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偷香竊玉 txt-第860章: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看書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车子开到了天涯地角,我下车之后,一瘸一拐的朝着山上走。
每一步都很艰辛。
我没有再继续找陈雅媛,我知道我找不到她。
我爬到山顶上,看着即将到来的日出,这是我跟陈雅媛第一次看日出的地方。
这是我们最美好回忆的地方。
我坐在山顶上,等待着日出的到来。
我很久没有一个人安安静静的静心对待这个世界了。
从大金塔回来之后,我整个人都冷静下来了。
我把我手腕上的手表拿下来,我狠狠的上劲,看着转动起来的手表,我微笑了一下。
我找独眼调查是谁在搞我,独眼一直调查不出来,张北辰也洗脱了嫌疑,而我身边的所有人,看上去都很有嫌疑,也都没有嫌疑。
之前,我是不懂,但是现在我懂了。
如果,那个人,已经死了,是一个不存在的人,那么,我怎么可能调查的到呢?
陈英龙没有死。
那么,陈英名呢?
如果陈英名也没有死,整件事,都是他做的,那么,整个局面,就非常的合理了。
打扫废墟的是,是张北辰做的,他能把陈英龙救出来,那么陈英名还活着的事,也不是不可能。
一开始,我没有怀疑,但是,陈雅媛消失之后,我心里就开始起疑心了。
陈雅媛是悄无声息消失的,整个医院,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虽然陈雅媛生完孩子,很虚弱,但是,只要她吭一声,那么,医院里都不会让她不明不白的消失了。
那么,整件事,只有一个可能,陈雅媛,是心甘情愿走的。
能让她心甘情愿离开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陈英名带她走的。
我深吸一口气,静静的等待着日出的到来。
如果陈英名还活着,那么,一切就非常好解释了。
张北辰控制着陈英名的力量,用尽手段,悄无声息的把我们都杀了,这样,他就可以顺利应当的得到一切。
那天,我去到大金塔请佛的事,只有少数人知道,一个是吴千钰,另外一个就是陈雅媛,所以,那个车祸,很有可能是陈雅媛泄露了我的路线导致的。
陈雅媛是个好女孩,但是,有些事,是很恐怖的,有些事,也由不得她做主控制。
在资本跟野心面前,个人的善良,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我不知道陈雅媛在这里面扮演着什么角色,但是,我不会怪她。
因为,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是我把这条路给走到了眼前的局面。
但是,我不会任由背后的那些人,操控结局。
我让吴灰去杀掉张北辰,他不可能做到的,所以,只会有两个结果,张北辰干掉吴灰,其次,我众叛亲离,吴灰倒戈,跟张北辰联手干掉我。
在我对人性的理解来看,吴灰应该选择跟张北辰联手干掉我。
我也不会怪吴灰,因为,是我逼他去送死的,结果,我早就想到了。
我为什么要走这个极端?
我要的,就是从这个局里面抽身出来,我要成为一个局外人,只有等我死了,让他们得逞了,背后的那个人才会浮出水面。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
光复之日 塞北雪
我看着,是张北辰打来的电话,我相信,已经有结果了。
一世 之 尊
我接了电话,我说:“张北辰……”
我淡淡的说了张北辰的名字。
他哈哈笑着说:“阿峰,你的人,真是太猛了,带着百十号人,来我的酒店,大杀四方,弄的我的酒店,血染当场啊。”
吴灰,选择了跟张北辰硬钢。
我说:“很可惜,没能杀掉你。”
张北辰笑着说:“阿峰,何必呢?玩硬的,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如果,你像是以前那样偷偷摸摸的在背后下手,说不定,还真能干掉我。”
我微笑了一下,我说:“张北辰,我比谁都了解你,其实,陈英名死的时候,你就已经开始对我下手了,你给了我一个希望,把陈英龙救回来,支走啊姐,就是等于砍掉我的左膀右臂……”
张北辰哈哈大笑着说:“你,可以把凌芳叫回来。”
我摇了摇头,我说:“叫她回来,只是多一具尸体罢了。”
张北辰哈哈大笑着说:“阿峰,你真的很聪明,我说过了,人太聪明,会遭天谴的。”
剑皇逆天路
我摇了摇头,看着即将出来的日出,我深吸一口气,我不觉得,我会遭天谴。
张北辰笑着说:“阿峰,你没有胜算的,我非常了解你,我已经给你最大的面子了,放走凌芳,是解决了你心头最大的忌讳,你现在,可以全力放手一搏,跟我好好的斗一斗,我张北辰,一辈子,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是你林峰,算是一个,把你所有的本事,都拿出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我笑着说:“张北辰,如果我投降,你会放了我的女人孩子吗?如果我投降,你会放了我的家人吗?如果我投降,你会给我一条生路吗?”
张北辰哈哈笑着说:“林峰,你还是那么天真?我曾经很欣赏陈汉生,但是,那又怎么样?再欣赏,那也是敌人,既然你要跟我做敌人,我一定会斩草除根。”
我说:“那我退一步,我死,其他人活。”
张北辰问我:“你相信我吗?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我站起来,看着天上的太阳,我们都已经对彼此失去了任何信任。
我深吸一口气,这就是枭雄,斩草除根,绝对不会给自己留后手。
我说:“我到底要怎么投降,你才肯,放过我的孩子家人呢?我可以死,死在你面前,都可以。”
张北辰哈哈笑着说:“看来,你是斗志全无了,你啊,太恋家,我早就说过,女人是你的绊脚石,家庭是你的软肋,一戳你就完了,你现在,让我兴致全无啊,哼,现在的你,就跟你这个早产的孩子一样,孱弱无力,要活,活不了,想死,也难,真是无趣啊。”
我听到张北辰的话,我就眯起眼睛。
果然,我猜的没错,陈雅媛跟孩子,真的在张北辰那里。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说条件……”
张北辰冷声说:“吴总长要召开公盘大会,既然,你那么不想斗,那么,怎么把我拿下的,就怎么把我捧上去,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这是我张北辰这一辈子唯一一次仁慈,送给比我亲儿子还要亲的你。”
电话挂了。
太阳当头,我看着刺眼的眼光。
我微微一笑。
对敌人仁慈。
就是对自己残忍。
阿叔。
你输了。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偷香竊玉-第859章:逼他,殺了我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回头看着那座巨大的大金塔,站在塔身下面,我仰望着大金塔。
我是能看到塔座,整个塔身如此的宏伟。
我眯起了眼睛,心里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
但是,很不清晰。
我赶紧的顺着那些游客走,跟着他们一起走。
我一瘸一拐的加入这些游客的行列之中,我走的很慢,但是没有人催促我,我一步步的走着。
每一步,都一瘸一拐的,可是没有人会嫌弃我,也没有人显得很着急。
在这座大金塔下面,每个人,都像是戴上了面具,把真实的自己给隐藏了起来,即便那些脾气好的,脾气坏的,这个时候,都变成了一种人,那就是,信徒。
可是,这些信徒是真的变了一个人吗?
不,没有,他们只是表面改变了,真正的内心,从未改变过,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内心再想一些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是啊,只有自己最清楚自己。
我抬头看着大金塔,我已经开始对自己不清楚了,我开始不了解我自己了,我不知道,我的优势在什么地方,我的掠视在什么地方。
整个局势,就跟现在围绕着大金塔转是一样的。
我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牵着我的鼻子走,在一个看似很有方向但是永远只能在一个地方兜圈子的地方行走。
永远都走不到尽头。
我也看不清整个局面,就像现在我站在大金塔下面,巨大的大金塔,遮蔽了我的视线,让我只能看到塔座,而看不到塔顶。
整个局势就是这样的,非常的可怕。
我围绕着大金塔转,我非常想要看清楚整个局势,非常想要看到大金塔的塔尖。
但是,怎么看,都看不到,我伸长了脖子,努力的看清楚。
但是可惜,我怎么都看不到,所以,我只能侧着身子看,这样,我的脚步,不由得又慢了下来。
这个时候,那些假装有耐心的人开始嚷嚷起来。
“搞什么东西?你转不转啊?快点啊,别挡着路啊。”
“就是,太没素质了,不能让所有人等着你一个人啊。”
“不转就让开啊,别挡着别人的脚步啊。”
所有人都开始嚷嚷起来了,我没有搭理他们,我就站在原地朝着塔尖上看,但是怎么都看不到塔尖。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狠狠地推了我一把,将我从人群里推出去。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
看到我被人推了,吴灰跟三猫带着百十号人突然冲过来,把推我的那个人给抓起来。
“妈的,你找死啊?敢推我们老大?”
上百号人嚷嚷,把这些转圈祈福的人都给吓的脸色铁青。
那个推我的人也吓的害怕地说:“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
这个时候那个老和尚笑了笑,走过来跟那个推我的人说:“施主啊,人生路漫漫,何必走那么快呢?黄泉路长,不急于一时,有时候,灾难或许,就因为你走的太急,而撞上了。”
那个推我的人立马苦着脸说:“对对对……你说的对,我不敢了,你们饶了我吧。”
我直接站起来,我刚想说话,突然看到一些光了,我突然像是明悟了一样,赶紧的朝着远处走,一边走,一边回头看。
我离的越远,越能看的清楚塔身,我心里突然乐开花了。
是啊,这么浅显的道理,我怎么现在才知道呢?
我赶紧跑起来,朝着马路上跑,越来越离大金塔遥远,所有人都奇怪的看着我,觉得我跟神经病一样。
吴灰他们也赶紧跑过来,刚想说话,我立马吼道:“闭嘴……”
所有人都愣住了,远远的站在远处看着我,不敢说话。
我皱起了眉头,我站在足够远的地方,看着那座大金塔,终于,我看清楚了大金塔的全貌。
整个大金塔就在我眼前,他那么宏伟,那么光亮,那么的震撼。
但是,现在,他就在我眼里,整座大金塔,都在我眼里。
我深吸一口气,我明白了,彻底明白了。
我什么都没说,而是回头看着那个老和尚,我说:“你真他妈的有智慧。”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都诧异地看着我,或许,我跟一个出家人这么说话,很不礼貌。
代嫁傻妃 征文作者
但是那个老和尚却笑着说:“能帮到施主,就好……”
我点了点头,我对于这个世界,越来越觉得有意思了。
尤其是那个缘字,真的,太他妈奇妙了,这个世界,真的,太有缘了,缘这个字,真的就……
玄……
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老和尚笑着说:“有缘何必要相识,认识我,永远没有认识你自己重要。”
我听到这句话,整个人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我对于鬼神,对于神佛,我从来没有这么震撼过,也从来没有这么虔诚的认为他们应该受到尊重一样。
是的,他们真的应该受到尊重。
这个老和尚,真的点化了我。
真的,认识神佛,远远没有认识自己重要。
人,一辈子最难的事,其实不是去认识什么神佛,而是认识自己,太难了。
血 精靈
很少有人能认识自己。
我也不认识我自己,从未认识过我自己。
我抬头看着大金塔,我服了,我说:“谢谢你……”
风七传
我说完,直接转身上车,坐在车上,我看着那百十号人,都在那一脸傻眼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眯起眼睛,我心里,已经全然明了了。
我现在就身处一个巨大的局中,我被一股力量,牵着鼻子走,我做什么反应,都是对方想要的。
我虽然知道,但是,我身在局中,完全看不透。
如果,我不尽快的从这个局里面走出来,那么,最后的结果,就只能有一个,所有人都会死,最后轮到我。
我深吸一口气,所以,想要看透整个局势,那么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从这个局里面抽身出来,就跟看大金塔一样,想看大金塔的全貌,你就只能离他远一些,站在他的脚下,你只能看到一个塔座。
我立马对着三猫还有吴灰喊道:“过来。”
两个人立马跑过来,吴灰问我:“大哥,怎么做?”
我看着吴灰,我眯起眼睛,我说:“去找张北辰,做掉他……”
我说完,就关上车窗,开着车。
将军夫人的当家日记
医鸣惊仙 湛蓝冰川
我看着后视镜里震惊错愕而呆愣的吴灰。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
我,虽然很不想,但是我没办法。
我只能用这个犯法,来逼他。
杀了我……

都市小說 偷香竊玉 txt-第854章:翻臉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林业?
他能出什么事?
我现在忙的焦头烂额的,我真的懒得管他。
我还以为是其他人出事了。
真的没想到是他。
这几年,我都快忘了,我还有这个表弟。
我冷声说:“他搞什么事?我现在很忙,没工夫管他的那些破事,要是又输钱了,就让他挨一顿打就行了。”
我二叔立马说:“林峰,不是这样的,这次,我听说,他在人家的场子里,拿了不该拿的东西,所以,对方要他的命啊,不过我很纳闷,东方大酒店的张老板,不是你朋友吗?为什么这点事,就要林业的命呢?”
我听了之后就皱起了眉头,原来是张北辰。
他妈的,这件事,我不想管,也得管了,他这么做,就是为了打我的脸。
我必须要摆正我的态度。
东荒灵喻之无神纪
我直接说:“行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管到底。”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我看着周婷,抱歉地说:“周小姐,不好意思,本来想请你吃饭的,但是现在,家里出了一点情况,我需要,失陪一下。”
周婷站起来,笑着说:“我理解的林总,我们保持联系,我尽量,给你安排到一比五的配资。”
我点了点头,伸出手,周婷立马跟我握手。
我什么都没说,直接离开了酒店,出了门,我直接开车去小勐拉,我没有带人去,虽然我现在危机四伏,张北辰要我的命,但是,我林峰就正大光明的去找他张北辰,他要是敢动我,我一定要他付出代价。
车子开到了小勐拉,我没有急着下车,而是给吴总长打电话。
我说:“喂,吴总长,有件事,我想跟你沟通一下。”
吴总长立马笑着说:“林总啊,你有什么事,尽管说好了。”
我说:“我认为,张北辰不适合做联合银行的行长了。”
听到我的话,吴总长有些纳闷,他说:“为什么?张北辰这一年来,做的还可以,我们,还准备提拔他到财政部去。”
我笑着说:“我说他不合适,他就不合适,我希望,你现在,就发一个通知,免去他联合银行行长的职务,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只好用我的办法,把他从联合银行踢出局,但是,那时候,联合银行会伤筋动骨。”
吴总长有些诧异地说:“林总,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误会,以我对你们关系的理解,你们可以算是亲如父子,为什么现在,你要免掉他的职务,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我说:“蛇,始终是蛇,我林峰推他上天,他反手要吃掉我林峰,吴总长,或许你没有听过农夫与蛇的故事,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现在,他利用我,成功的走上政坛,而你,帮助他在政坛更进一步,这一个我,就是下一次的你,他今天能蟒蛇吞象,明天,他就能蟒蛇吞天。”
吴总长深吸一口气,他说:“从他的野心来看,他确实,想要的比我想的要多,你们之间,发生的事,我不问,但是,我希望,你们能自己解决,不要波及到其他的人。”
我说:“明白。”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
直接打开车门,我看了一眼东方大酒店,我拄着拐杖,径直地朝着大酒店走进去。
到了门口,我看着有人过来,十几个人把我包围在门口。
“你来干什么?”
我看着对我问话的人气势汹汹地,我直接拿着拐杖戳了戳他的胸口,我冷声说:“这里,有我百分之十的股份,我他妈想来就来,用的着你这个小弟来指手画脚的吗?”
我说完,就直接拿着拐杖,将他打开。
所有人看着我都很不爽,但是我没有搭理他们,而是走进去。
我看着张辉带着人过来,他脸色很不好,我走到他面前,与他对视,他不爽地说:“你干什么?”
我说:“不干什么,我要带我的弟弟林业走。”
张辉不爽地说:“没有可能,他这次犯的事,很大,我告诉你,侵占了我们的底线,我们绝对不会让他活着出去的,要不然,我们腾龙就不要做生意了。”
我冷声说:“我不管他犯了什么事,我林峰保他平安无事,我不管你的底线不底线,我现在就是要带着他走。”
张辉立马指着我骂道:“林峰,你有没有搞错?你疯了是不是?你以前不是挺喜欢讲道理的吗?你现在还是你吗?妈的,他在我们场子里嗑药啊,你知不知道,整个缅国都已经禁药了,尤其是小勐拉,在这里玩什么都可以,但是,就是不能嗑药,我们要是不留下他的命,那么,当局会怎么想?我们这里岂不是成了毒窝了?会吊销我们执照的。”
我眯起眼睛,我没想到林业居然在这里嗑药,我握紧了拳头,心里十分的烦躁。
但是,我已经上门了,这个人就算是废物,他也是我的弟弟,我必须的带他回家。
我冷声说:“我不管你的底线不底线,我现在,就要带他走,把人交给我,否则,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釜底抽薪。”
“林峰,你未免有点太过分了……”
我听到身后的人对我叽叽歪歪的,我直接拿出来枪,朝着空中就开了一枪,所有人都吓的脸色苍白。
我吼道:“过分?我现在所做的任何事,都是基于你们对我做的事上的应对,不要说我过分,如果你们不过分,我林峰一定安分守己,张辉,兄弟一场,我不想跟你现在见血,但是,你最好给我放聪明点,我能干掉那么多敌人,如果,你一定要跟我站在对里面,你知道,我的能力。”
听到我的话,张辉整个人都震惊了,他看着我,有些不可置信,他张口结舌,几次想要说话,但是话到嘴边,都被咽回去了。
我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我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他父亲对我做了什么,所以,他愤怒。
我知道他无辜,可是,王图霸业,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无辜的。
正在这个时候,我看着张北辰抽着雪茄,换上了那把剃刀走出来,而身后的老马拖着一个被打的半死的人走出来。
他笑着跟我说:“阿峰,我越来越欣赏你了,如果你要做敌人,我张北辰,也奉陪到底。”
我眯起眼睛。
这是,翻脸了吗?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偷香竊玉-第852章:準備踢出局看書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张北辰的态度,很强硬。
这种强硬,让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如果是以往,我们两个有矛盾的时候,他都会退一步,给我台阶下,但是这一次,他不但没有要退,反而,拿着刀,前进一步。
我深吸一口气,看了看马帮的人,又看了看张北辰。
我冷声说:“阿叔,那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个家,不能分,也不会分,我不会允许这个女人分一股,我都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冷俊辉的,就算是,我也不会给,云泰祥的股份,我不会动,也不准动。”
张辉立马拍桌子,他生气地说:“阿峰,你是不是疯了?为什么呀?你这么说,你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我摇了摇头,我说:“没别的意思,就是告诉你,云泰祥的股份,不能动,阿叔,如果,你还当我这个人在你心里有一点分量,别做,否则,我怎么把你请进来,我就怎么把你踢出去。”
听到我的话,张北辰抽着雪茄哈哈笑起来,他摇了摇头,他说:“阿峰,我张北辰虽然靠你,走到了今天的位置,但是阿峰,你别忘了,我们是互相成就,如果你要抽梯子,那我就要砍树,你知道我张北辰是什么样的人物,我做事,釜底抽薪。”
我立马说:“所以,你要杀我全家是吗?”
战住你别跑
我说完就站起来了,把腰里的家伙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所有人这个时候都站起来了,因为他们知道,事态已经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张北辰脸色冷下来,他摇了摇头,不高兴地说:“阿峰,你跟我玩这套?你忘了?你手里的这把家伙,还是我给你的,你跟我玩这套,你还嫩了点。”
我也摇了摇头,我说:“我只是要告诉你,我活不下去,所有人都得死,你也别觉得自己能挟天子令诸侯,这个孩子,我绝对不会让他分一股,你可以放心。”
张北辰站起来,他笑着说:“没关系,我会让你低头的,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各自找律师吧,看看法律,会不会允许你这种自私的做法,走……”
张北辰说完扭头就走,张辉看着我,满脸地不解,他小声又怨恨地说:“阿峰,你真的变了,变的让人更讨厌。”
张辉说完也毫不留情,直接就走。
当他们走了之后,整个办公室更加的萧杀。
所有人都看着我,很不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马宏小声地说:“林峰,你跟张北辰,关系不是很好吗?怎么会闹的要拔枪呢?”
我不能说,我不能把我心里所想的事,告诉任何人。
从张辉的态度来看,他还怨我变了,他是比较单纯的,可能张北辰要做的事,连他都不知道。
张北辰这个人,实在是太凶残了,连自己儿子都在骗。
这件事,张北辰的嫌疑最大,好巧不巧,冷天佑夫妇去世了,他就找到了冷俊辉的女人,带着这个怀孕的女人来继承遗产,说不是他做的,鬼都不信。
所以,如果是张北辰做的,那么,杀我的事,肯定也是张北辰做的。
这就是我跟他决裂的理由。
我没有回答任何问题,而是说:“余安顺,告诉我,怎么才能让冷家的股份一股都不分出去。”
余安顺皱起了眉头,她说:“这件事很复杂,根据继承法,冷俊辉的孩子,有资格继承的,就算这个孩子没有出生,但是,他也是冷家的血脉,法律支持弱者,如果要法官判的话,他们一定会判这个孩子有资格继承的,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证明这个孩子,不是冷俊辉的。”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张北辰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所以,这个孩子的真实性,不用怀疑。”
听到我的话,余安顺脸色就更加的严肃,她说:“那……现在除非这个孩子没了,否则,他一定有资格继承冷家的遗产。”
我立马冷着脸说:“所以,这个孩子,得没了是吗?”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脸色都阴沉下来了,每个人脸上都写着不理解两个字。
冷俊峰立马说:“林总,我觉得,你说的对,这个孩子,必须得没了,老三那小子,差点把我们全家都害死,现在他是阴魂不散啊,他的孩子,居然还被别人利用来抢我们的家产,林总,这个孩子你要是给做了,我分你一份。”
我上去就是一巴掌,直接打的冷俊峰一个踉跄,我吼道:“你以为我是要分你们的遗产?”
冷俊峰立马害怕地看着我,满脸委屈地说:“我,我也没说你是为了分我们家的遗产。”
我看着他那憋屈地样,我就说:“滚……”
林俊峰立马吓的跑出去。
我深吸一口气,解开西装地领带,余安顺十分不解地问我:“林峰,我觉得你有点不对劲,我也觉得张北辰有点不对劲,总之,你们两个都不对劲,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所有人都看着我,纷纷不解。
马妍也说:“是啊,林峰,我也觉得你不对劲,但是,你为什么就不肯说呢?难道真的是孩子的问题?如果是孩子的问题,那么,你就更没有理由去要冷俊辉孩子的命,将心比心,你怎么忍心去害别人的孩子?而且,我认识的林峰,绝对不会为了利益,去伤害别人,告诉我们,到底怎么了?”
我转过身去,我把我所有的心思都给收起来,我不会让任何人看到我内心在想什么。
我说:“没什么,就是我不想这个时候分了云泰祥,我的女人孩子,家庭事业,都很不顺心,我不允许,任何人这个时候来窥视,你们什么都不要问,作为商业团体,你们只需要跟着我就行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没有人说话。
很快,吴灰就说:“大哥你的意思是,你要回来?”
我立马回头指着吴灰,我说:“我有说我要回来吗?你告诉我,你现在搞的定吗?你在害怕什么?”
听到我的话,吴灰眯起眼睛,他脸上也是十分的不服气。
余安顺立马说:“行了,不要再争吵了,事情本来很简单,不用弄的那么复杂,阿峰,你现在很不冷静,我建议你,还是好好的休息一下再说。”
我冷声说:“准备好计划,我要把张北辰踢出局!”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偷香竊玉 線上看-第850章: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六親不認展示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坐在医院冰冷的椅子上,我的心情降到了谷底。
云泰祥的事,我现在不去多管,不管那边是什么腥风血雨,又是什么阳谋诡计,我现在都不去想他。
我就守在医院门口等着。
等着我的女人跟孩子,等着他们平安无事的出来。
但凡,他们任何一个人出事,不管那个搞鬼的人是谁。
我都要杀他个干干净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从上午一直到下午,一共过去了六个多小时,按照这个程度,陈雅媛身体里的血都已经被换了几遍了。
我真的不知道她能不能活着走出来手术室。
我心里没有任何的波澜,只有异常的坚定。
突然,手术室的大门打开了,我看着医生快速的跑出来,七八个医生急急忙忙的来回奔跑。
我看着这紧张地画面,我就问:“怎么样?到底怎么样?”
没有人理我,所有医生都像是蚂蚁一样,各司其职,没有人能回答我的问题。
我也不敢多问,我也不敢打扰他们,深怕,我的任何一个举动,就耽误了他们的时间。
重生 支配 者
里面躺着的是我的女人,跟我的孩子。
我不敢轻举妄动的。
这个时候,我看着那个主刀医生出来了,他满头大汗地跟我说:“林总,大人小孩,都保住了。”
我一听都保住了,我立马咬着牙说:“谢谢你,我非常感谢你……”
我话还没说完,医生就脸色凝重地跟我说:“你先别急着谢我,孩子提前三个月早产,发育严重不良,孩子的体重只有一千零八十克,只有三十厘米,是正常婴儿的一半还不到,后天能不能撑过来,我们也不确定,现在,我们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去抢救,这是风险责任书,按照惯例,希望你签订一下。”
四 神 集團 2
我看着责任书,我什么都没说,直接就签字了。
孩子能活着降生到这个世界上,他们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了。
这件事,不管是什么样的结局,都怪不到他们身上。
所以,我没有任何犹豫。
我立马说:“我老婆怎么样?”
医生说:“非常虚弱,但是好在,保住了性命。”
我点了点头,大人没事,我就谢天谢地了。
这个时候,我看着陈雅媛被推出来了,她整个人都非常虚弱,虽然清醒着,但是嘴唇已经惨白了。
异世独尊 调音师
我赶紧握着她的手,一瘸一拐地跟着医生,一起推着她去病房。
进了电梯,陈雅媛就哭着跟我说:“带我……去见见孩子……”
我看着陈雅媛那双迫切的眼神,我立马说:“等你好点了……”
陈雅媛立马哭着说:“我求求你,带我去见见孩子,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他了,我求求你……”
我立马说:“你没事的,你绝对没事的,你放心,我们的孩子也没事……”
我说完就看到陈雅媛那张坚持的脸,我深吸一口气,我说:“还在在那?”
医生立马说:“在保育室,我建议,还是等她身体恢复一下,而且,现在孩子你们见到了,可能会负担更重。”
我说:“没事,我们扛的住,现在就去。”
医生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电梯门开了,医生就推着陈雅媛一起朝着保育室去。
很快就来到了保育室,我隔着玻璃,朝着里面看,我就看着一个特别小的孩子,还没有巴掌大的孩子,浑身通红通红的,插满了管子。
当我看到的时候,我整个人的心都揪起来了,真的,那么小的一个身体,居然插了那么多管子。
我握紧了拳头。
妈的……
老天爷,你跟我开玩笑的是吗?
你有本事,你冲我来就行了,你干嘛折磨我的孩子呢?
陈雅媛坚持着要坐起来看看孩子,我赶紧扶着她下来,她强忍着痛苦,虚弱地走到玻璃前,当她看到孩子的时候,她双手趴在玻璃上,恨不得立马扑进去抱一抱我们的孩子。
医生说:“是个男孩,现在他非常的虚弱,根据现在的科技,我想只要不出意外,就应该没问题,所以,我希望你们现在尽快去病房休息。”
我立马扶着陈雅媛,我说:“走吧……你得好好休息,你还得照顾我们的孩子呢,你必须得撑过去。”
听到我的话,陈雅媛立马擦掉眼泪,乖乖地上了病床,虽然,她眼神里有一万个不甘心,但是还是乖乖的。
陈雅媛咬着牙说:“阿峰,你说的对,我得照顾我好自己,我得好好的,否则,我怎么照顾我们的孩子呢。”
我点了点头,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跟医生一起送陈雅媛回病房。
很快,我们就回到了病房。
我坐下来,紧紧地握着陈雅媛地手,陈雅媛很坚强,我从她的眼神里,从未见过那么坚强的眼神。
妍 熙
她像是充满了元气似的,再也没有颓废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吧。
正在这个时候,大门被推开了,我看着吴灰还有三猫,带着十几个兄弟冲进来。
“妈的,这算什么?突然带个女人过来要分遗产,把我们三嫂放在眼里吗?”
“就是,又要金矿地股份,又要分人家的家产,这摆明了,就是故意的。”
“一点情义都不讲,现在我们老大那么乱,他这个时候要来分钱?还讲不讲义气。”
我听着兄弟们乱七八糟的话,我就吼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放吗?”
听到我的吼声,所有人立马安静下来。
吴灰立马低着头说:“不好意思大哥,我没教好。”
所有人立马低下头,跟我说:“对不起老大……”
我吼道:“够了,上面的事,轮不到你们来议论。”
所有人都脸色铁青,不敢再说话了。
我深吸一口气,心里积压的火气一下子就冲上来了,突然陈雅媛握着我的手,跟我说:“阿峰,钱,我们都可以不要,谁想要,给谁好了,我只希望,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
我看着陈雅媛那张殷切地脸,我立马说:“这件事,是原则问题,我会处理的,我也不会让你有任何委屈,你先休息,剩下的事,都交给我。”
我说完就站起来拍拍陈雅媛地手,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随后我扭头就走出去。
张北辰,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六亲不认……

優秀都市言情 偷香竊玉 線上看-第848章:沒人性讀書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黑夜过去,黎明到来,我坐在车里,看着高高升起的太阳,身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冷俊山疯了,一个疯子,我想,应该做不出来这么缜密而又富有成效的事。
所以,背后的黑手到底是谁?
我再一次的陷入了迷茫,整个人都有一种被黑雾缠绕地感觉。
我的手机响了,我看着是余安顺的电话,我立马接了电话。
余安顺说:“我已经打通了那边的法律问题,尸体已经通过空运运送回来了,中午就会到,现在去机场接机吧。”
我说:“知道了。”
我挂了电话,赶紧开着车赶回蓝海。
回到蓝海之后,我直接下车,到了大厅,我看着陈雅媛坐在客厅里,整个人失魂落魄的,龚菲在搂着她,所有人都死气沉沉地。
我的这个家,有些乱了,先是吴千钰肚子里的孩子,现在又是陈雅媛的母亲出事,整个家都充满了一股悲伤的氛围。
看到我回来了,陈雅媛立马站起来抱着我,她哭着说:“我没有妈妈了,阿峰,我没有妈妈了……”
陈雅媛哭的很伤心,她的妈妈对她意味着什么我比谁都清楚,他们母女两很命苦,真的,好不容易活出一点点的生活的滋味,但是却阴阳两隔。
我搂着陈雅媛,我说:“你还有我……”
陈雅媛嗯了一声,就不在吱声了,身体不停的抽泣,我怕会影响到孩子,我立马说:“尸体,我已经安排人运送回来了,我去接机……你,就不要去了。”
陈雅媛立马说:“不,我要去,我要去,阿峰,我一定要去接他们回家。”
我看着陈雅媛坚持地样子,我就知道,劝不动她,我说:“你不能情绪波动太大,对孩子不好的。”
陈雅媛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她伸手摸着肚子,哭着说:“阿峰,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立马搂着陈雅媛,我说:“不要胡思乱想,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兮旦福,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但是,务必要冷静,为了孩子。”
陈雅媛嗯了一声,我拍拍她的后背,随后就回头看着那尊送过来的送子观音。
我走到佛像前,拿起来香烛点燃了,对着他拜了拜,我不求你保佑我,但求,你别为难我的孩子。
我希望我的孩子们,都顺顺利利的降生到这个世界上。
还是那句话,有什么冲我来就行了。
灵剑定天
我拜了拜,将香烛插进去,我看着虚弱的陈雅媛,我说:“走吧。”
我说着,就出去,几个人扶着陈雅媛出门上车。
到了车上,我皱起了眉头,冷俊峰那个臭小子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他父母都死了,这么大的事,连个声响也不说?
我深吸一口,我直接给马妍打电话,很快电话就通了,我说:“冷天佑夫妇的事,你知道了吗?”
马妍说:“知道了,余小姐已经通知了,并且准备召开股东大会,我们正在安排相应的事宜。”
最强急救员
王者 時刻
我立马说:“冷俊峰那个小子在那?”
马妍有些无奈地说:“不是很清楚,最近听说,跟一个女人打的火热,经常夜不归宿,而且,对于工作的事,也不是很上心。”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他妈的,他父母死了,他一点都不关心吗?把他给我找出来,给我拖到机场,王八蛋……”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心里的火气直冲脑门,这个废物,妈的,真是让我火大。
我直接开车去机场。
很快车子就到了机场,我下车之后,就看到了刀保民,还有马帮的一些人,冷天佑怎么说也算是云泰祥最大的股东,拥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身家过千亿了,他的死亡,对于整个马帮还有瑞城,都是惊天动地的。
“阿峰,你来了……”
众人跟我打招呼,我也只是点点头,我说:“刀爷,麻烦你了。”
刀保民说:“分内的事。”
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我看着马妍的车来了,她的车停下来之后,我就看着几个人下车,将冷俊峰从车上抓下来。
冷俊峰衣衫不整,他有些烦躁地跑到我面前,跟我抱怨着说:“大哥,你有没有搞错啊?才八点钟啊,还有半个小时才上班啊,我在床上睡觉啊,你把我抓到这个地方来干什么啊?”
我看着他那张满不在乎的脸,我心里就十分恼火,拿里拐杖,朝着他的腿就狠狠地抽了一棍,疼的他立马跪在地上。
冷俊峰害怕地说:“大哥,你别打,你别打,我错了,我错了……”
我看着他认错地样子,我就愤怒地说:“你错了?你错那了?”
冷俊峰委屈地说:“我那都错了……”
我摇了摇头,我很心痛地说:“你爸死了啊,在国外坠海了,夫妇双双溺亡,你他妈的,到现在还在女人窝里,你什么都不知道,你错了,你怎么不去死啊。”
听到我的话,冷俊峰十分震惊,他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他足足楞了十几秒。
但是很快,他就偷偷地笑起来了,他笑着说:“也就是说,我可以继承他们的股份了?”
我看着他那张兴奋地脸,他刻意的想要压制,但是根本压制不了。
我闭上眼睛,确实,马上就要身家上千亿了,那种感觉,是谁,他也抑制不了的。
冷俊峰立马站起来,他说:“那个,余小姐,我是不是马上就能继承我父母的遗产了?我能继承多少?我弟弟疯了,没有行为能力的,所以,是不是应该都由我继承?”
所有人对于冷俊峰的问题,都不屑地摇头,这就是豪门的悲剧,人都死了,他不管不问,反而问自己有多少遗产可以继承。
余安顺说:“按照道理说,你可以继承三分之一……”
冷俊峰立马生气地说:“为什么是三分之一?不应该是一半吗?”
余安顺说:“除了你,还有陈雅媛小姐以及你弟弟的份额。”
冷俊峰立马可憎地看着陈雅媛,我看到他那双厌恨地眼神,我上去就是一棍,直接打的他抱头哀嚎起来。
我指着他说:“你他妈的,要是敢不老实,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冷俊峰吓的赶紧说:“我知道了知道了,大哥,我不敢的……”
我没有搭理冷俊峰,搂着陈雅媛走进机场。
只要有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欺负陈雅媛。
王八蛋,你没人性,我就不把你当人。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偷香竊玉討論-第842章:別讓我抓住你展示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车子开到了云泰祥,丢了一百块钱给司机,我赶紧下车。
我拄着拐杖朝着云泰祥一瘸一拐的走过去。
看到我来了,云泰祥的保安立马过来跟我打招呼。
“老板,你来了,有什么事吗?我去通知公司的管理来招待你?”
我立马挥挥手,我说:“不用……”
保安立马担心地说:“看你的脸色,有点难看啊,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我立马说:“没事,没事,我来的事,谁都别说。”
我说完就赶紧去马妍的办公室。
现在云泰祥交给马妍,吴灰他们打理,他们是我最信任的人,所以这个时候,我只能去找他们。
到了总经理办公室,我直接推开门,我看到马妍坐在电脑前看着屏幕,我立马说:“最近公司怎么样?”
马妍看到我脸色难看,就问我:“你怎么了?满头大汗的,走路不方便,就坐车好了,实在不行,坐轮椅……”
我立马坐下来,腿很疼,我的伤还没有彻底好,但是我顾不上腿疼,我就说:“公司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马妍很奇怪,她说:“你到底怎么了?公司很好,股价又涨了百分之三十,你的资产现在都上百亿了,你怎么了?”
我深吸一口气,我看着马妍,这个时候,我疑心非常的重,我开始不相信任何人了。
即便是马妍,我也不能轻易的相信。
我立马说:“没事,孩子产检不是很好,我心里很烦躁。”
马妍深吸一口气,她说:“被你吓死了,还以为公司出了什么事呢,孩子到底怎么样?”
我说:“羊水太少,需要补水,吴千钰疑神疑鬼的,说什么行善积德,我没办法,只好去请一尊翡翠雕像,准备去开光,再买一些手窜,天天念佛,哼,要是佛主真的有眼,这世上,那还有什么善恶之分呢。”
马妍无奈地说:“你啊,就是有点太自傲了,对待神明,还是心怀敬意比较好。”
马妍地话,让我浑身刺挠,我突然想起来那个老和尚的话。
他说,从我踏进大金塔的那一刻起,其实,我已经开始信佛了,我本来是不信的,还嗤之以鼻,但是这个时候,我觉得那个老和尚,说的真对。
我说:“吴灰那边怎么样?”
马妍说:“他跟张北辰那边合作,管理银行还有边境的生意,具体的情况,我并不清楚,但是,从现在的发展来看,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按照你的要求,公司给与了他跟三猫每个人百分之一的分红股,你现在是做甩手掌柜了,哼,很轻松,我们每个人都很忙。”
我笑了笑,我说:“想要上位,就的多劳,这是注定的。”
马妍说:“行了,别跟我说教了,我带你去柜台吧。”
我点了点头,站起来,跟着马妍一起去柜台。
这个时候,我手机响了,我说:“喂,大哥,你的车,找到了。”
我听着就开始冒汗了,我立马装作没事人一样问:“抓到了吗?谁干的?”
老乡的故事 神乎其神
吴灰有些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大哥,人,都死了,车祸,那帮毛贼,偷了你的车,开上路没几分钟,就跟一辆装有上百吨木头的大卡车撞上了,四个人全死了。”
我立马说:“我草,我这么走运啊,妈的,要是我开车,那岂不是我被撞死了?”
吴灰立马笑着说:“大哥,你洪福齐天,躲过一劫。”
我说:“知道了,那边的生意怎么样?有时间,聚一聚。”
吴灰说:“好,晚上吧。”
我挂了电话。
深吸一口气,马妍问我:“你车被偷了?”
我说:“被偷了,偷我车的人,出车祸了,全部都死了。”
马妍立马皱起了眉头,她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摇了摇头,没回答马妍,直接拄着拐杖,快速的前往柜台。
这件事,我谁都不会说的,我要秘密的调查这件事,现在,我谁都不能相信,那么处心积虑的要置我于死地,什么深仇大恨?
我觉得,更多的应该为了利益。
有人很想把我伪装成意外死去,这里面的事,本来就不简单了,如果真的是杀我报仇,那直接找个杀手干掉我就行了。
这种偷偷摸摸的杀我,哼,一定是为了利益。
为了利益要杀我的人,一定是我身边的人。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这件事,我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已经起了疑心了。
到了柜台,我看着林师傅在摆货,看到我来了,林师傅立马笑着说:“董事长你来了,请坐请坐,快点上茶……”
我笑着说:“我已经辞职,不做董事长了,别这么叫我。”
林师傅笑着说:“林总,没有你啊,云泰祥早就破产了,是你啊,保住了云泰祥,你呢,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我们的董事长。”
我笑了笑,心里有点苦涩,他这句话,很有可能就是要我命的根源。
是啊,我虽然已经退居幕后了,但是,我还是实际操控一切,或许,有的人,想我死,自己掌控一切。
林师傅笑着问我:“董事长,你来视察工作还是?”
我说:“我想拿几件货,佛珠,还有请一尊翡翠佛像,准备去开光。”
林师傅立马笑着说:“林总,您还记得之前你赌的那块帝王裂吗?我们十几个师父把他加工成了一尊送子观音,刚好,您太太现在怀孕了,请这尊佛最好。”
我立马说:“快拿来给我看看。”
林师傅赶紧笑着去柜台吩咐了一声,很快,我就看着几个人抬着一尊一米多高的翡翠佛像出来了。
我看着那翠绿色的佛像,这块翡翠是我之前赌输的帝王绿,虽然高种水,高色料,但是是帝王绿,没有价值,没想到经过雕刻之后,这块料子起死回生了。
我看着那些裂痕,都被掏空了,用镂空的形势,雕刻了许多童子,有的趴在佛像上有的匍匐在佛像的脚下,非常的漂亮,栩栩如生。
我笑着说:“好,非常好,林师傅,我就拿这件了,钱,从我的薪酬里面扣吧,再给我那一些手窜……”
林师傅立马笑着说:“最近我们跟暹罗那边合作,从他们那边请了一些开光的佛牌,我拿几件给你吧。”
我点了点头,看着林师傅去拿货,很快,就拿着一些翡翠佛牌来了。
我看着非常满意,特别着急的拿了一块戴起来。
马妍笑着说:“你啊,还说不信。”
我笑了一下,怎么能不信?
我刚刚逃过一劫。
妈的,别让我抓住你。
否则,我一定会捏死。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偷香竊玉-第827章:絕對不會展示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车子开到了缅国,直接去了密城,我直接到密城的首府办公室跟波图见面。
波图见到我之后,就起身跟我握手。
他笑着说:“欢迎你。”
我说:“谢谢。”
波图笑着说:“来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密城的街道很干净?”
我笑了笑,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玩不下去了 无念缘
我说:“非常干净,没有看到那些该死的诈骗犯。”
波图哈哈笑起来,他说:“你这个人,不得不说,很懂人性,也很懂市场,我把那些脏东西清理干净之后,反而有很多干净的资金跟投资人进来投资,这几天,我们签了很多合同,这些钱,远远大于那些诈骗犯给我的租金,而且,对以后的发展,有更好的良性促进作用。”
我说:“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我更相信,人,也都愿意向往美好,所以,你的池子干净了,那些好人跟干净的人,就会进来。”
波图点了点头,他说:“这句话说的很好,坐吧,吴总长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这次逮捕黑八的计划,上面很重视,成立了秘密调查组,跟贵方的警方合作,两边警方,都特别想打掉这个操控汇率的地下钱庄皇帝,只要打掉他,我们成立的银行,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成为两边唯一的跨境兑换网点,这样,可以加大密城的经济增长。”
图玛也笑着说:“我们密城也将成为第一个实验网点,如果能成功的话,将会有更多的跨境银行诞生。”
我点了点头,说话间,吴总长就到了。
我立马站起来,跟他握手,我笑着说:“好久不见吴总长。”
妾出自魔门
他笑着拍拍我的手,他说:“好久不见,坐吧。”
我们坐下来之后,吴总长就笑着说:“边境的经济犯罪十分猖獗,这一次黑八的抓捕,对于我们双方来说,都很重要,只要能拿下黑八,整个边境的经济犯罪,就可以减少一半左右,我希望打掉这个犯罪集团之后,你们的投资可以大笔的进入。”
我笑着说:“没问题,只要池子干净了,我相信,不仅仅是我的投资,更多人的投资,都会进来的。”
吴总长笑起来,他说:“那,我们商量商量细节吧。”
我说:“我会在后天,跟黑八的女儿结婚,到时候,会在名爵酒店迎亲,那时候黑八会到场,这是抓捕他的唯一机会。”
吴总长说:“可以,我们会安排警力,布置在酒店附近。”
我摇了摇头,我说:“黑八很警惕,如果提前安排的话,势必会有大动作,到时候,黑八要是发现不对劲的话,整个行动都会失败,所以,我有更好的提议。”
吴总长笑着说:“你说。”
我说:“迎亲之前,会有很多繁杂的规矩,会耽误很长时间,所以,我建议,所有的人,都安排在小勐拉的东方酒店,等到我们的迎亲队伍到了,确定黑八在场,到时候我会派人联系你们,那时候,你们在从小勐拉过去,进行逮捕,这样,黑八就不会发现蛛丝马迹。”
吴总长点了点头,他说:“这个办法,也很好,可以,那好吧,我们现在,去剪彩吧,做好最后一战的准备工作。”
我点了点头,直接站起来,跟所有人一起离开办公室。
上了车,我们直接去市政中心的大楼,到了之后,我直接下车,我跟余安顺看着一块写着跨境银行缅国投资银行的招牌,我就笑了笑。
红毯,什么的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我们剪彩了。
银行门口,来了很多人,很多记者,看到我们之后,都在拍照,但是,很少有人采访我,都是在采访吴总长跟波图。
我作为配角,站在一边配合他们回答一些关于投资类的问题。
这个时候,张北辰的车到了,从车里下来之后,所有人都去欢迎他。
吴总长笑着说:“诸位记者朋友,张北辰先生将会成为当局聘用的第一任跨境投资银行的行长,诸位有什么想问的,可以问他。”
所有的记者立马都围着张北辰开始提问,我站在一边,看着张北辰霸气十足的穿着隆基接受记者的提问。
这个时候张辉搂着我,笑着说:“阿爸威风吗?”
娇娘医
我笑着说:“当然威风了。”
张辉笑着说:“等以后阿爸洗白了之后,就像更高的位置攀登,说不定,还可以当总统呢。”
我笑了笑,我觉得有可能。
这个世界,一切皆有肯能。
突然,我皱起了眉头,我看着远处,有一辆车很熟悉,那辆车里面坐着的人,一直在盯着我看。
那双眼睛,像是黑暗里的猎手的双眸一样,带着杀气。
我看着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陈英名。
我觉得很奇怪,他为什么这个时候过来,而且还用仇恨的眼神看着我。
穿梭者的传奇
对于陈英名,我一直有一种厌恨跟提防的心理。
我直接走过去,对于我的到来,陈英名也没有避退。
我笑着说:“陈老板,好像,没有邀请你,不知道,你过来干什么?”
陈英名冷着脸说:“干什么?我有些问题,很想问你,你看,是单独谈谈,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谈谈?”
我深吸一口气,直接打开车门,坐进去。
车窗关上了。
我说:“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了。”
陈英名来者不善,我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危机感。
陈英名冷声问:“我听说,你要结婚了。”
我皱起了眉头,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但是,我不能解释。
我只能说:“是,你有什么问题?”
陈英名愣怔说:“什么问题?哼,你跟别的女人结婚了,那我女儿怎么办?你当我女儿是什么?玩玩了就甩了是吗?我警告过你,我女儿是我的底线,你现在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我要你立马取消婚礼,并且,跟我女儿结婚。”
我摇了摇头,我说:“不可能,我现在也给你一个要求,把马币卖了,退场,至于为什么,周日过后,我会跟你解释的。”
陈英龙直接打开车门,他冷声说:“我只说一边,后果自负,滚……”
我看着陈英名冷酷的脸,我什么都没说,直接下车。
车子开走了,我眯起眼睛。
金枝如血
这个老臭虫。
我绝对不会让你坏了我的事的。
绝对不会。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偷香竊玉 txt-第822章:沒有愛讀書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我听到吴千钰的话,直接放下来电话,我皱起了眉头,心里有点空洞。
我没想到,吴千钰这么快,就劝服了她的父亲,我本来就没有准备好,现在,就觉得更加仓储了。
“喂……喂……”
我听着吴千钰焦急的话,我立马说:“我在听……”
吴千钰笑着说:“为什么,从你的表现看,我并没有感觉到你有多开心。”
我苦笑的笑了一下,事情,最终还是走向了这个结果。
我说:“额……可能,你父亲,并不喜欢我,我有点紧张,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他。”
吴千钰立马说:“你不用把他当做敌人,他是我父亲,将来也是你的父亲,是,他很坏,但是,他最终会成为我们的亲人,他对亲人很好的。”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我明白了,嗯,我会派人过去,跟你说一下,该怎么办,婚礼,我会安排的,你看,在你们名爵,合适吗?”
吴千钰立马说:“当然合适了,我等着你的彩礼。”
她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了,我听着那边黑八爽朗的笑声,他们似乎都在笑话我似的。
我捏着下巴,闭上眼睛,我说:“好,那,定下来的日子,我找人算一算,咱们择期办吧。”
吴千钰说:“一定要的,我阿爸很迷信的,一定要选一个好日子哦。”
我说:“交给我吧。”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我将电话丢在桌子上,我躺在椅子上,看着天花板。
我的大小姐女友 浅灰色眼眸
看来,命运,已经选择好了走向。
我说:“刀爷,交给你了。”
刀保民说:“清楚了,张北辰那边,你去通知吧,这件事,要做的漂亮,报仇,就一定要斩草除根。”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送刀保民,而是闭上眼睛,我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余安顺说:“有事……随时叫我。”
我点了点头,脑子里一片空白,我做事从来不犹豫,但是这一次,让我犹犹豫豫,明明已经决定好的事,却又无法坚定下来,每当我要退缩的时候,命运的推手似乎又在把我朝着深渊推行。
逼着我往前走。
我握紧了拳头,立马睁开眼,拿着手机,给张北辰打电话。
异次元游戏
“喂,阿叔,我要过去找你,商量一些事。”
“随时可以过来。”
张北辰还是那么爽快,我挂了电话,离开云泰祥,三猫开车,带着我去小勐拉。
一路上,我脑子都是空白的,而我所做的事,似乎都是机械性的,我不知道到底是我想做,还是我不想做,总之,似乎都朝着某种运行的轨迹所运行了。
车子,到了小勐拉的东方大酒店,我直接下车,看到张辉已经在等我了。
他直接过来抱着我,笑着说:“我们建设银行的事,在当局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给阿爸做第一任行长,以后他就可以正式的步入政坛了,我们就彻底的洗白了。”
我看着他开心的笑容,我心里很纠结,这件事,是我的私事,我建设银行,只是为了引黑八出来而已,但是我知道,张北辰帮我做这件事,他是有自己的考量的。
每个人,都各有所需,而我所期望的,似乎,又成了折磨我的。
我跟着张辉来到了张北辰的办公室,我看着张北辰抽着雪茄,两鬓斑白,他看到我之后,就笑着说:“坐,阿峰。”
我坐下来,我说:“阿叔,你老了,头发都白了。”
张北辰哈哈笑着说:“是,我老了,最近两年,确实老的挺多,但是我一定比你干爹活的久。”
我无语的笑起来,他们两个到现在还在比斗,上辈子打打杀杀,生死仇敌,下辈子合作,成为了朋友,这或许,就是命运吧,没有人能知道,命运到底是怎么安排的。
张辉问我:“你不高兴啊?怎么了?还在为黑八的事发愁 ?要我说,直接联合两地的警方,开着战场,坦克,还有飞机,炸过去妈的。”
张北辰立马说:“你想的太多了,不可能的,这件事绝对不能鲁莽,要是让黑八收到风声,他会藏的更深了。”
我挥挥手,我说:“我已经跟吴千钰求婚了,她已经答应了,并且,就在刚刚,她成功的让她父亲决定出席我们的婚礼。”
张北辰立马说:“哦,那这样,你岂不是大功告成了,什么时候动手?我们一定要精心筹备好,你的人手要是不方便,我来调动,但是,不能用军方的人,否则,黑八可能会得到风声。”
我皱起了眉头,捏着下巴,张辉立马问我:“你做事从来都不犹豫的,为什么这次,我感觉你犹犹豫豫的,你在犹豫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拿起来桌子上的红酒,我大口大口的喝着,这个时候,我真的想喝醉,大醉一场。
张辉立马夺走我手里的酒瓶,他说:“你在犹豫什么啊?黑八上钩了,把他的钱骗出来,我们开银行,做马币,公司上市,身价暴涨,阿爸也能正式洗白,进入政坛,这多么完美的剧本,你为什么要犹豫呢?”
张北辰点了点桌子,问我:“阿峰一定有自己的考量,说出来,阿叔,帮你参考参考。”
我看着张北辰,我们两个,爱过同一个女人,我相信,他应该最懂我。
我说:“我跟黑八的仇恨,跟他女儿没关系……”
张辉立马说:“靠,还以为是什么事,又是女人,你因为女人,坏了多少事啊?你现在说女人,他老爸杀你老爸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你啊?仇恨就是仇恨,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杀他全家都不为过,要是因为那个女的,我觉得没必要,你要是下不去手,到时候,我来帮你。”
张北辰冷声说:“住口,家仇,不能假手于人,这件事,怎么做,只有阿峰能决定。”
张辉立马说:“当兄弟我求你,不要错过这次机会好吗?”
张北辰这个时候,反倒是笑了起来,他说:“阿峰,如果,你为爱而放弃仇恨,我反而更欣赏你,但是,你跟那个女人,有爱吗?”
张北辰的话,一下子点醒了我,是啊,有爱吗?我跟吴千钰才认识没几天,那有什么爱啊?
陌生的,还像是陌生人。
我深吸一口气,突然心狠起来。
我说:“阿叔,让马叔来见我。”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偷香竊玉 txt-第812章:爭取相伴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陈英名选择跟,让我心里很复杂,他是个老狐狸,拽着谁,都能咬一口。
上次的事,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现在知道我有所图谋,所以就跟过来,用他,就得防着他。
陈英龙走到我身边,伸出手,他说:“合作愉快。”
我伸出手,握着他的手,我说:“合作未必愉快。”
陈英龙笑了笑,松开手,直接走出去,我立马说:“你对我啊姐,到底是真心的,还是利用她?”
陈英龙回头看着我,他说:“这件事,我没有义务回答你,如果想知道,应该是当事人来问我。”
潮州刺史群侠传 山路风来草木香
我深吸一口气,他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离开了。
我坐下来,很头疼。
张北辰抽着烟,喝着红酒,他跟我说:“当我第一眼见到这个人的时候,我以为是陈汉生复活了,我当时这只手,很疼啊。”
张辉说:“阿爸,大不了再杀一次。”
我看着张辉,他真的狠辣,但是张北辰却挥挥手,他说:“我总有一种感觉,我的宿敌,又回来了。”
轻,短,散 得了吧
我无奈的笑了一下,我说:“如果,他真的就是明明白白的敌人,那么,事情就很好办了,但是,可惜,不清不楚的,他跟我啊姐的感情……”
张辉立马说:“你就是对女人的感情太多了,男人做大事,需要心狠手辣,该舍弃的,就要舍弃,一将功成万骨枯,等成功之后,想要多少女人得不到?”
我摇了摇头,但是我没有反驳,张辉是张北辰的儿子,他是枭雄性格,而我,不是要做枭雄,所以我不同意,但是,我不反驳他,因为那是他的路,我没有资格去评判别人的路到底怎么样。
张北辰看着我,他说:“如果,陈英龙真的跟我们作对,你打算怎么办?”
我狠狠地喝了一口酒,怎么办?
我说:“啊姐决定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张辉刚想说话,我立马放下杯子站起来,我说:“没有啊姐,就没有我。”
我说完就走,张辉立马说:“那个女人,比阿爸还重要吗?”
我停下脚步,无奈的笑了一下,我说:“为什么一定要比?我觉得同样重要,如果一定要选一个,我只能选啊姐,没有为什么,只有必然。”
我说完就推着余安顺离开包厢,离开东方大酒店,我上了车,坐在车上,三猫开车带我们回瑞城。
车子开回蓝海酒店,我直接下车,看着一家人都在吃饭,或许,没有想到我会回来,所以,所有人都很惊喜。
康叔赶紧给我们添了一双筷子,我们坐下来吃饭。
超兽武装之轮回玄境
家里的饭菜,永远是那么香甜。
柳龙这小子也在,他牛气的不得了,笑着说:“兄弟,我准备跟杜璇结婚了。”
我看着他端着酒杯跟我敬酒,我就碰了一杯。
他有点奇怪的看着我,问我:“不对啊,你怎么不反对啊?”
我看着杜璇,我说:“又不是跟我结婚,我为什么反对?”
我说完所有人都笑起来了。
柳龙立马嘿嘿笑着说:“也就是说,你不反对了?我就说嘛,我也是青年才俊,年纪轻轻,就是百亿级别的大老板,你阿哥没理由反对的,是不是?”
杜璇看了我一眼,有些害羞。
我喝了一口酒,吃了一口菜,杜璇问我:“阿哥,你真的不反对吗?”
我说:“你不想嫁,不想嫁你就说,我保证让这小子没想法。”
杜璇立马看着我,意外地说:“阿哥,我愿意嫁,我敬你一杯。”
我看着杜璇,其实挺抱歉的,如果不是我,我表妹应该早就跟柳龙结婚了,这门婚事,是我硬生生打散的,但是幸好,我及时弥补回来了。
我说:“一起。”
柳龙立马端起来杯子跟我碰了一杯。
我喝了一杯酒,我说:“结婚了之后,你要是对我表妹不好,我请你到小勐拉吃三件套。”
柳龙立马说:“不敢不敢,您是谁啊?我哪敢啊?”
我笑了笑,我妈特别高兴,他说:“哎呀,真好,咱们家,总算是要添一桩喜事了,你爸在天有灵,应该能瞑目了。”
我笑了笑,回头看着我爸的灵位,我深吸一口气,放下碗筷,走到我爸灵位前,拿出来一炷香,点着了,给他上香。
爸,我马上就要给你报仇了,你保佑我,旗开得胜,如果我有什么不测,希望你,能让我的家人,爱人,孩子,平平安安的。
我说完就鞠躬,把香烛插进去。
花雨归鸢 楠下青葱
我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上楼去,全家人看着我,都觉得很奇怪。
到了楼上,我站在镜子前,看着我的长发,看着这一年来,我的变化,我的眼睛的,我的眼神,我的脸庞,都变了,变得,饱经风霜。
我摸着镜子里的我,仿佛里面的人,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人一样。
这个时候门打开了,我看着龚菲走进来,她走到我面前,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事。”
龚菲拥抱我,亲吻我的脸颊,她说:“我太了解你了,我知道,你有事,你心里藏着大事呢,告诉我好吗?别让我提心吊胆的。”
我说:“真的没事。”
我说完就躺在床上,龚菲坐在我身边,她摸着我的脸颊,她说:“每次,你要做大事的时候,你都会沉默,安静,眼睛里藏着风暴,很可怕,你越是安静,越是沉默,就代表,你要做的事,就越大,越可怕,越没有后路。”
幻影君主
我看着龚菲,她确实很了解我,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我要报仇,给我爸报仇。”
龚菲立马趴在我的胸口,她问我:“对方,很厉害吗?”
我笑着说:“不知道,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得做,他改变了我一生,让我彷徨,痛苦,挣扎,让我经历了失去……不要阻止我。”
龚菲立马看着我,她欲言又止,我摸着她的脸,她突然说:“龙瑶跟朵朵,马上要上一年级了,他们的开学典礼,需要父母一起出席,你会去吗?”
她说完眼泪就掉下来了,一滴滴的掉落在我的胸口。
我笑了笑,我说:“争取。”
她什么都没说,立马撕扯开我的衣服,把内心所有的渴望。
都发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