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集裝箱都市蘭若羅仙元TXT 5 45章美麗啊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王毅看著空洞。
“你的心是什麼?”
“窮人無罪。”
“前面有什麼汗水?”
“滾暈!”
聽完王后,我回到了主房間的兩個步驟。
“你不想幫助我嗎?”
“窮人是一個出來的人,塵土與我無關。”空虛,仍然安靜。
你好,王笑著冷靜地笑了笑。
“即使你不幫助我,我也在這件事上完成了!”
英雄無敵之窮途末路 失憶鬧鐘
“當捐贈者時,報紙是什麼時候?”
“這很簡單,小光去世,事情走了!”
你好,空洞仍然聽到,只是嘆了口氣,曾經看到紅色和自信的東西,已經是鐵,準備去黑色,只有偉大的促銷皇帝就是很容易殺人。
“窮人只希望捐贈者進展順利。”
“比我就像他一樣”。
“什麼?”空的僧侶。
“極好的!”
“阿彌陀佛,捐助者也應該知道阿姨在Nanlukashi密封。”
星夢偶像計劃
“它可以再次刪除。”
“南路漢柱有成千上萬的海冰,火不能融化,硬鋼,我無法在我目前的維修中得到它。”空,他仍然說。
“這麼多原因,不願意幫助我?”
隆隆聲,只有此時,腳的地球變成了時間。安王抬頭看著佛房並不是很遙遠,然後幾乎在他手中看著空的僧侶。
“蕭是,欠我!”
“我欠你,但我不會以這種方式使用。”一瞬間,空洞,仍然抬起頭。
地下舞會是在偉大的魔鬼,魔術舞蹈,劍輕輕,火焰飛行。幽靈是鬼魂,有raksha,有一個惡魔,有一個怪物,
沒有一隻手,抱著一個佛劍,劍輕輕,當天河的角色有時是火焰火焰燃燒八場比賽,一隻手是佛掌,它佔據了佛陀。這些鬼魂哭泣和邪惡的靈魂並沒有想到他們與佛法有用。
除了魔術似的,Anwang,一個包含在空中包含的“龍包”。他看著空的僧人,他的眼睛就像一把刀。
最後,王皓帶著一個腔,他更信任他,愛他的人不願意幫助她。
什麼普通話的投票是謊言!
阿彌陀佛,嘿,空和嘆息,去了房間。空的僧侶仍然充滿了血液,身體不時略微顫抖。
“你有人怎麼樣?如果你有一個人,那就沒有生命?”
“老師仍然在下一個。”
“你沒有受傷?”
“不,兄弟已經摧毀了王泉的核心,它是為了覆蓋浮動血液霧,我無法幫助它下面,我會到達。”不。à
“摧毀好吧,偉大!”空,仍然聽到這條路。
通過這種方式,Lan Ruo的最大隱患危險基本上被排除在外,這些肉的其餘部分沒有巨大的威脅,這真的是這次來找他。最好的消息。
貼身神醫 血魂_91
“阿彌陀佛!”空的僧侶正在觀看佛像。接下來,不編說的僧侶壓縮空的abbot。主房裡沒有生命,他的身體是強大的,袁龍已經成為他身體的一個強大的經理。影響原本純粹的影響是不斷吸收的。 ,精煉。 火災在大陣列中,血液的霧是相反的。
在過去的兩天裡,偉大的陣陣中的血液的霧沒有按下佛法。
此時,沒有良好的,並且有一個高粱肉被損壞,但大多數受到保護。
像山,山,財政機構,雖然它追隨血霧,但它就像一個會燃燒的木柴,然後弱,然後失去了他的頭腦。身體還不夠。
“我終於睡了!”沒有較長的生活。
這時,蘭若省的寺廟是地下的,rakshawn的身體,就像他對他的山脈。
它努力練習,放棄找到一個強大的經理,尋找火,最重要的目的只是一個,即摧毀了這個rakhawang的肉。
現在這座山是平的!他們仍然存在,撤離,一些雕刻繼續並繼續。
心情也覺得很舒服,我離開了偉大的品種,但我發現空洞的宮殿躺在床上,坐在旁邊的遊戲中,仔細地仔細攜帶。
“兄弟,阿伯科·西波發生了什麼事?你生病了嗎?”王賢抵達雜音。
他去了眼睛,看著空洞的身體或漂浮這個弱血層,不言而喻這是一個條目。
“好吧,因為兩天內的東西進入魔力,他只是睡著了。” “有問題的歲月。
“兩天前發生了什麼?”
“王是兩天前的,他想殺死小光皇帝,我想問留下山的老師,並談到了蘭若寺的東西,造成了老師。”
九域帝天
“再來一次,它沒有完成?我的老師?”沒有幽默感,在你覺得王某的名字之後,我覺得很恐慌。
“叔叔出來了,這兩天的大部分都將在房間裡,他們在佛陀中發呆了。”沒有任何不便的不便指的是主要的外部室。
[閱讀書籍收集者現金]專注於VX Public。鐘[營地的朋友],閱讀書籍您也可以收到現金!
“首先給老師,然後我會打開!”
沒有生命,佛法是一個被空白的血腥的氣體,然後是一個禪宗,他們來到主房間,聽到空洞和僧侶,這是一個無法理解的詩句。
“老師是什麼,結束了什麼?”
“靜態比賽”。空和尚。
“師父,這個小事,心臟是混亂的,你是如此多年的僧侶!”沒有膝蓋的遺產,抬頭看,看佛陀,搖擺和問候。
末世重生之門
“一切都說情況困難,我看到你很傷心,羅旺肉基本上被摧毀,蘭若寺的最大威脅也被釋放了,或者我會走上山,會幫助你解決這個問題?” “如何解決它?”空虛,仍然轉過身來。 “把它送到佛陀,讓老人的佛陀開放引導它。”沒有生命,可以看看前面的佛像。
嘿!空洞,仍然聽,嘆了口氣。
“大師,如果你真的覺得我欠了,我想賠償它,讓我說這很容易,我會幫助你在這個範圍內三次!” “她想殺死金津皇帝的小光。” “我在談論它,你想去天堂,你仍然會發現第十天留下它嗎?” 沒有生命是好的。 我一直捍衛一個無與倫比的差距,仍然沒有意外地反駁,而是在想到的是,我經過一點時間抬頭,打了我。 “你的建議似乎是好的,老師真的是因為她,然後他會在他遇到他的危險時挽救她三次!” “詼諧,老師之間有區別!” 得到,再也沒有臉! 兩天后,空邊的空邊來到,身體越來越多,臉太黑了。 似乎已經成為一個老人的長老,這種心理狀態非常擔心。 但是,當他聽到塑造肉的心臟想要蘭若寺,心臟為他的兄弟而死,笑了,哈哈哈笑了,叫三個好,開心,像一個孩子。

都市小說 《蘭若仙緣》-第五四四章 我要皇帝死閲讀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他们齐心协力使得这座大阵的绝大部分的高僧肉身得以保全,但是仍然无法避免大阵一部分被损毁。
大阵之中血雾弥漫,无生佛法化火,道道火光在大阵之中来往纵横,不断的消融那些血雾。
如此激烈的争斗让法力雄浑的无生都感觉不太够用的了,他想起了去那人仙墓葬之中降服两条蛟龙之后得到的那两颗龙元,于是就直接掏出来的一枚直接服用。
龙元入腹之后立时好似着了火一般,散发出来的热力不断的传向四肢百骸,然后无生在大阵之中持剑纵横切割,几十丈的长虹在大阵之中来往纵横,渐渐的整座大阵之中都变得炙热起来,就好似一座血海里面燃烧起了火焰一般。
无恼收起了平山棍,静静的望着一旁的无生。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这个时候,他所能够起到的作用远不如自己这位师弟这般有用。
龙元在无生的身体之中不停的释放这庞大的法力,补充着他巨大的消耗,而他则在不断的挥剑,一道道炙热的剑虹不停的在这大阵之中消融着那些血雾,他身后的大日如来金身法相一下子在不断的升高,变大,化为一尊十丈高的金身法相,不断的向外散发着万道金光,金光炙热犀利,如同缩小的“燃剑”。
兰若寺大殿之中,空虚和尚废了好大的力气方才压制住了空空和尚。
“阿弥陀佛,好险!”
就在这个时候,兰若寺的山道上来了一个人,穿着黑色的斗篷,带着面纱,她上山之后,走了一段山路之后突然停了下来,抬头望着前面。
“在这山中感觉到了一股血煞阴寒的气息,看来这山中极有可能镇压着一个大妖魔!”
这个人来到了“兰若寺”外,却发现兰若寺的大门是紧闭着的。
“佛法的力量,还有幽冥的力量!”她站在兰若寺的外面感觉到了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一股力量是阳刚光明,一股阴邪晦暗,既然不同,争锋相对的两股力量。
她抬手敲门,里面没有人回应。
大殿之中,空虚和尚望着庙门的方向,刚才他听到了敲门声。
“这个时候来的会是谁?”他突然有一种极为不安的感觉。
他看着端坐在佛像前的空空师兄,并未去开门,敲门声却一直没有停歇。他想了想,起身来到了大门旁,嘎吱一声,门被从里面打开了。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寺中有事,不方便见客,请回吧。”开门的空虚和尚一看站在外面的那个人之后一愣,果然是他最不希望见到的那个人,然后说出了拒绝他们进入兰若寺的话。
“我专程而来,请大师行个方便。”
“着实不方便。”
安王妃听后瞪了空虚和尚一眼,一把将门推开。
“哪那么多的借口!”
“大白天的,关着门做什么?”安王妃进来之后径直朝着大殿走去。
“这位施主,请止步!”空虚和尚拦在他的身前,面容严肃。
“这么认真,你们寺里出了什么事?”安王妃望着空虚和尚的脸色,然后很认真的问道。
大殿之中,好不容易被压制住的空空和尚听到外面的声音之后身体再次开始颤抖起来,双眼变得血红,血色从双眼开始向着四周不断的蔓延,片刻功夫整张脸都变成了血色。
上門 女婿
“杀!”他突然站起来,一声大吼,身上散发出来浓烈的血气。
“糟了!”空虚和尚见状急忙来到空空和尚身旁,以法力试图压制住他。
“这是,幽冥血毒!”那安王妃见状大吃一惊,也来到大殿之中,取出一物,乃是一面宝镜,念动咒语,宝镜之中发出一道光华落在空空和尚身上,将他一下子定住。
“你师兄这是怎么了?”
“他要入魔了!”空虚和尚说完之后便专心压制空空和尚。
一旁的安王妃也主动帮忙,空空和尚一双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安王妃,露出浓烈的杀意。
“杀!”
他身上散发出来巨大杀意直接冲开了空虚和尚施展的法术,然后并掌成刀,一道血色刀光直斩安王妃,只见安王妃随手一挥,一道绳索从她手中飞了出来,然后卷住了空空和尚。
“捆龙索?!”空虚和尚见状大吃一惊。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处理他?”安王妃望着被捆住的空空和尚,她感觉到这个老和尚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杀意,这是入魔了!
“自然是要救他!”空空和尚听后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他身上怎么会有幽冥血海的气息,你们这兰若寺中镇压的到底是什么?”
空虚和尚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位空空方丈镇压血毒。
轰隆,整座兰若寺突然又晃动了一下。
重生 之 最強 大亨
玉出蓝田 舒格
“兰若寺下还有什么?”安王妃又问了一句。
“阿弥陀佛,这位女施主有何指教!”突然一个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安王妃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近八尺高的和尚站在大殿的门口,手持一根青金色的铁棒,一身浓烈无比的阳刚之气,正冷冷的盯着自己。
“师叔。”
“无恼回来了。”
“是。”
“好生看着你师父,我和这位女施主好好聊聊。”
“是,师叔,”
空虚和尚一把拽住安王妃,直接将她拖出了大殿。
“你到底要干什么?!”从大殿之中出来之后,空虚和尚对安王妃低声怒吼道。
“这里为何会有幽冥血海的气息?”安王妃很是冷静,也不急也不恼。
“你刚才也看到了,我师兄中了幽冥血毒,因此有幽冥血海的气息。”
安王妃沉寂了片刻之后,然后抬头望着空虚和尚。
“我要萧广死!”一句话,空虚和尚一下子愣住了。
萧广,当今大晋的皇帝,九州帝王,通与天下,他不单单是人间的帝王,于修为一道更是人仙之上的存在。
当今天下想要他死的人恐怕要数以万计,可是他一直是活的好好的,而且似乎是越来越好。
“这有多难你自己知道。”
“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你是曾经智计无双的状元郎。”
“那是以前,现在我只是一个出家,你也看到了,我一身修为不复从前,帮不了你了。”
“修为丢了还可以在找回来,你的惊天剑呢?”
“丢了!”空虚和尚神色微微一暗。
“丢了?丢在哪里了?”
“我忘记了。”空虚和尚回头看了看大殿方向,他有些担心自己的师兄。

優秀都市小说 蘭若仙緣笔趣-第五四三章 碎魔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天雷珠”与这四周的血雾就好似水火不相容,彼此定要分出一个胜负。
无生在一旁觉得自己不能光看着,要添把柴,加把火。
他全力催动大日如来正经,佛法化为淡金色的火焰,然后手中扬起手中的佛剑,不停的斩击,切割。
里面有神雷在不停的破坏,外面有佛剑斩击,罗刹王肉身的心脏面临着内外夹攻,无生手中的剑犀利无比,佛光化火收敛在一定的范围之内,炙热无比,而又犀利无比,虽然那罗刹王的肉身心脏十分的坚韧,但是在佛剑佛法双重坚持之下,也逐渐的被无生破开。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就像在坚韧的牛皮,只要足够锋利的刀刃和足够的切割次数一样会被破开一般。
论高冷医师的正确攻略方式 猫猫如意
他一手佛剑,一手“昊阳镜”,一边催动“昊阳镜”释放出来炙热的光芒,所过之处,消融的不单单是血雾,还有那罗刹王肉身的心脏,一边用佛剑切割,如此这般配合,进度一下子加快了许多。
那坚韧的心脏之上很快就被无生破开了一道道大口子,不停的有血雾从里面喷涌出来,浓烈凝实成了血水。
无生身边有两件护身的法宝,丝毫不惧。等在外面的无恼却是有些焦急了。
“这么长时间,怎么还不见师弟出来!”
“师兄,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就在他准备进去一探究竟的时候,就听到无生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他这也是怕无恼在外面等的焦急,就冲着外面喊了一嗓子。
“师弟,务必小心!”
“我没事!”
无生全力催动大日如来真经,身上的佛光十分的凝练,在这无尽的血海之中十分的异常的显眼,身后一尊大日如来的金身法相。
四周是无尽的血色,无尽的压力,
无生佛法浩荡却也消耗的十分巨大,心脏之中雷鸣之上不断的传出,好似一曲高歌,十分的高亢激进。
渐渐地,这心脏外面出现的裂痕越来越多,越来越深,越来越大。
咔嚓,咔嚓,连续的碎裂的声音。
这罗刹王的心脏扛不住内外的攻击,开始不断的碎裂开来,一块块的,好似破碎的血色玉石。心脏虽然柔韧,但是终究是相对脆弱,比不上外面四肢和骨骼那般坚硬。
“天雷珠”所释放出来的雷电开始的不断地向四周扩散。
等在外面的无恼和尚发现从胸口冲出来的血水一下子浓烈了很多,同时他也听到了不断破碎的声音,那不是来自罗刹王身体里面,而是来自外面,随着无生在里面破坏罗刹王的心脏,罗刹王外面肉身也出现了破碎,而且越来越大。
吸血迷情 歌姬幻夜
无恼见状冲着里面喊了一声,说要在外面破坏罗刹王的肉身,无生听后回了一声,让他不用担心自己,于是无恼就在外面运起一身金刚力,使用手中的平山棍,落在罗刹王的肉身之上,他身上的裂痕同样越来越大。
师兄弟齐心协力,内外交击。罗刹王从内到外身上的裂痕越来越大,肉身破碎掉落,心脏破碎掉落。
躲在身体之中无生突然有一种十分不安、心悸的感觉,就仿佛一柄利剑架在了脖子上,即将斩下,让他身首异处。
“走!”他毫不犹豫的施展神足通,一下子从那罗刹王的肉身之中冲了出来。
“师兄,走!”
他抓住无恼和尚,一步离开。
轰隆一声,身后的罗刹王身上传来一声巨响,好似天塌一般声音,回头一看,只见罗刹王的肉身之间从当中爆裂开来,如山一般的身躯碎裂成无数的碎片,飞向四面八方,随之冲出来的还有无尽的血雾。
宿命寒天 樱花落雨
罗刹王的肉身碎块好似飞石一般,飞向大阵,砸在上面,立时就是一个大坑,那些兰若寺曾经的前辈、高僧的肉身被这些的碎块砸中,也遭到了损毁。
“不能让这些高僧的肉身被毁掉了!”
无生停住脚步,转身返了回去,伸手一掌,掌按乾坤,大量的碎片被定在了半空之中,然后掉落,接着他便催动法力,神识尽可能的扩大,运起神足通,身形在整座大阵之中不停的来回闪烁,拦截那些碎块,一旁的无恼同样舞“平山棍”,将那些碎块,一块接一块的轰碎。
都市神语者 夜水寒
校花的贴身神医
随着罗刹王的心脏碎裂,肉身崩碎,大量的碎块四散,大阵之中的血雾前所未有的浓烈,迅速的扩散到了整个大阵之中,大阵之中那残存的微弱佛法根本无法锁住如此浓郁的血雾,然后这些血雾透出了的大阵的封锁,飘散到大阵的外面,试图想要冲出去。
这个时候,无生和无恼前些时候不断修复的兰若寺外的塔林起到了作用,那些佛塔之中的高僧舍利或者佛骨开始的散发出来佛光,丁丁点点,佛塔之上的佛咒释放出来光芒,一座座的佛塔彼此之间通过佛咒连接在一起,整座大阵在破损了不知道多少年之后开始重新运转起来,一时间居然也压制住了那下面浓烈的血雾。
兰若寺的大殿之中,一直在念一句“阿弥陀佛”的空空和尚突然眼睛睁开,双眼之中满是血色,而且这股血色在迅速的扩散,他的一张脸变成了血色,身体不住的颤抖,面色狰。
“师兄!”坐在一旁的空虚和尚见状轻轻的喊了一声,然后并指在虚空之中上下飞舞,有光华在指尖流转不休,半空之中一道法咒形成,飞入了空空和尚的身体之中,一道接一道。
那血毒好似烈火,想要形成燎原之势,而这法咒却似一阵阵的雨水,浇在烈火之上,空空和尚身上散发出的血雾被这法咒压制住。
“这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刚才那一声巨响之后,他是听到了,接着就是地动山摇一般。
他知道一定是下面的伏魔大阵之中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化,这些年来他从未碰到过如此强烈的震动。
他很想下去看看,可是眼前空空方丈却是这个样子,眼前看着就要入魔,而且这个时候,以他现在的心境,即使是去了,也未必能够帮的上什么忙。
兰若寺下方的伏魔大阵之中,
一道身影来往奔波,以一化百千,整座大阵之中似乎都是他的身影。
无恼手持平山棍,一棍接一棍,平稳而厚重。
师兄弟二人,在这血雾弥漫的大阵之中将按罗刹王的身体爆碎之后飞向四方的碎片绝大部分都被他们师兄弟二人拦了下来。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蘭若仙緣 起點-第五三六章 斷龍爪熱推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啊,多谢了。”无生点点头。
“客气了。”曲东来摆摆手,然后挥手一道剑光,身前隐约有太极图浮现,挡住了那条跟在他身后的蛟龙。
“它交给我了,你去看看,有什么喜欢的东西没,挑上两件,也帮琼楼和华源挑几件。”无生一剑横在身前。
“好嘞!”曲东来也不客气,径直来到了大殿之中,看到了眼睛有些发红的钟清池。
“哟,钟将军,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病了,赶紧出去找个大夫看看吧?”
“曲东来,你们不要欺人太甚!”钟清池忍不住吼道。
冥妻在上
“这话从何说起啊!?”曲东来很是不解。
轰隆,整座大殿都晃动了起来,却是那蛟龙冲了进来。无生一把剑挡住了一条,但是另外那位守渊道士就有些难受了,没了钟清池的帮忙,他根本无法挡住那一条蛟龙索性就躲躲闪闪,然后将那条蛟龙也引进了这大殿之中。
“仙人恕罪!我等再也不敢了!”那两条蛟龙进了大殿之中,看到了端坐在那里栩栩如生的人仙肉身立时露出惊恐神色,慌忙退出了大殿之外。
看这样子这两条蛟龙对那位仙人十分的畏惧,而且他们这是明显不知道这人仙早已经逝去。
赶紧的!
曲东来见状一把抓住了一把宝剑,钟清池晚了一步,眼睛都要冒出火来了。
“哎呀,将军这火气不小啊,眼睛都红的快要冒血了。”
“欺人太甚!”钟清池怒吼了一声,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怒火,举起手中战斧朝着曲东来当头劈下。曲东来也不急也不恼,持剑相迎。
“钟将军,还请息怒,你好好看看,这么大的一座宫殿,这里面有的是宝物,你何必非要和我争抢这一把宝剑呢,外面那两条蛟龙现在还正没回过神来,等他们想明白了,知道这人仙已死,那再想顺顺利利的从这里拿走宝物可就麻烦了。”曲东来边战便走,也不对着钟清池下杀手。
梵 勾陈帝君
另一边,无生和那位守渊道长则是和平相处,各自搜寻各自所需要的宝物。
“你看看他们。”曲东来指了指无生和守渊两个人。
“我们如果在这样打下去的话,这大殿里面的宝物可就差不多都被他们捡走了。”
钟清池终于暂时压制住了内心的怒火,开始转身搜寻宫殿之中的宝物。
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声音。
“青玉,青宏请求面见上仙。”是刚才出去的那两条青龙。他们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事情。
“不允!”无生停住脚步,转头回了一声。
“是!”门外传来了一声应答。
然后两道身影出现在了大殿之中,八尺身材,模样有八分像,就好似两个孪生兄弟一般。他们进来之后盯着端坐在那里好似打坐一般的人仙肉身,仔细的看了好一会,脸上的神情先是疑惑,然后变为不可思议的震惊,进而变成了惊喜,最终却被一股莫名奇妙的愤怒所代替。
“死了,他死了!”
“哈哈哈,我们自由了!”
这两位突然仰天大笑,状若疯癫。
“我要将你,挫骨扬灰!”
“不,大哥,我要吃了他,一点点的吃了他!”
“还有你们!”其中一个环视大殿,目光一一落在几个人的身上。
“我已经多久没吃人了,三百年,五百年?都是那个该死的家伙!”他突然一声大吼,大殿之中顿时一阵狂风四卷,气浪滚滚。
“哎呀真是可怜啊!那两个家伙刚刚重获自由,却是疯了!”曲东来见状叹道。
无生望了望外面。
“都这么久了,叶琼楼和华源都还没有进来,该不会是在外面遇到了什么意外吧?”
至于眼前这两个疯癫入魔的家伙,无生望了他们一眼。
典型的被封印的太久了,一时间重获自由,情绪失控,可以理解,但是吃人这件事情可就不好说了。
“怎么样?”无生一步来到了驱动来的身旁。
“我没受伤,而且找到了几件不错的宝物,这一次没白来。”曲东来道。
“他们两个人怎么还没有进来,是不是在外面遇到了什么意外?”
昔辞 猫小碧
“这个吗你不必担心,以他们两个人的修为,就算是遇到了强敌,打不过也可以跑的。”曲东来道。
“倒是眼前这两个家伙你准备怎么处理?”
“若是再疯癫下去,那便斩了!”无生眉头微微一挑。
“哦,那可是两条蛟龙啊?”曲东来听后咧嘴笑了。
“蛟龙,浑身都是宝不是吗?”
一旁如临大敌的钟清池和守渊两个人听到无生的话之后瞬间都愣了。
刚才那话怎么听着都是狂妄的,而且不是一般的狂妄,那可是两条蛟龙了,不是两条蛇,说斩就斩了。
“你刚才说什么?”无生毫不掩饰的话被那自称青宏的蛟龙听到了。
“我说,我可以斩了你们!”无生好不避讳的回应道。
“找死!”
那青宏抬手一拳,一股气浪翻滚而来,却在无生身前一丈之外的地方被挡住,这股强大的力量分向两边,然后冲到了墙壁之上,将那墙壁打出了裂痕,整座宫殿都开始晃动起来。
蛟龙最为强大的地方就是他们的自身,而他们的肉身又具有强横的力量。
“比之东海的那位龙孙差远了!”无生持剑而上,三尺青锋瞬间就到了他的身前。
那青宏空手相迎。
啊!
一声惨叫,捂着自己的的右手,鲜血不断地渗出。
他受伤了,无生刚才那一剑,斩断了他两根龙爪!
他太过自大了,他是蛟龙是不假,但是被封印在了这处坟墓之中不知道几百年,这几百年来他自身的法力是在不断地流逝的,流逝的也不单单是他的法力,还有他对敌的经验他,他已经太久没有战斗了,压制他的人仙已经死球,骤然重获自由让他欣喜若狂,失去了冷静。
而且他太小瞧了无生,当日在东海、钱塘江的时候,无生的剑就已经可以压制主东海的水族蛟龙。今时今日,他的修为更近一层,以有心对无心,自然是能伤的了他。

有口皆碑的小說 蘭若仙緣討論-第五三二章 人仙寶地展示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师父啊,您这位曾经相好的这心可不是一般大啊!”想到这些,无生不禁感慨道。
“她曾经不是那个样子的。”空虚和尚沉默了片刻之后叹道。
“曾经?你还真以为几十年不见,她还是曾经的那个少年?你也太天真了!”
“不,这不是天真,是被青丝迷住了眼睛。”
“什么情丝?为师乃是出家人。”空虚端起鸡汤,吨吨吨,又喝了一大碗。
“哎呀,你看你那眼皮眨的,这得多么的言不由衷啊!”无生指着空虚和尚的眼睛道。
空虚和尚听后又喝了一大碗鸡汤。
“身体透支的真严重,师兄你加人参了吗?”
“加了,还有枸杞、熟地黄。”
无生对自己的这位师兄翘起了大拇指。
这配合,默契!
“说正事,师父,雷法可以破掉罗刹王的肉身吗?”
“可以。”空虚和尚听后点点头。
无生随即将他从曲东来那里听来的消息说与几个人听。
“冀州,天雷珠?”
“师父您知道那位修士?”
网游之门户清理工
“曾经在在一本古籍上见过关于一个大修士的记载,我记得他修行的乃是天罡雷法吧?”
“对,正是天罡雷法。”无生点点头。
“天罡雷法,天雷珠,那应该就是他了,他所修行的雷法威力极大,与那神火一样,属于至刚至阳之物,自然也就克制那些邪魔外道。”
“即是如此,那就想办法把它抢过来。”无生一握拳。
“人仙的宝地,得不少人盯着,上一次天火落地就去了那么多的人,这一次去的人之会更多,不好争啊!”
“我又不是一个人去。”
“玉霄?”
“对,玉霄。”无生点点头。
这一次上一次抢夺天火不同,既然是的人仙埋葬之地,想必里面出了那天雷珠之外,定然还有其它不少的宝物,他们几个人去了除了他自己之外,其他的三个人也不会空手而归。
“好啊!”空虚和尚点点头。
吃过饭之后,无生跟着空虚和尚来到了他的禅房之中。
“无生你还有事?”
“师父,你是不是又陷进去了?”无生坐下后望着自己的师父。
空虚和尚看着眼前关心自己的弟子,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
“你知道这《洛图手札》还有那位洛图自创的参星移宿到底有什么作用吗?”
“你先前不是说过了吗,号称可以遮蔽天机,逆天改命吗?”
“是,据说是可以逆天改命,可是该怎么改呢?”
“那我哪知道啊,我又没练过那门法术神通。”
“这个,为师倒是知道一个大概。”
“您说,我听着呢。”无生坐在空虚和尚道斜对面,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其实,这和萧广用的方法差不多。”
“皇帝,他是借助了九州万民的气运和愿力,您的意思是……”
“那《洛图手札》之中也记载这夺取他人气运的法门。”
无生听后不禁暗自深吸了口气,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那抢夺气运本来就不是什么正道。
“这么一本奇书,现在到底在哪呢?”
空虚和尚摸着自己的下巴。
“师父,你该不会是知道了这本古书的下落了吧?”
“知道一点,但是不确定。”
“在哪里?”
“在福王的墓葬之中。”
“福王是谁?”
“萧广的弟弟,亲弟弟。”
“那他的墓葬在哪里?”
“在他的封地,益州。”
“既然打听到消息了,您直接把这事告诉她不就成了,怎么着,您还想亲自去一趟,将那手札取出来送给她啊?”
“不会。”空虚和尚摇了摇头。
“我得搞清楚她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你可拉到吧!”无生听后一甩手。
“这不是情难自禁,藕断丝连是什么?”
“我怕她走上了邪路。”
“她走什么路那是她自己的事,你现在是个出家人,师父,我跟你说,这有可能是她的计谋,故意设计让你注意她,然后好利用你!”无生突然眼睛一亮,猜测到了这样一种很可怕的可能。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你该不会认为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了,她还是曾经的那个她吧,女人,一旦嫁了人,心就会变的。”
“为师心里有数。”空虚和尚道。
“师父,我有事得麻烦你。”
“什么事啊?”
“您赶紧打听那天火的消息,我准备先去取天雷珠,然后去取那神火,尽快的把罗刹王的肉身毁掉。”无生决定改变策略,让自己的师父先为兰若寺的事情忙碌起来。
“好,没问题。”空虚和尚郑重的点点头。
过了几日,玉屏山上,几个人再次聚在一起。
“这次,我还有事需要大家帮忙。”无生也没拐外抹角,对这几个人开门见山。
“什么事啊?”
“帮我去一处人仙埋葬的宝地,取一样法宝,名为天雷珠。”
“天雷珠?你说的可是冀州那处人仙墓葬?”叶琼楼听后急忙问道。
“叶兄也知道?”
“我也是刚刚听说。那是一处人仙葬身之地,那人仙修行的乃是天罡雷法,有一件十分厉害的宝物,名为天雷珠。你取那宝物还是为了降魔?”
“是。”无生点点头。
“什么时候?”
“越早越好。”无生也是怕迟则生变。
“好,我陪你去。”华源是第一个答应下来的。
“这种事情怎么能够少的我呢。”曲东来拍了拍胸口,这个消息还是他告诉无生的。
“我需要先回书院一趟,会尽快回来。”叶琼楼道。
“好,我在这里等你。”
叶琼楼也不啰嗦,说走就走。
他是在中午的时候离开,下午便赶了回来。
“我已经和师兄说了。”
“那我们出发?”
“出发。”曲东来将手中的酒碗一掷。眼中闪着精光。
冀州,一片群山之中,一座山终日云雾缭绕。
“真是热闹啊,怎么都在外面不进去呢?”
无生他们几个人已经来到了冀州,并且找到了那座人仙的墓葬,只是这外面有不少修士,却无人进去。
“应该是没找到墓葬的入口。”华源道。
“人仙的墓葬,哪那么容易进去啊。”
“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呢?”
“长生观的道士,武鹰卫,雍王府的供奉,仙华山的修士,还有一个人让我有些意外。”
“谁啊?”
“八方神将之一的钟清池。”
“钟清池,我记得他应该是在雍州啊,怎么来这里了,这个时候身为八方神将擅自离开军营可是违反律令的。”
“据我所知那位吕清池修行的乃是雷法,威力不凡,而这墓葬之中的人仙修行的也是雷法,其中肯定隐藏着不小的机缘,如果进入这墓葬之中,或许那位吕将军会有一番机缘,修为更进一步。”
魂泽之星 洛小浦
“这么说来的话,咱们的竞争对手不少了?”
“不少。”
“那才有意思。”曲东来笑着道。
“你有什么计划吗?”叶琼楼望着无生。
“等着墓葬被打开了,我先进去,你们见机行事。人仙的墓葬,里面肯定不止一个天雷珠,估计宝贝不会少,咱们大老远的来一趟,每个人都不能空手而归吧?”
几个人相视一笑。
一座悬崖前,立着几个人,立在那里,其中一个人身穿青金色战甲,外面罩着长袍。
“钟将军,还没想到进去的办法吗?”
“人仙的阵法哪有那么容易破开的。”那武将盯着眼前的崖壁,这崖壁看上去平平无奇,实际上内含玄机,这一处崖壁无论使用什么神通都破不开、凿不透,因为上面有人仙境的大修士设下的法咒。
“这眼看着来的人越来越多,越是这样后面的麻烦可能就会越大。”
“有什么麻烦,如果你觉得麻烦,你现在就可以离开。”那武将冷冷道,他在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身前的这处崖壁。
都建在了石头上,这土遁肯定是用不了,人仙的法咒强横无比,要是强行破开,不是不能,但是会耗费极大的力气,这后面是什么还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除了宝贝,肯定还有机关。

妙趣橫生小說 蘭若仙緣 txt-第五二七章 松鶴延年 挫骨揚灰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那道白光起初不过一道,瞬间扩散开来,接着半空之中飘起了雪花,结成了冰晶,寒气逼人,那些火鸦撞在寒气之上,立时水汽蒸腾。
“北海寒玉!”背着大葫芦的男眼睛微微一眯。
“知道你那背后的葫芦之中有五百火鸦,想要对付你岂能你不做准备。”
“区区一点寒玉岂挡得住我的火鸦!”
火鸦在半空之中盘旋,寒玉释放出来大量的寒气,有火焰、冰块、水滴不断的从半空之中掉落,如此大的动静自然是惊醒了柯城之中的人,他们来到屋子的外面,看到了半空之中那冰火相交的奇特景象。十分的震惊。
长生观中,两个道士站在院子之中。
“师兄,我们要去阻止他们吗?”稍年轻的道士问道。
“等等看。”另外一个道士咳嗽了两声,他的脸色看上去并不怎么好。
“要打的话,也应该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才行啊!”半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同时在争斗的三个人耳边响起。
“什么人!”
似有一点火光闪亮,那个背着大葫芦的人突然一下子倒飞了出去,直接从柯城飞出了城外,血洒半空,另外那个身穿黑甲的男子和背着铁箱子的男子也是如此,朝着相反的方向倒飞出去。
半空之中的火焰和寒冰被一下子托飞了出去,直接飞到了城外,落在了地上。
柯城之外,一人摔在地上,血染长衫。
“你什么什么人?”背着大葫芦的男子吃惊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男子。
刚才他还在柯城之中,突然被一道强大的法力打飞了出来,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的飞了数里方才摔落在地上,接着眼前这个人就出现,自己苦苦修炼的火鸦在这个人的面前就好似是纸糊的一般,被他一剑斩开。
大修士,参天境的大修士!
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招惹到了这样一个可怕的人物。
“为何杀那一户人家?”无生冷冷的望着眼前这个男子,他去的晚了一步,亲眼看到了那死者的惨状,浑身血肉全无,只剩下一副骨架,这是比凌迟更加痛苦的死亡方式。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背着大葫芦的男子听后一愣,然后沉默了。
“不说。”
无生伸手一张,然后一握。
嘎吱,那个男子立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收到了一股无形力量的挤压,这股力量十分的强大,强大到他没法抵抗,他似乎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
“我只要再稍稍加一点力气你的骨头就要碎掉了,它们会刺破你的筋肉、脏腑,从你的身体之中钻出来……”
“我是受了别人的嘱托。”那修士思索一番之后开了口。
“什么人,说的详细一点。”
“我,我也不知道什么人,但是他答应我事成之后就会给我十粒火灵丹。”
“火灵丹?为什么要杀这户人家?”
“嗯,他们家中有一件宝贝。”
“宝贝?什么宝贝啊?”
“一幅画,一副价值连城的古画。”
“既然只是为了那副画而来,你为何杀人啊?”
这个背着葫芦的修士一听就知道自己今天可能遇到了“爱管闲事”的“正义之士”了。
他平生最烦的就是这这类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明明是和他们毫不相干的事情,这种人也会管一管,因此他碰到这种人的时候能杀是一定要杀的,而且会用最残忍的方式,就是召唤血鸦,让它们啄食这种人的血肉,被血鸦啄食之人会在剧烈的痛苦之中死去。
当然,他也会“审时度势”,对于那些修为远高于他的人,他是绝对不会招惹的,欺软怕硬,欺善怕恶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我错了,我错了,请您饶命!”见识不好他急忙磕头饶命。
“刚才看你挺横的啊?”
“做做样子了!”
“饶你也可以,去让那些刚才被你杀死的人都活过来,完好如初,我就放了你。”无生冷冷道。
“很公平,对吧?”
那个人听后脸色大变,眼神瞬间便了几变。
“再问你一个问题,在哪里碰到的那个人?”
“江宁。”
青莲长歌 浅藤
“江宁,鬼市?”无生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
“对,你怎么知道?”
“他主动找的你?”
“是。”
“见面的地方是临河的一家特殊的酒家?”
“是!”这个男子听后是越发的惊讶了,眼前这个大修士是如何知道这件事情,难不成他还会读心术不成?
又是江宁的鬼市,上一次李正去兰若寺在山下的宁家村用蛊一事虽然幕后的主使乃是慧悟和尚,但是也的确是东海王有关,那丁府的少爷也是通过江宁的鬼市约见的李正,而且那李正也是毫不知情,这一次的事情该不会也是和“东海王”有关联吧?
“那副古画叫什么名字?”
“松鹤延年图。”
嗯,这画的名字听着倒是十分的吉利,但是为了一幅图费这么大的劲值得吗?
那修士小心翼翼的望着无生,不知道这位到底是什么想法。
“赌一赌,搏一搏!”片刻间的功夫他心中便有了决断,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或许能够搏得个一线生机。
他背后的那个大葫芦突然泛起红光,接着便有猛烈的火焰从那大葫芦之中喷油而出,犹如火山喷发一般,火焰喷出之后立时化为一只只的火鸦,扑扇着翅膀冲向无生,飞出去不过几尺的距离便再也无法飞动,被定在半空之中。
这?!
那修士见状一下子愣住了。
“是谁给你的勇气和自信呢?”无生以戏谑的眼神望着他。
“看你这一身的血焰和戾气,杀了不少人吧?”
那修士听着这话心想要遭,拼命的催动法力,却是无法挣脱无生这一招佛掌。
“走吧。”
嗯,那人一愣,然后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是每一块骨头。
啊,他发出痛苦的惨叫声,浑身不断地有鲜血渗出来,作为一个修士他有着远超常人的生命力,因此即使是浑身的骨头碎掉了他还是没有立即死去,但是这种无法描述的剧烈痛苦却是让他生不如死。他宁愿自己立即死掉。
“痛苦吗,后悔吗?”无生站在一旁轻声道,张开的手掌慢慢的握紧。
对于这种人,内心怜悯之情是不存在的,一点都没有。
什么来世再做个好人啊之类的还是算了,这样的人,杀了他之后魂魄一块给灭了。
不说挫粗骨扬灰,也得给他个魂飞魄散。

n8l22人氣都市小說 蘭若仙緣 糖醋於-第五二三章 千里鏡 參星易宿閲讀-yv5bh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兰若仙缘
“他就是夫子?”无生一愣。
“在太仓书院之中,除了夫子还有谁有那个本事呢!”空虚和尚笑着道。
无生听后不禁又想到了自己在太和的村子里碰到的那个老人。如此说来,那会不会就是的曲东来的师父-天静道人呢?细想想当时曲东来那一泡尿时间不是一般的长啊!
“我想,天静道人也见过我了。”
“我猜也是。”空虚和尚笑了笑。
“师父,他们是不是已经看出了我是佛门中人。”
“当然,那两位的修为多高啊,你这修为还是瞒不了他们的,如果你能将大日如来真经修行的再高深一些,或许能够瞒住也不一定。”
“如此说来他们也知道兰若寺的事情喽?”
“这倒是未必,他们知道你是佛修,却未必回合兰若寺车上关系。”空虚和尚沉思了片刻之后道。
“你也不用有太多的顾虑,那两位的品行还是很靠的住的,他们应该看出来你并非是什么为非作歹之人。”
“就这?”
“这还不够吗?”
“我还以为他们看出来我的与众不同,身上有无穷潜力呢!
咳咳咳,空虚和尚听后咳嗽不止。
“怎么了?”
“喝水呛着了。”空虚和尚抚摸着自己的胸口,摆摆手。
“这么大的人了,喝口水都会呛着,真不让人省心。”无生听后不屑道。
“无生啊,说实话,为师觉得你真的与众不同。”
“又来了,说吧,又想让我做什么?”无生闻言立即起了警惕之心。
自己的这位师父一旦和自己诉苦或者是夸奖自己的时候,一般是没什么好事情的。
重生之爱战人生 王社
“只是单纯的感慨而已,你不要想多了!你想想,你这几次下山,也救了不少的人,做了很多的善事,有功德在身,这些那两位自然是能够看的出来的,因此说你与众不同也不算错。为师还要在考虑一些事情,你去忙吧。”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无生从空虚和尚的禅房出来之后,转头又看了一眼,总觉得这个师父好像还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似的。
“那两个人一定是看出什么来了!”待无生从禅房出去之后,空虚和尚面色有些凝重。
“唉,都是老狐狸啊,越老越妖!”
接下来的日子里,无生就在兰若寺之中修行,和自己的师兄一同修复寺庙外面塔林之中的佛塔。
随着一座接着一座的佛塔被修复,整座塔林也在不断的发生这变化,天地之间的气息似乎在向着这里汇聚,那些灵气很微弱,就像细小的河流,这片塔林就好似一个湖泊。
修复也让他对佛门的法咒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并且运用的越发娴熟起来。
这一天的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寺庙之中突然来了一个女子,三十多岁年纪,并不是宁家村的人,说是来上香的,在上香之后留下了一封信之后就离开了。
信上表明了这是给空虚的,空虚和尚打开信封,里面有一张银票和一张书信,看完之后他的脸色变了。
“师父,是不是安王妃啊?”一旁的无生看到自己师父的这个表情就猜到了大概,能让自己的师父脸色这么难看的,貌似也只有那位了。
空虚和尚点点头。
“她在信上说了什么了?”
空虚和尚也没有藏着掖着,而是将书信的内容递给无生,让他自己看。
接过新来,上面的字清秀隽永,其中的内容先是问好、叙旧,然后便说了两件往事,最后连个乱款都没有只留下了一个他看不明白的特殊字符。
“这是什么意思啊,师父?”看着里面的内容无生有些摸不着头脑,看不出来那位安王妃要表达个什么意思。
他倒是觉得那位王妃有想要和自己的师父旧情复燃的想法。
總裁 的 33 日 索 情
“她在信中向我询问一件宝物的下落。”
“什么宝物啊?”
“千里镜。”
“千里镜?那是什么东西啊?”
“简单点说就是能够千里传音的法器,类似于纸鹤传音。”
“那可是好东西啊,师父你知道这宝贝的下落?”
“听说过,这千里镜据说一共有十二面,暗合地支之数,现在已知的昆仑有两面,京城的万宝阁之中有两面,书院有一面,不咸山的妖族得到了一面,其余的散落在九州各处。”
“在哪呢?”
“江宁城。”空虚和尚缓缓道。
“她要那个做什么?”
“千里镜不单单能千里传音,运用得当,还能够足不出户便窥探千里之外。”
“嗯?不会吧?”无生听后急忙四下张望,抬头看看天空。
“不用那么疑神疑鬼的,他们看不到兰若这里的,那件法宝的使用条件颇为苛刻。”
“除了这千里镜之外,她还问一本书的下落。”空虚和尚看着无生手中的那张信,抬头望了望天空。
“什么书啊?”无生闻言抬头望着自己的师父。
“一本叫做《洛图手札》的书。”
“没听说过。”无生摇了摇头。
“洛图是一个人的名字,这是他写的一部手札。那洛图乃是上一任观天阁主的师弟,也就是这一任阁主的师叔,当时他在观天阁掌管藏经楼,观天阁中所藏的各种典籍自然是十分的丰富,他在阅读那些典籍的时候将自己一些想法心得记录了下来,这便是那部洛图手札。”
“什么手札,与就是读书笔记吗?”无生听后笑着道,“那手札有什么奇妙之处吗?”
“那洛图的修为极高,据说不比上一任阁主低,他还是一位天才,在便览典籍之后,他创出了一门极其厉害的神通术法,名为参星易宿,与那三十六天罡神通之中的移星换斗有异曲同工之妙,能够篡改天机,逆天改命,而且代价极小!”
“听着很了不起的样子。”
“的确是很了不起。”空虚和尚点点头。
“安王妃想要用那参星易宿的法术神通遮蔽天机,篡改天机,是为了安王?”
空虚和尚沉默了片刻点点头,看他一脸落寞的样子,无生没在继续用言语打击他。
“那洛图既然是观天阁的人,他创出的法术神通又那么厉害,那部手札应该是件宝贝了,不在观天阁吗?”
“不在那里,当年上一任阁主想让洛图接任阁主但是那洛图不愿意管那些闲事便离开了观天阁,四海为家去了。”
“师父,您也知道这本书在哪里?”
斗 羅 大陸 小說
“不知道。”空虚和尚摇了摇头。“洛图离开观天阁后行踪飘忽不定,谁也不知道他最后去了哪里,就更不要说他随身携带的那部手札了。”
“那不就结了,您直接告诉她不知道不就完了,还用得着这么愁眉苦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