前面!”
“……”
门外的两人在经过一阵“友好”的商议后,后面那人换到了前面,然后壮起胆子,小心的顺着楼梯,下到了船舱里面。
船舱里面极为昏暗,尤其是刚从明亮的外面走入,人的眼睛一时适应不过来,都会有那么短暂的几秒钟失明。
这要是在海上,一些海盗就会特意做一个眼罩,捂住一边的眼睛,做独眼龙状,不是这只眼睛瞎了,而是为了让这只眼睛,始终保持在黑暗状态,这样在下到船舱作战时,能最快的看清里面的状况,而不是做那几秒钟的睁眼瞎。
不过,这两人很明显没做过海盗,更没想到他们刚刚的谈话,正巧被走到门口的甲一听了进去。
于是,就在他们下到船舱,眼前漆黑一片的时候,脑袋上就重重的挨了一下!随即两人一翻白眼,哼也不哼的晕了过去。
“甲一哥,咱会不会打错人?”
等到这俩人抽搐着倒在地上后,愣子举着一根大棒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犹豫的问向背后的甲一。
刚刚那两棍子,就是他跟小东打的,很用力!也很有效……
甲一跟着走到晕倒的两人面前,用脚踢了踢他们,确定俩人真的晕死过去,这才小心的收起手`弩,没好气的瞪了愣子一眼:“怕打错人还那么用力?”
愣子摸了摸脑袋,颇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嘿嘿,我这不害怕打不晕,再被他们跑了嘛?”
“哦,合着好人坏人,你都想做是吧?”甲一闻言,翻了个白眼,懒得再跟他说话,转而对着旁边的小东说道:“你搜一搜两人,看看到底是干什么的!”
“哎,这事我来!我最爱搜东西了!”
愣子一听搜身,立刻来了兴趣,赶忙抢上前去,在两人身上摸索起来。
“这是钱袋子,切,穷鬼!这是绳子?匕首?石灰?”
愣子别看平日里有些憨直,但是搜身确实专业,没用几下,就从两人身上翻出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光是凶器,就有三四把,可惜没找到任何与他们身份有关的东西。
看着被愣子翻出那一堆五花八门的东西,甲一的脸色越发的难看,正常人,谁出门会带这些东西?再联系到他们刚刚说的话,一股不详的预感瞬间袭上他的心头!
“不用找了!愣子,你赶紧回去通知侯爷!小东,咱俩去外面看看!记住小心点,外面应该还有他们的人!”
“啊?哦!”正搜的过瘾的愣子听甲一说的严肃,赶忙站起来,刚往舱里跑了几步,又突然停下脚步,指着那两个人问:“他俩怎么办,会不会醒来?”
重生侯门娇 九秋菊
宋子安新
甲一咬牙,拾起愣子刚刚丢下的木棒,又朝着俩人头上狠狠的给了两棍子:“好了!醒不来了!”
愣子见状,登时通体恶寒!这他奶奶的到底是谁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