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道人賦》-第一百五十八節 竹林閒話閲讀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道人赋
禅音悠远,广法千年不绝。
世尊峰下的紫竹林中,陈景云与纪烟岚当年居住的两座竹楼依然如故。
身着青色麻衣的慧悟和尚打扫完了自己负责的庭院之后,见本应负责隔壁庭院的白猿犹在呼呼大睡,不由笑骂出声,曲指一弹,就有一道火光直奔白猿的尾巴烧去。
白猿虽然已经睡的口水横流,不过即便处在梦中,却仍然对危机十分的敏感,不待那道火光临身,偌大的身躯便已经腾起了三丈来高!
睡眼惺忪间,一见又是慧悟搅扰了自己的美梦,白猿立时心头火起,在空中把腰身一缩一伸,长臂猛地暴涨,紧接着就是雨点般的拳影罩下。
慧悟见状哈哈一笑,便也挥拳与白猿对轰,如此“乒乒乓乓”地对战了足有一盏茶的功夫,一人一猿这才收了拳脚,而后各自搓手顿足痛呼不已。
醉在红豆相思梦 楠惺儿
方才的一番对战看似凶猛无铸,但是一人一猿却把力道拿捏的极为精准,竟连一片落叶也不曾惊起,想见是将陈景云当年所传的《水火通背诀》练至了大成境界。
不理躲在竹篱笆外偷师的几个小沙弥,慧悟自腰间解下酒葫芦,先是自己灌了几口,这才抬手将之丢给白猿,白猿咧着大嘴怪笑几声,便也捧着葫芦痛饮起来。
几个小沙弥一边吞咽口水,一边窃窃私语,其中一个问道:“灵真师兄,你不是说慧悟师伯最善水火之术吗?怎么他与白猿前辈方才施展的竟是金刚禅法?”
谁动了宝贝的嫡娘
“真是没见识,难道没听过武法同修吗?慧悟师伯与白猿前辈所修功法并非出自佛门,而是得了逍遥尊者的真传!”
“嘶——!师兄所说的‘逍遥尊者’可是传说中与天机老人一战而平的那位?”
“那还有假?咱们慧悟师伯之所以自号‘破戒僧’,就是因为当年在为‘逍遥尊者’酿酒之时曾经偷尝了灵酒,而且自那之后便一直不肯戒掉。”
“这事儿我也知道,而且我前几日无意间听智真师祖说起,说咱们慧悟师伯虽然没有结成元婴,但是一身修为绝不在任何元婴初期修士之下,若与白猿前辈联手时,便是元婴境中期修士也难逃被轰杀的命运。”
“这却是怪了,难道那位尊者前辈所传的功法竟是不结元婴的吗?”
……
听着竹篱外的窃窃私语,慧悟不由心中好笑,因为当年得了陈景云之助,他在进阶结丹境时可谓轻而易举,之后又与白猿一同习练《水火通背诀》,实力更是与日俱增。
对于并未结成元婴一事,慧悟其实并不在乎,他此时身兼两家之长,将来若能参透佛、道合流的关隘,即便开宗立派亦无不可。
此时酒量不佳的白猿已经再次呼呼大睡,慧悟没有了酒友,于是对着竹篱外招了招手,笑骂道:“几个孽障,竟敢背地里妄议师长,还不滚进来?”
几个小沙弥等的就是这个,闻言一窝蜂地涌了进来,笑嘻嘻地将慧悟围在当中。
慧悟在晚辈面前一向随和,自腰间摄出几个竹筒,每个人都给分了一些果子酒,之后才道:
“此酒浅尝即可,若是被你们师父发现,我可不去求情。而且我这灵酒也不是白喝的,灵真,听说你师父前日已经归宗,他又是个嘴碎的,一定跟你讲了不少山外事,你且捡几件有趣的说说。”
灵真闻言眼珠一转,一口饮尽竹筒里的灵酒,嘿嘿笑道:“师伯这回可是问对人了,我师父今次在山外还真的遇到了几件精彩事,以之佐酒,当可再饮一筒!”
慧悟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师侄素来喜爱,见他趁机勒索,不由大感有趣,于是再给灵真递来的竹筒中倒满果酒,而后威胁道:“好处已经给你了,若是故事不精彩,那便等着挨揍吧!”
得了果酒的灵真立时大喜,于是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师父今次在山外是如何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又是如何与两位剑修共同灭杀血河宗余孽的。
故事说来也简单,灵真的师父慧辩在山外苦行之时,一日露宿荒山,恰好遇到三个蒙面修士在追击两名筑基后期剑修。
那两名剑修也是着实了得,非但御剑的本领出神入化,一身灵宝更是件件不俗,居然在三名结丹境修士的合击之下仍能攻防有度。
慧辩对此大感诧异,修仙界中虽然不乏惊才绝艳之辈可以越阶抗敌,但也只是凤毛麟角,除非这对奔逃的夫妇乃是乙阙门修士!
心中有了猜测之后,慧辩连忙隐匿气机衔尾追踪,而后又从两方对战时的只言片语中知晓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是那三名结丹境修士的弟子看上了人家的灵宝飞剑在先,想要杀人夺宝之时却又实力不济,结果反被这对夫妇斩于剑下。
眼见着禅音寺所辖地域居然发生了这样的卑鄙事,慧辩和尚立时动了真火,即便那对夫妇不是乙阙门剑修,他也决计不能坐视不理,于是二话不说,御起降魔宝杵便杀入了战团。
有了他的加入,战况立时逆转,三名结丹境修士心知复仇夺宝无望,便就起了退去之意,岂料恰在此时,那名御剑女子居然喝破了三人血河宗余孽的身份!
血河宗当年为了炼制丹药居然戕害无辜童子,后被当时还是元婴境的纪烟岚单人独剑半日之间荡平了整座山门,此事修仙界中人尽皆知。
昙鸾当年也因此下了“降魔法诏”,凡北荒佛门修士,若遇血河宗余孽时,定要赶尽杀绝不留后患!
那三人乍被喝破身份,惊惧之余无暇顾及,再出手时,果然尽是狠辣的魔功,更有一人在吞服了一枚血色丹丸之后,修为居然攀升到了假婴境界!
落了下风的慧辩与那对夫妇苦苦支撑半日,眼瞅着就要败亡之际,却不意那名御着老大一柄飞剑的男子竟能临敌破境,而后一剑一个,将那三人顷刻间拍成了肉饼!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灵真说到此处,见慧悟正一脸怀疑地看着自己,不由略带不满地道:“慧悟师伯莫要不信,事情还没完呢,我师父与那对夫妇之后还曾一同游历了数月,其间更是做了不少惩恶扬善的好事。
而那名女子也在与困龙岭匪宗修士交手时一战破境,其间同样没有天劫降下!师伯若是还不信,不妨招来一个外事堂师兄亲口问问,如今‘君子剑’与‘罗刹剑’的名号在诸多散修中间可是响亮的紧呢!”
“灵真,你是说那两位剑修在破境之时都没有天劫……呃!弟子拜见佛尊!”
就在慧悟兴致勃勃地想要再问时,庭院中却忽地多出了昙鸾的身影,众人一见是她,连忙依礼参上。
昙鸾抬手抚起众人,见几个小沙弥尽皆目光躲闪,于是笑道:“一会儿散了酒气之后再走,否则你们师父定要责罚,慧悟,能为你指点迷津的人来了,快快随我同去。”

都市异能 道人賦 ptt-第一百五十四節 造化祕境推薦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道人赋
书接上文,话说醉醺醺的陈观主下了辰翠灵峰,见后山众人都在翘首以盼,于是得意地打开了这座足足用了三十三年苦功才最终炼成的随身秘境,而后再将道器分身留在外面护法,便就带着众人鱼贯而入。
好秘境!
旦见方圆不下三百里的空间之中,非但上有日月、中有灵云、下有山岳河泽,一应布局尽皆暗合天罡地煞之数,四方与中央更有五座灵峰相携成阵,共同支撑起了这一片小天地!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正是:地水风火衍造化,五行生根藏地煞。阴阳二气凝日月,天罡云雨映岚霞!
众人乍入秘境,立时就被眼前的恢弘景象惊得是目瞪口呆,就连自诩见多识广的舜易都觉得不可思议,忍不住大叫一声:“我滴天!这怎么可能!”
纪烟岚与聂婉娘、卫九幽亦是心头狂震,她们三个同样入了道途,所见所感自然与旁人不同,此时也才知道陈景云并非酒后胡吹,这枚宝珠中的小世界里竟然真的蕴生着无穷的道理!
“哈哈哈……!都别愣着了,现在各峰尽皆无主,除了那座中央戊土灵峰之外,你等可以自去抢占别的山头,谁抢到了就是谁的!”
此言一出,袁华等人尽皆眼睛一亮,小天地中虽然荒芜,但是生机灵气一样不缺,那些峰泽之地只需稍加布置,便是一处上好的道场!
绝不嫁有空间的男人
于是在一阵欢呼声中,一群人便呜泱泱地冲了出去,就连抱着聂谪尘的涂山轻歌也使唤着聂凤鸣,让他定要将那座临水的秀峰抢到手。
眼见着包括白氏姐妹和彭仇、石鹤在内的大小强盗全都去争抢各自在秘境中的道场了,陈景云不由再次大笑,而后与纪烟岚、舜易等人一同行往了那座戊土灵峰。
秘境初成,内中并没有什么可看的景致,五位闲云观大能沿着山脊缓步而上,行走时自有石阶蜿蜒延展,谈笑间早见亭台楼阁拔地而起。
待行至山巅时,挂在半空中的那颗全由纯阳之气所化的大日正自渐渐西陲,秘境东天已经挂起了一轮冷月。
神剑王座 轮回峰少
挥手起了几座暖玉庐舍,五人凭栏远眺,皆觉心意舒畅,舜易大吸了一口丝雨般的精纯灵气,而后感慨道:
“云老弟,当年在紫茔山地底时,老哥一眼就看出你不是凡人,却不想这才过了区区数十载,你竟已经到达了造化境界,且还炼成了这等奇物,此事亘古少有,反正老龙我是不曾听过!”
陈景云闻言笑而不语,示意聂婉娘从旁烹制灵茶,落座之后才道:“老哥哥就莫要在这里吐酸水了,若有可能,小弟倒是更愿意与烟岚带着弟子们悠然度日。
百年是它、千年也是它,终究也能到达今时的境界,不像现在,总觉得身后有一个追命的阎罗,因此生生地错过了许多修行中的绝妙感受。”
仙启魔邪之荒岭岑家 叶明岑
黑白无常的爱情
一旁的纪烟岚与聂婉娘目露神往之色,陈景云所说又何尝不是她二人的心之所愿?舜易与卫九幽各自感叹,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云霓小炉咕嘟嘟地煮着绝品灵茶,淡淡的茶香萦绕不散,却唤不回主人的思绪,卫九幽魂念最敏,轻抿了一口灵茶之后,问道:“景云,以你如今的修为,放眼天下应是再无敌手,为何却似乎仍有忧思绕心?”
“云老弟可是担心世间仍有上古大能隐存于世?这个却是不必,即便是像芮青丝那样的上古魔头,此刻见了你怕也只有扭头就走的份,天地气运在你,合该百无禁忌!”舜易插言道。
陈景云揖手谢过了卫、舜二人的关心,之后言道:“世间种种事,人谋三分,天意泰半,好在以我如今的修为,总算是有了几分反抗之力,今日不提这个,舜老哥,不若你我论道一番如何?”
几人都知道陈景云说的不是世间之敌,而是冥冥天意,见他不愿详说,便也不再追问,聂婉娘则是御出分身,顷刻间就把犹在四处抢占山头的众人都给擒了回来。
这场论道只持续了三天,而能够在一旁聆听到最后的,便只剩下了纪烟岚、聂婉娘还有卫九幽三人,其余人中,便是修为最高的聂凤鸣与袁华也在听法的第二日昏昏睡去,至于个中缘由,想必诸位看官都能猜到几分。
轻咳一声,唤醒了睡的极为香甜的一众门人弟子,陈景云眼中略带惋惜之意,不过各人缘法不同,凡事不可强求,大袖一挥,便携着众人一同出了秘境。
溺愛 豪門 小 萌 妻
抬手将这颗蕴着无上道韵的玄奇宝珠摄入掌中,见聂婉娘正一脸期冀地瞧着自己,陈景云不由哑然失笑,言道:
“这座秘境关系重大,此时还没到遍传宗门的时候,婉娘,先将此造化灵珠嵌入辰翠峰中,就当寻常秘境使用,也好供你等日常参法之用。”
双手接过师父丢过来的造化灵珠,聂婉娘立时眉开眼笑,姬倾城等人则是欢呼出声,他们之前只在秘境之中大睡了三天,就觉的修为精进了不少。
虽然都知道此乃两位师祖论道之故,但也一个个打定了主意,决定以后旦有余暇,便要赖在秘境里面不出来了。
……
随着陈观主的出关,山上山下的气氛立时就变得与以往不同,就连诸多外门弟子也都没来由地觉得一阵轻松。
众亲传无事全都赖在后山不走,聂婉娘也需随在师父身旁,分说一下天南与北荒还有妖、魔二族这些年里发生的变化,并且将她的处置手段详述一番。
虽说不喜宗门俗务,但是天下大势却一直装在陈景云的心里,对于聂婉娘的处事手段他亦大加赞赏,特别是在紫极魔宗一事上,陈观主着实高兴了好一阵子。
纪剑尊战意勃发,总想看看自己与造化境强者到底相差了多少,陈景云推拖不得,只好再次当起了剑靶子。
造化境的剑靶子呀!即便杵在那里不动,也不是纪烟岚的画影龙雀可以奈何的了得,几场下来之后,纪烟岚只能颓然罢手。
野丫头余骨当真在他师父的怂恿下来了个狮子大张口,陈景云炼宝之余大感肉疼,于是开始变着法儿的与舜易对赌,誓要将老龙的腰包彻底掏空。
苦月大师好不容易抓到了陈景云的影子,自然不肯轻易放过,无事就要师侄陪着下棋,直把咱们陈观主杀的是落花流水、掩面而逃……
光阴流转,在一片安宁祥和之中,不觉又过了两年。

zqcgl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道人賦-第一百四十七節 劍走偏鋒熱推-otn7y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
又在妙莲峰上耽搁了两日,纪烟岚终于动了前往紫极魔宗的心思,于是便请三宗大能一同起身。
遮天莲台不入穹顶罡云,而是带着骇人的威压专往名山大川巡游,七位大能境修士气机稍显,所过之处沿途各宗尽皆大开山门,更有众多元婴境修士道左恭迎。
中州盛景绝不是贫瘠的天南之地可比,季灵等人霸占着莲台上的一座高亭,俯瞰着下方的如画河山,心中除了赞叹之外,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充斥其中。
不愧是陈观主的徒子徒孙呀,一个个的都免不了有些小家子气,见到人家只几个元婴境修士就能占据一座上好的修行道场,皆不由打心底里往外泛酸水儿。
“弟子观这些北荒宗门可谓占尽了天时地利,却因何每家只有大猫小猫三两只?小师叔,您既然常年往来南北,想必知晓其中缘由。”姬倾城托着香腮,故作不解地问道。
柴斐心中好笑,胖脸上作出一副微怒的表情,哼道:“臭丫头明明心中已经有了答案,竟还敢来套我的话,真是皮痒了!”
孟不同此时也来凑趣,嬉笑着为季灵与柴斐斟上一盏灵酒,言道:“小师叔,我等又不是傻子,自然能够理出一些症结,只是在大势上还有些看不通透。”
一旁的彭逍正与彭遥一同观景,见柴斐笑而不语,于是接话道:“一株大树已经有了五条粗枝,荫盖之下,其余枝叶共生尚可,想要出头却难。”
“唉,就是这个道理,那个什么大化天魔道就是例子,它若是一个正道宗门,想必还有几分希望,只可惜生在了魔门的枝杈之下,自然难有善终。”彭遥轻叹道。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嘻嘻!好在师祖他老人家早有先见之明,将咱家这株幼树种在了北荒之外,虽说土地贫瘠了一些,却终究能够见到日头,免了被遮掩的命运。”姬倾城嬉笑着道。
“小师妹所言甚是,不过这还只在其次,我倒觉得……”
眼见着几个小的越说话越多,一直悠然品酒的季灵拿指头敲了敲案几,警告道:“怎么这么多的废话?全都老实呆着,再敢胡说八道就把皮给扒了!”
豪门重生:首席独宠异能妻
四个小的当年可没少在自家五师叔手底下吃苦头,闻言各自缩头,皆做一副用心赏景状。
遮天莲台上的另一片亭阁之中,诸位大能境修士品茗闲谈之余自然也把彭逍几人的谈话收入耳中,只见文琛抚掌笑道:
我的极道男友
“哈哈哈!小猢狲们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虽然只是只言片语,但却句句切中要害,单就这份见微知著的本事,我妙莲峰上的那些小辈就差得远了!”
我的老婆是空姐
百里尘舒亦是心中艳羡,随声附和道:“师兄说的是,几位小友钟灵俊秀,皆为人中龙凤,烟岚妹妹,闲云观里有这样出众的弟子,也难怪你要将他们带出来增长见识。”
纪烟岚最喜旁人夸赞自己的弟子,闻言却故作愠怒道:“小辈们不知天高地厚,竟敢胡乱议论北荒大势,今次回去之后定要严加管束!”
昙鸾、巧鸳二人见她这般口是心非,皆不由“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许究与林朝夕亦自莞尔,唯独释海禅师黯然一叹,他这一脉人才凋敝,后辈之中竟无一人能与彭逍等人比肩者。
遮天莲台行的虽缓,但也远超寻常座驾,如此又过了小半日,太虚山已然遥遥在望。
……
魔门圣地气象非常,自然不是沿途所见的宗门可比,随着遮天莲台的到来,离恨魔宫之中随之响起了苍凉的礼乐,待到守山法阵徐徐降下,玄悲子早带着一众魔宗修士迎了出来。
既然是来兴师问罪的,纪烟岚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是以在众人相互见礼之时,她则立在莲台之上并未移步,还命孟不同把那个已经半死不活的魔宗修士提了过来。
一众紫极魔宗高层此时尽皆心惊,想不到莲隐宗今次居然出动了三位大能,其立场之坚不言自明,再算上昙鸾、释海与林朝夕,这阵势,实是多年未有。
無限之悟空傳 暴走的魚
淩天仙尊
犹在与林朝夕寒暄的玄成子一见那名魔宗修士,立时气的须发皆张,大骂一句:“好一个大化天魔道奸细!原来是你在暗中作祟,想要挑起魔宗与闲云观的争端!受死!”
眼见着一道魔影自玄成子的天灵处骤然跃出,直奔那名修士而来,纪烟岚冷哼一声,眉心处剑光一闪,那道魔影就已经被剖成了数段,随后湮灭于无形。
執手今生的相遇
“好胆!玄成子,本尊面前你休想杀人灭口!”
通过刚才的道念交锋,玄成子已经知晓了纪烟岚的心剑锋锐,暗叹一声之后,目露悲愤之色,答道:“纪剑尊勿恼,此番大化天魔道设下奸计,目的就是让你我两家成为死敌。
虽然奸计最终并未得逞,但我魔宗修士也因此损失了数百精英,就连我这弟子也险些命丧曲炼裳之手!”
众人见玄成子说的凄凉,都把目光转向了他所指的杀千幻,见杀千幻虽然表面无碍,但却神魂萎靡,显然已经伤了本源。
随机附身一位天才 亿淼
场中之人哪个不是经年老鬼,不用想也知道紫极魔宗已有低头之意,否则也不用演上这么一出无用的苦肉计。
瞥了一眼立在玄成子身后的杀千幻,纪烟岚脸上寒意更浓,周身气机也随之节节攀升,好半晌似才强压怒火,指着玄成子道:
“你当本尊是三岁的孩童,还是觉得我闲云观没有搜魂之法?事实摆在这里,岂容你来狡辩?”
“纪烟岚,休要欺人太甚!紫极魔宗若是真想对你天南不利,就不会只派出这样一个小角色,若非我魔宗今次确有失察之责,又岂会容你在此放肆!”
玄坤子此言一出,场中气氛立时一僵,文琛、许究面色阴沉,昙鸾、释海压后一步,林朝夕古井无波,百里尘舒目光闪烁。
“锵!”的一声,纪烟岚执剑在手,三尺青锋直指玄坤子,脸上却已露出了笑意,言道:
“玄坤子,你在我家那位眼中虽然不值一提,却也是成名已久的人物,不如你我战上一场,且此战无论输赢,我都扭头就走如何?”
此言一出,文琛与昙鸾、许究尽皆心下一突,他们三人对纪烟岚知之甚深,知她已然起了杀念,心中皆道:
“不想刚刚几句话的功夫,事情就已经发展到了这步田地,不过事已至此,就看玄坤子的反应了。”
而玄悲子等人此时却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不到纪烟岚居然剑走偏锋、不再纠结,莫非早就打了息事宁人的主意?
送妳壹株彼岸花 醉古情殤
無限刺激 壹葉殤城
魔宗众人之中,只有杀千幻在纪烟岚话音未落之时就已经寒毛乍起,且还惊出了一身冷汗!
聖光時代
眼见着玄坤子就要张口答应,连忙传讯玄悲子道:“掌教师伯,此女已经动了杀心!切莫忘了闲云子的道器分身!”
玄悲子闻言面色大变,知道纪烟岚若与陈景云的道器分身合力,玄坤子即便不死也要重伤!
“哈哈哈!纪烟岚,旁人敬你,那是在给闲云子脸面,本尊今日就让你知道何为——”
“玄坤!退下!”
原本将要御空而起的玄坤子乍闻自家师兄的这声断喝,不由心头一紧,他们师兄弟感情甚笃,玄悲子等闲不会对他疾言厉色!
恰在此时,远天处忽地飞来两道遁光,众人以道念察之,却是遁世仙府的齐道痴与另一位元神境修士联袂而至。